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麒麟 > 第22章 谁驯化谁?(下)
    当林冉的精神力探入林麟意识的那一刻,敏感地察觉到别墅正有威胁靠近,他撤出一部分力量保证领域范围内的稳固。而就是这样短暂的分神,他突然听到了一个声音。

    “哥哥。”稚嫩的童音让他心头一跳,不由自主地看过去。

    那是一个八九岁黑发黑眸的小女孩,扎着一根有些散乱的马尾辫,看到他望向她,笑得眯起了眼。

    “哥哥。”她又笑着叫了一声,她的牙齿还没换全,说话有些漏风,看起来些好笑。

    林冉没有笑,也没有动,他在变故发生的瞬间就察觉了异常,自己停留在林麟意识里的精神力已经和外界的身体失去了联系。

    也许是看到他冷漠的表情,女孩显得有些不知所措,怯怯地站在原地仰头看着他,随着时间的推移,女孩的眼睛变得湿润,泪水漫上了眼眶,她没有哭,只是瘪了瘪嘴委屈地又叫了一声:

    “哥哥。”

    林冉看着这个只到他腰部的小女孩,要彻底毁掉这里么?只要毁掉这个女孩的意识,顶多只受一点小伤,当然精神力进阶会延期一段时间,但不会有大碍。

    “哥哥,你不要林麟了么?”好像察觉了他的异样,女孩突然大哭起来:“呜呜,你说过要和林麟一直在一起的,骗子!”

    林冉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人说是骗子,指责他的人还是一个孩子。

    他僵硬了一瞬,叹口气揉了揉眉心,看向眼前的女孩:“你叫林麟?”

    “我当然是林麟。”女孩瞪大了眼睛,看起来像只惊讶地小猫:“哥哥是笨蛋!”

    很好,除了骗子以外他又多了一个称号,林冉发现自己竟不觉得生气,反而有些想笑。他又有了探知这个女孩过去的念头。

    “林麟,你为什么在这?”

    “我当然是在等哥哥回家。”稚嫩的同音欢快的回答,“哒哒”地跑过来对他伸出手:“爸爸妈妈要回来了,哥哥要是再不回来又要被骂了。”

    在女孩即将碰触他手的那一刹那,周围的场景变了。

    天空下着淅沥沥的雨,透过他的身体落在地上,眼前是装饰奇怪挂着白色布料的大门,身旁那个想要拉住他的女孩已经消失无踪,从场景上看,应该是陷入了那个林麟的回忆里,不是a级以上文明,自己能够应对。经历过多次战斗的林冉,立刻有了精准的判断,几乎没有犹豫就踏进了那扇门。

    空旷的灵堂,只有寥寥的几个人,正前方是一对男女微笑着的遗像和紧闭的棺材。

    他向旁边望去,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正牵着之前那个“林麟”的手沉默地站在灵堂的一角。

    “车祸呀,真倒霉。林麒和林麟以后怎么办?”林冉身旁不远处的一个女人感叹道。

    “我老公想收养他们。”一个化着浓妆的中年女人说:“毕竟是小叔的孩子,总不能没有人照顾。”

    “你心真好。”那个女人笑着凑过去说:“对了,听说你小叔家的房子很大,还有些家底,是真的么,如果要是你养这两个孩子……”

    “他们哪有什么钱!”女人瞥了一眼两个孩子的方向,却怎么也压不住她向上的唇角:“我主要还是可怜两个孩子,林麟才九岁呢。”她一边感叹着,一边挑眉道:“他们家是有那么一点儿钱,可怎么够两个孩子的花呢,这个年纪的孩子要上学又要买这又要买那,我儿子一年零用钱就要花掉好几万,养着两个孩子,那点儿家底怎么够用,我想着,怕是要卖掉他们家的房子才行。”

    两个女人又就着房价嘀咕起来,估算着那对孩子唯一的家能卖出什么价码。

    林冉冷冷地看着这一幕,这种事情,无论在哪无论在哪个时代都在上演,如果不反抗就只能被欺压。

    “哥哥,我不想和大伯母待在一起。”他突然听到那个林麟糯糯的呼唤声,忍不住转过头,却看到她依赖地拉住了那个少年的衣角,仰头道:“我只要哥哥。”

    “嗯。”林冉看到那个少年掩饰住脸上的阴霾,俯下身,用袖子擦去林麟脸上的泪痕,挤出一抹笑容,摸着女孩的头故作轻松道:“啊,放心,以后我们两个在一起,没有大伯母,没有别人。”

    场景又变了,狭窄的楼道,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拼命地拍打着一扇房门,高声怒吼着:

    “林麒,你干了什么?”她愤怒又疯狂地吼道:“我好心要收养你们,你们怎么能这么对我!”

    房门被猛地打开,女人被撞了个踉跄,之前那个少年从里面走了出来,带着嘲讽地笑,抱着双臂站在门口:

    “我做了什么?我不过是把你出轨的证据交给大伯而已。”少年似乎极短的时间里迅速抽条,长成了接近成年男子的身高,他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女人:

    “听说堂弟已经改姓了,我应该恭喜他找到亲生父亲才对,你说是么,大伯母,不,‘前’伯母。”

    女人长大了嘴,剧烈地喘息了几下,突然从地上跳了起来,指着少年的鼻子骂道:“你这个混蛋,死小子!你和林麟不得好死,你……”她的声音因为被卡住脖子戛然而止。

    少年的脸色前所未有的阴沉,他的手越收越紧,直到女人放弃挣扎,表情绝望才将她推倒在地。

    “你是怎么对待林麟的!?”少年阴狠地盯着地上的女人,就像一只奋力守护着幼崽的狼:“给我记住!如果我再听说你去找林麟的麻烦,我就去杀了你和你儿子,我说到做到!”

    女人狼狈地逃走了,几分钟后,楼道里又传来了焦急地脚步声。

    “哥哥。”背着书包的喘着粗气的女孩跑上楼,看到敞开的房门和站在门口发呆的林麒,飞快地跑了过去抱住了他的腰:“我看到大伯母了。”她在他怀里闷闷地问道:

    “她是不是又来找你麻烦了?我看到她下楼,我想把书包摔在她的脸上……可是,可是我打不过她……我看着她走了,我是不是……是不是很没用,明明,我也想保护哥哥的,却什么都做不到……”她说着哽咽起来。

    少年低着头,看着女孩发青的后颈,那里青黑色的淤痕还没有褪去,他张了张嘴,颤抖地夸赞到:“我妹妹是最棒的!”

    女孩将他抱得更紧,忍不住抽噎起来。

    少年忍了忍,却还是红了眼眶,他单手紧紧地回抱住女孩,另一只手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有哥哥保护你,以后……不用怕。”

    林冉想,他也许真的被这对兄妹影响了,明明在这份记忆中他们的精神波动小到几乎无法察觉,可他还是从他们身上体会到了那种自己从未感受过,也从未理解过的亲情。

    他们的生活显然并不是一帆风顺,林麒烧的菜简直是毒药,于是才九岁的林麟成了家中的大厨,站在小小的板凳上,拿着锅铲指使着林麒做这做那。每次林麟烧菜的时候,林麒都站在厨房门口警觉地盯着她的背影瞧,就好像怕自己的妹妹一不小心把自己掉进锅里炒了一样。

    林麒很少生病,可一生病,哪怕是感冒就只能手脚发软地躺在床上,小小的林麟会给他熬糯糯地粥,会把加了糖和盐的水逼着他喝,更会每天三次比闹钟还准时地唠叨他吃药。

    他们也会拌嘴,会吵架,甚至有一次因为林麒管得太多,叛逆期的林麟摔门跑出了家,那一天,林麒一整夜都没有睡,他通红着双眼,打了无数的电话,几乎跑遍了林麟去过和也许会去的地方,第二天的清晨,他绝望地走回家,却发现自己的妹妹正缩在自家的门口,像迷路地小狗一样坐在门口等着他。

    “怎么不进去!”林麒紧紧地握着她的手,扯进了屋子。

    “没带钥匙!”

    “你怎么不打电话,就算没带也可以跟别人借!”

    “你手机没电了!”

    林麒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果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手机已经自动关机了。

    “那你怎么不去邻居那睡觉!?”

    “我怕你找不到我!”

    兄妹两个面对面地互吼,然后再一次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笨蛋林麟。”

    “傻瓜林麒。”

    ……

    “呐,哥哥,你怎么还在这?”林冉回过头,八九岁的女孩已经变成了那个他长相熟悉的少女,她看着他,目光清澈见底:“我们该回家了。”

    林冉下意识地想要抬起手,像那个青年一样揉一揉她的发顶,却猛地回过神,后退了一步,目光复杂地看向这个少女。

    “哥哥,为什么不说话?”她伸出手,就像小时候一样想要去握住林冉的手。

    林冉僵硬了一瞬,甩开手避开了她的碰触,微微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才看向对面的林麟,冷冷地开口:

    “你是想驯化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