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麒麟 > 第79章 祝福与诅咒
    林麟把手放在了星玄龟的断角上,心里有些紧张,虽然她说要救它,但实际上并没有什么自信,因为这次她要用的是自己时灵时不灵的异能。

    闭上眼,先是专,再是环,然后感受自己身体中能量的流动,一点点地尝试,将能量尽可能地聚集在掌中。

    林冉说过,每个人的异能倾向都会有所不同,而她的个人战斗力不足,虽然拥有攻击力强大的精神系异能,但是她并不是有攻击性的人,像他一样有强大的攻击性和控制力会比较困难。

    但她也有自己的特质,直觉、感知力强,对动物有特殊的影响力,结合她曾经无意中使用过的能力,和看资料片时候启示,她已经确定了异能的方向——祝福与诅咒。

    将精神力以祝福或者诅咒的形式施加在对象的身上,有些像游戏中的buff和debuff,却又不完全一样。精神系异能有无限的可能性,而她的设想理论上来说完全可行。

    她一点点地引导自己的力量,感受那种舒适的感觉,将它们一点点地用她的设想缓缓塑造。想象一种抽象的能力要比实际的物品塑造困难地多,她已经尝试过很多次都失败了,但这一次,她比以往更加耐心,先是将自己极其微薄的异能一点点地注入星玄龟的体内,因为他已经濒死,所以并没有任何的反抗。

    这感觉有点儿像帮助小暗第一次进化的感觉,只是这一次异能在星玄龟的头顶形成一个微小的循环又回来,同时也将它的状况传达给她。

    然后这个循环一点点地变大,直到她觉得已经到了自己的极限,额头上已渗出冷汗,双手发抖。林麟开口,慢慢地说道:“我祝福,你变回……”

    只说出了几个字,就觉得像被卡住了喉咙一样,不能再发出任何声音。而身体内的异能犹如潮水般沿着星玄龟的断角涌入星玄龟的身体。

    金第一时间跳了上去,飞快将林麟的手拉开,把她抱了下来退到了远处。

    因为他们退得太快,并没有发现就这短短的时间里,那块距角最近的早已腐烂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修补,变得光滑。

    那异能带着白色的柔光,以那里为中心扩散,范围越来越大,直至将星玄龟的巨大的头笼罩。

    林麟重重地喘息了一会儿才终于觉得活过来了,她完全没想到使用异能也会这么危险。

    “林麟。”金难得这么严厉地对她说话:“异能开发期不能使用异能到极限,我们每个人都对你说过。”

    “对不起。”她也没想到会这样。

    就在此时,那异能的光晕渐渐暗下,眼前的情形让这里的四个人都愣住了。

    *****

    伽蓝无聊地逗弄着小暗,贝尔坐在他对面发呆。

    突然有人冲了过来,他神情紧张,对着一旁负责“保护”的虫人用加美拉语说了一连串的话,还时不时地用眼神瞥向伽蓝和贝尔。

    “这是怎么了?”贝尔回神,不满地嘟囔着。

    伽蓝瞥了一眼,不紧不慢地回答:“应该是我们十三个‘特别考生’中有人死了。”

    贝尔立刻跳了起来:“你说什么?”

    欣赏了一下贝尔惊慌失措的表情,伽蓝才难得好心地补充:“你关心的那个应该不会有事,她身边跟着身手不错的家伙。”

    贝尔在原地转了两圈,脸色变了又变:“你怎么知道有人被杀了。”

    “猜的。”见贝尔瞪向他,伽蓝才相当事不关己地说:“有些人总要为进攻加美拉制造冠冕堂皇的理由。”

    “什么意思?”贝尔还是不明白。

    “你还真不像是埃布尔的弟弟。”伽蓝拎起小暗和装着异能果的袋子站起身,全然不在意因为他们的动作看过来的虫人们,相当悠闲地回答:“总之,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不等贝尔回答,他刚刚坐着的地面上眨眼间就长出了一株巨大的藤类植物,只是短短的一息就将整个地方填满,虫人甚至还没来得及变化,就被那颗植株毫不留情地缠绕挤扁。

    伽蓝在唯一的“空地”上优雅地打了个哈欠,贝尔就被那些“误缠”的藤蔓吐了出来,甩到他面前。

    “伽蓝,你想做什么?”这里最让人没有安全感的就是这个优雅的变态。

    “有没有兴趣一起逃走呢?”伽蓝毫无诚意地问,他话音未落,周围就响起了警报声。

    “……”贝尔没好气地说:“我有选择的机会么?”

    “显然没有。”伽蓝提议:“去找金和林麟怎么样,他们那里总会有有趣的事情。”

    贝尔抬了抬手,徽章匕首悬浮在了他身前,唰唰地像柴刀一样地割着藤蔓,他还不忘了回头招呼伽蓝:“那还不快走!你这养得是什么,快点儿把它弄开!”

    *****

    加美拉外的指挥舰。

    罗纳德幸灾乐祸地看着同样被关押进来的埃布尔:

    “呦,你好呀!”他不满地撇嘴:“如果你刚才你把我放出去,或许现在关在这里面的就会是哪位总长少将了。”

    埃布尔却只是不屑地瞥了他一眼,拍了拍自己身上的衣服,站在远离罗纳德角落,就好像靠近他会被感染病毒一样。

    “喂喂,你这是什么意思?”

    “罗纳德,你的脑容量一定是被女人的事情塞满了。”埃布尔嘲讽:“你以为,没有任何背景的莱尔·布鲁斯能在两百多年的时间里成为理事会高级成员和军部少将会是像你一样的草包么?至少在这种他穷途末路的时候,我不打算让我的家族扯入这件事情。”

    他双臂环胸:“林冉做的事情已经够多了,现在被关押的无辜者,才是最合适你我的身份。”

    *****

    “总长,那边的消息已经传过来了,理事会诺雅大人的儿子、军部吉尔伯少将的女儿、塞尔特议员的儿子已经身亡。”

    “虫人动手的画面清晰么?”

    “是的。”

    莱尔看了看那画面,的确,那几个拥有拟态异能的考生的确把虫人的摸样模仿得惟妙惟肖:“将这些发送给诺雅、吉尔伯和塞尔,告诉他们,他们的儿女都是被加美拉人杀害的。

    对此我难辞其咎,但还请他们为我争取些时间,我会尽力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结果。

    我会尽快攻占加美拉,灭绝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