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麒麟 > 第89章 血脉的力量
    接通那一刻,林麟的心脏剧烈地跳动,双手微微发抖,脸上却没有露出一丝一毫异样的表情。

    没错,她在紧张,这五分钟里,一旦成功,就可能会影响到加美拉20万民众的生死,有可能影响到这个星球的未来。

    她有些害怕承担这个责任,可同时又深深地觉得这些责任原本就属于她。这种诡异的责任感和一种超出想象的激动忐忑竟让她前所未有的头脑清明。

    就因为这份清明,她感受到了来自星玄龟传递过来的信息,她和它之间似乎产生了一种神奇的纽带,透过它和它在主动献给它的特殊能力,一瞬间她好像多了无数双眼睛,“看到”那些基地的、星舰中的那些加美拉人的行动。

    *****

    “怎么回事?”加美拉人的地下基地里,所有光幕、屏幕自动开启,因为背景阴暗,女孩的面容并不那么清晰,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的神情却能让他们清晰地感知到。

    “糟了,有人入侵了系统!”

    “快,动作快,起飞,现在!”负责指挥的人在基地中吼道。

    “不行,系统启动不了!”

    “快行动!首领他们还在拖延联邦军,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她是谁?”

    林麟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开口,她此时甚至在欣赏加美拉人的恐慌。也许是那种能力的影响,也许是其他的什么,一切焦虑不安紧张突然消失了,她觉得自己的意识分成了两个人,一个在冷静地“观看”星玄龟传递过来的信息,另一个自己一边极速思考,一边卡准了直觉认定的那个最佳的时间说道:

    “我是林麟。”她带着俯视和傲慢,用冷静到极致甚至冷酷的语调说:“我以我个人的名义,要求你们投降。”

    *****

    “投降?做梦!”

    “她到底是谁?”

    “这些是她做的么?”

    “快,重启系统,我们必须立刻离开加美拉!”

    “她,她好像是考生。”

    “怎么回事,快去调查!”

    “别磨蹭,我们必须立刻出发!”

    “不行,系统启动不了!”

    “加美拉星球就要毁灭了……我还不想死……”

    时间一秒一秒地流过,林麟嘴角带着嘲讽的笑意,“观看”着他们的挣扎。

    金看着此时的林麟微微蹙眉,他瞥了眼已经停下所有动作的星玄龟,又看向面带兴奋,露出大大笑容的宥十和紧盯着林麟每一丝反应的洛特,微微沉下脸,下意识紧绷神经,距离林麟更近了一点儿,做好应对所有事情的准备。

    伽蓝把玩的种子抽芽开花,被他丢到一边又一次缠住了小暗,低下头饶有兴致地挑起唇角,血脉传承者么?还真有趣。

    只有贝尔,看着林麟皱眉,张了张嘴又合上。

    也许是突如其来的变故会让人绝望,也许是因为无法联络他们的首领,也许是林麟带来的那种奇异说不清道不明的压力激起了加美拉人的恐惧,那种无法抑制的恐慌以一种几乎算是不可思议的速度在基地蔓延发酵。

    林麟“看着”加美拉人的情绪越来越紧绷,“看着”他们从挣扎咒骂,到恐惧迷茫,足足过了两分钟,她才不紧不慢地开口。

    “加美拉的罪人们,如果你们想要活下去,唯有投降。”

    *****

    她的话好像又一次激怒了那些“困兽”许多人露出了仇恨的摸样。

    “把那些考生们带来,如果她不放我们离开,就杀了那些人!”

    林麟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们好像又一次充满希望,带着疯狂开始行动,而她却笑了。

    “妄图毁灭加美拉的罪人,你们和你们的祖先一样愚蠢可笑。”

    那语气那么嘲弄,充满不屑一顾。

    奇异的是,她的话音刚落,那些加美拉人就感觉到了一顾从心底从血脉中升腾出的罪恶感,那感觉到来的那么快,那么毫无预兆,好像让他们大部分人在瞬间失去了挣扎的力量。

    “我们才不是罪人,我们是受害者!”少数人对着映着林麟的光幕嘶吼:“我们才不会投降,我们要离开加美拉,你们,联邦军都去死!我们要离开,离开!快放开我们!”

    *****

    “哼。”这一刻,她把凯恩斯傲慢的神情学了个十足十:“受害者?也许很久以前你们的确是受害者,可现在,杀死过联邦军的你们,杀死过考生的你们,舍弃同伴的你们真的还只是受害者么?”

    那些原本的映着林麟的光幕一分为二,另一侧,突然出现了外面联邦军捉捕虫人的景象。

    数名联邦军正在围困一只虫人,为了活捉他,已经有了伤亡,而那只虫人显然寡不敌众,它的武器只有自己的利爪,根本无法长时间的与联邦军对抗。而即将被捉捕那一刻,虫人突然翻转自己的利爪,切下了自己的头颅。

    那个加美拉被追捕的虫人们正在用生命拖延试图换取加美拉人逃离这个星球的时间。因为他们明白,只要有人被活捉,只要有了生存着的样本,联邦军就会立刻转移目标,寻找考生,那么加美拉的基地极有可能在下一秒被找到。

    *****

    基地中的加美拉人双眼发红,充满愤怒地看向林麟。

    “刽子手!”

    “他们在拖延时间就是为了让我们离开,是你,你才是罪人,是你在剥夺他们的生命。”

    *****

    “哦,是么?”林麟浑不在意地挑了挑眉:“我才是刽子手?”她突然笑了起来:“那你们就真的无辜么?”她忽然转移了话题:“你们只能起飞9艘星舰,9艘星舰能搭乘多少人?2万,5万,最多10万人。

    但基地里一共有多少人?20万。你们却在毁灭加美拉,杀死你们余下的10万人,杀死那些正在努力为你们争取时间的虫人,有罪的人,真的是我么?

    是,你们会说,剩下的人已经开始基因崩溃,即使他们离开也活不了多久了,所以你们就可以这样轻而易举地舍弃他们逃离这个星球,就可以心安理得地说为他们生存和复仇么?

    你们真的无辜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