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麒麟 > 第25章 离开摩多纳
    宇宙中,锥形的星舰跨越虫洞,出现在联邦与自由星域的边境。舰船中,撒迦从医疗仓走了出来,他闭着双眼,没有带眼罩,挥退了手下,连通了某个通讯。

    “大人。”他恭敬地对光幕那一头的人行了一礼:“对不起,没能抓到那个实验体。”他顿了顿:“索亚死了。”

    阴影中的男人说了些什么。

    撒迦露出惊讶地表情,他似乎想要分辨什么,最后还是垂下头回应道:“是,大人我明白了,这段时间我会留在自由星域。”

    通讯中断,星舰又行驶了一刻钟后,前方出现一艘同样的舰船,两方对接,变形,很快变成了一艘造型略微古怪的民用星舰。

    撒迦始终站在医疗室里,面对窗外无尽的星空闭着眼,一动不动。

    直到一个人走了进来,他才转了个身,面对来人的方向。

    “撒迦。”来人是一个青年,他神色哀伤的询问:“索亚真的死了么?”

    “啊。”撒迦应了一声。

    青年沉默了一会儿,声音沙哑的问:“他怎么死的?”

    撒迦平静地回答:“被那个叫林冉的家伙切成了几块,在我面前。”

    “你不难过么?”青年忽然几步走到了撒迦面前质问:“和他相处了那么久,你难道不难过么?!”

    “难过么?”撒迦依旧闭着双眼,却明显是在仔细地思索,几秒钟后,他认真地回答:“有一点。”

    “只是一点儿?”青年显然更愤怒了:“你们出生入死那么久,一起做了那么多次的任务,你竟然,你竟然……”他气得发抖:“索亚死了你没有报仇,什么都没做,就这么夹着尾巴逃回来了?你这个懦夫!”

    撒迦站在原地,安静地听着,就好像青年的指责与他无关。

    “够了。”突然,一个粗矿的声音插了进来,青年的声音戛然而止。他恶狠狠地看了撒迦一眼,对着走过来的中年男人行了一个礼。

    “撒迦,来。”

    撒迦无视青年愤怒的注视,平静地走到了中年男子身旁。

    走出房间,男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们运气太差,碰上了林冉,那个杀神三年前就能一个人攻占一颗a级文明星,现在不知道变成了什么样的变态,你能活下来是运气。”

    撒迦没说什么,只是沉默地走着。

    “对了。”男人没话找话:“现在年轻的孩子总是比较冲动,你别介意。”

    “嗯,没什么好介意的。”撒迦挑了挑唇角:“我以前比他还热血。”

    “哈哈。”中年人大笑了两声:“就算是现在,如果提到金的事情,你还不是……”背后一寒,男人赶忙抬手:“我多嘴了,当我没说。”

    接下来的路程,两人都沉默下来,直到走到一道漆黑的大门前,男人停住了脚步,拍了拍撒迦的肩膀:“老规矩,谁见到最后一眼,谁就去送最后一程。”

    撒迦点了点头,推开那扇破旧沉重的大门,独自走了进去。房间不算大,唯一的物品只有房间正中的简陋棺木,他慢慢地走了过去,弯下腰,拍了拍:

    “索亚,还记得我们曾经说的么。”他将棺木双手抬起,一边轻声说着,一边慢慢地走向房间角落的舰船抛物口:

    “像我们这种人,总会早死的,不是因为基因崩溃,就是被人杀掉。”他的声音顿了顿:“死啊,不过是我们约定好的休息日,别遗憾,你的休息日只是……比我早了点儿。”

    他将棺木缓缓地塞进抛物口,几秒种后,它飞进了宇宙,炸开,化作尘埃。

    撒迦“看着”这一幕,许久之后他喃喃道:

    “不知道我休息的那天,送我离开的会是谁……”

    ********

    “哎?要离开了摩多纳星!”林麟站在光秃秃的花园里一手拿着透明的瓶子,一手推着要靠过来的蜥甲兽鼻尖,惊讶地看着欧仑:“我也要么?”

    “是的。”欧仑笑着回答,林冉少爷和林麟小姐显然已经修复了他们的兄妹关系,这次旅途他已经十分的欣慰了:“我要回本家处理事务,林冉少爷要回自己的辖区,您也要准备新学校的入学考试了。”

    林麟:“……o(╯□╰)o。”这些天她早把自己是个学生还要参加入学考试这件事忘了个一干二净了……考试,星际的考试要考什么!?怎么都不可能是地球的语文数学和英语!!!怎么办,她除了不是文盲,其他的什么都不会!!!

    看到林麟瞬间呆滞的表情,欧仑微笑起来,果然还是个孩子呢,看在林麟小姐这么可爱的份上,多拨一点儿零用钱给她吧,作为嫡系她原来的零用钱实在太少了。林麟不知道,她悲催的表情取悦了欧仑,也丰富了自己的钱包。

    直到又一次被蜥甲兽的口水洗脸,林麟才回过神,她拍了拍它的鼻子,让它继续干活,那些事情可以以后再说,眼前的事情比较重要。

    半个钟头后,林麟伸了伸僵硬的手臂,拍了拍蜥甲兽的鼻子让它自己去玩。她绕了别墅半圈,才发现坐在一处露台栏杆上发呆的金。

    “金。”林麟对着他挥了挥手:“下来一下。”

    金愣了一下,径直从三楼跳了下来,把林麟吓了一跳,见到他毫发无伤地走过来才松了口气。

    “喂,我只是让你下楼,不是让你跳楼!”

    金不明所以地看了看自己跳下来的高度,挑眉:“等你的体能到了b……”

    “送给你的。”林麟赶忙打断他的唠叨,把今天一整个上午的劳动成果塞到了他怀里。

    金他看了看那些瓶子里的液体,惊讶地看向林麟:“蜥甲兽的口水?”

    “没错。”林麟扭了扭脖子甩了甩手臂:“我收集了一整个上午,够多了吧!”怎么看都超过800毫升了。如果还敢嫌少,她现在就把身上这件沾着蜥甲兽口水的外套脱下来送给他拧。

    金拿着那些瓶子并没有显得多开心,这多少让林麟有些意外。

    “金,你怎么了?”从早上开始,他就是这幅魂不守舍的模样,这让林麟有些在意。

    “没什么。”他嘴上这么说着,表情却显得有些落寞:“那个……”他抓了抓头发:“林冉已经把你的事情解决了。”

    “嗯?”

    “他们不会来追杀你了。”

    “哦。”林麟点了点头,看到金显得有些意外的表情,林麟想了想解释道:“我想,大概是你说的共鸣,我好像隐约能感觉到自己已经安全了,这样的信息。”她又想了想:“嗯,好像又和你说的共鸣不太一样,是他主动传达给我的,我才知道。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总之,我感觉和他的关系没那么糟糕了。”

    金好像显得更落寞了,他犹豫了好一会儿才问:“那个,那个你要跟着林冉他们离开摩多纳星球了么。”

    林麟怎么听都觉得这句话很奇怪:“金,你不是也要一起么?”

    “我?”

    “当然是你。”林麟鄙视:“我们不是说好了么,一起离开。”

    “可那时候不一样。”金抓了抓头发:“现在就算没有我……”

    “危险的时候,你做我的搭档,我安全了,你就要单独行动了么?”林麟露出更鄙视的表情:“我不知道林冉跟你说了什么,但我知道我认识的金才没有这么高尚。”

    “喂,你!”

    “从现在开始,你有三分钟时间说服我成为你的合作者。”林麟学着金昨天嚣张的模样和语气说着他的台词:“昨天我成功说服了你对吧?那现在,金,你有三分钟的时间说服我把你一个人丢下!”

    金呆呆地盯着林麟,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可反复几次都没有说出一个字。

    “三分钟到了。”林麟抬起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搭档,你跑不掉了。”她又指了指金手里的那些瓶子:“我要求五五分成。”

    金缓缓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当然可以,但是你要把现在的外套也给我,用汲水仪应该还能再吸出来至少30毫升,这个要算我的!”

    林麟:“=_=……”

    ……

    别墅的起居室里,用异能听到他们谈话的林冉皱了皱眉,算了,既然是林麟的选定的伙伴……那……那他也不能放心!

    “凯恩斯。”林冉将自己的副官叫到面前:“今后你的新任务是,保护林麟,跟在她身边。”

    *******

    星球另一端亚纶家族别墅,管家斯坦又一次走进全息放映厅,他叹了口气,走到了那个依旧保持着贵族坐姿的青年身旁,行了礼,无奈道:“伽蓝少爷,您已经连续看了27个小时,应该休息一下了。”

    伽蓝摆了摆手,聚精会神地看剧:“还有17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