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麒麟 > 第115章 克隆人X麻烦X进阶
    “金。”凯恩斯微微眯起眼:“你什么意思?”

    金走到他身旁,瞥了一眼悬浮在他面前的书,伸手拿过一本,翻开:“销毁它们没有任何意义。”他和平时在林麟面前的时候完全不同,脸上不带一丝一毫的笑容,神情严肃冷淡。

    凯恩斯扶了扶眼睛,掩住自己的神色:“你都知道了些什么?”

    “应该比你多。”金的手指抚过书页上的麒麟图像:“在留在林麟身边之前,我已经查过从她出生到现在的所有的可以查到的事情。”

    “果然你……”

    “动机不纯?”金丢开那本书,表情分外冷淡:“凯恩斯,我比你想像地要了解机械生命体!”

    凯恩斯不甘示弱:“我也比你想象地要了解克隆人。”

    两人互相看着彼此,眼中都是对对方的反感和提防,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候一样,剑拔弩张。

    可又在同一时间,两人又想起了林麟,他们互瞪了一眼,又十分默契地休战。

    “我想你今天特地来到这里并不是为了挑衅我。”凯恩斯嘲讽。

    金学着他常做的那样哼了一声。

    凯恩斯:“……=_=#”这个该死的佣兵。

    “我来这找你当然是有其他事情。”金摆了摆手,那些原本摆放在他们面前的书都消失在他们面前,他们互看了一眼,同时开启了屏蔽系统,又分别检查了不同的薄弱节点,确保两人接下来的谈话不会被任何人或者系统截取。

    “很谨慎啊,佣兵。”

    “你也一样,金属脑壳。”

    “哼,至少星网上比外面要安全。”

    “有那个拉斐尔·卡美拉在确实不能放心。”

    他们的行动相当默契,就像是已经合作多年的搭档,只是此时的他们两人并没有这个认知。

    当一切做完,凯恩斯有些不耐烦地对金说:“快说吧。”

    金反问:“我想你应该知道我从前的身份。”

    凯恩斯哼了一声:“自由星域反叛军屠杀者高等级成员。”

    金没有否认:“那我希望你能相信我接下来的话。”

    凯恩斯没有说话,神情严肃。

    “反叛军由多支兵团组成,‘屠杀者’也只是其中的一支,主要任务是负责各个星域进行干扰和各项反*人类活动,最常做的就是杀死反叛军内部背叛者,追捕目标,鼓动特殊族群,进行反*人类活动,通常是执行相对困难的一些任务。简单说,更像是人类军团中的特种部队。”

    凯恩斯扶了扶眼镜,显然他对此颇有了解。

    “三年前,我晋升为反叛军高等级成员,撒迦和我同时晋升,他的那一队负责特殊人物的追回或销毁。”金以极轻的声音叹了口气:“那时候,我就从他那里听说过关于基因修正和进化的实验。”

    凯恩斯扶了扶眼镜:“反叛军做这种实验很正常。”

    这显然在他的意料之中:“因为基因战争,克隆人基因崩溃的几率要比普通人类高得多,寿命也要短暂得多,为了将反*人类进行到底,总要让自己的寿命长一些。”

    凯恩斯刻薄的话并没有让金有任何的异样,他甚至毫不犹豫地承认:“没错,那时候我和撒迦听说这个实验的时候还庆祝过。”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可很快又无奈垂下眼:

    “这种实验对我们这些克隆人来说当然很重要。”金毫不犹豫地承认:“一旦成功,就不用眼睁睁地看着同伴去死。寿命就会变得和普通人类一样长。哪怕只是有一丁点儿的进展都可以,至少可以让我们基因崩溃的速度减慢。甚至有机会像真正人类一样生存……至少当时我是这么认为的。”

    他又把话题转移了回来:“刚好那个时候我因为升职,接触到了一些其他兵团的事务,其中一个兵团专门负责这种类型的实验,我和几个朋友利用我们的权限和一些小玩意找到了一小部分关于基因修复和进化实验的资料。”

    金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更沉:“虽然只是一小部分,但那里记录了反叛军近几百年来的一些实验情况。其中有一项的代号就是‘麒麟’。”他没有等凯恩斯询问直接说道:

    “他们获得了‘麒麟’的样本。没错,不知道到底几千年前,他们就挖过了某些传说人物墓穴,获得了据说是‘麒麟遗骸’的东西。那东西确实很神奇,即便死亡了不知道多少年,哪怕已经和尘埃差不多,却还是拥有特殊能量反应。”

    凯恩斯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们利用‘遗骸’做了实验。”

    “嗯。”金点头:“不知道试验了具体多少年,但是我能确定,实验记录全部都是失败。而且,这个实验在十七年前被叫停了。”

    “嗯?”这倒是出乎了凯恩斯的预料:“叫停?”

    “没错。”金点了点头:“二十年前左右,反叛军内部有了分歧,一部分打算继续进行这项实验,另一部分认为这只是在浪费时间和金钱,于是,有一部分人叛逃了,而且带走了相当数量的‘麒麟’样本,导致即便后来想要继续试验都无法进行。”

    金看着凯恩斯继续说:“昨天,我又找人确认过叛逃名单,又从林麟身边的人下手,确认线索,我怀疑林麟的母亲和叛逃人员有极其密切的联系。我又查找了林家的丑闻,林麟一直被怀疑是她母亲和别人生下来的私生子,当然事实上并不是,我猜测,林麟的母亲恐怕在她出生的时候,就把某些实验物品注入了她的体内,但可能没有真正成功。

    但因为药物她身体素质受到了影响,即便使用各种刺激类药物,也不能让实力增强。

    一个多月前,她又再次被另外一批叛逃人员选中,进行了二次实验。”

    “你是说,这两次叠加实验刚好让林麟真正觉醒了“麒麟”的血脉传承?”对于凯恩斯这种无论什么事情都要计算概率的机械生命体而言,这种低概率事件竟然变成了现实,这简直是在挑战他的认知!

    “没错,林也是个古老的姓氏,据说这家族本身就拥有麒麟的血脉,被抓进行实验的不止林麟,可却只有她真的觉醒了传承。”

    “好吧好吧。”凯恩斯有些烦躁地扶了扶眼镜:“那么佣兵,你告诉我这些的意义是什么?的确销毁那些书籍没有意义,因为反叛军早就已经盯上了林麟,那你的打算是什么?坐以待毙么?”

    “当然不是。”金摇了摇头:“我认为林冉和你原来的计划并没有什么不对。但还有少许漏洞。”说着,他靠近凯恩斯,说出了他的计划。

    几分钟后,凯恩斯终是点了点头:“我承认你的这种方法应该会有效,我会和中校商讨细节。”

    金点了点头,凯恩斯转身准备离开,可又突然停下脚步,转头看向金。

    “佣兵,我想现在有麻烦的不止是林麟小姐。你的问题恐怕更大,好自为之。”说着,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金看着凯恩斯消失在这个空间,独自悬浮在半空,他看着这处奇异的景象,良久之后伸出右手,那本黑色的泛着金光的书出现在他面前,伸出手,随便说出了一个他经常使用的名词,和以往不同的是,那本书连动都没有动,它就像被封存了一样始终没有开启的迹象。

    ****

    “洛特,我要走了。”宥十坐在洛特房间的椅子上,看着坐在床边的少年:“要和林麟好好相处呀!”

    洛特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臭小子,你没听到么?”宥十表示很心塞,为什么这小子总把他当空气。

    洛特站起身,走到舰仓的窗边,指向某艘星舰:“我想那才是您应该乘坐的星舰,而且‘我要走了’这句话已经听到您说15次了。

    请您在这一次瞬移离开之后,不要在半小时内又坐回到那把椅子!”一晚上没睡却要不停听某位长老“告别”的洛特终于忍不住说道:“另外也请您收回“好好相处”这句话,我现在更想只作为一名合格的保护者,至于相处,可以省略。”

    宥十有些苦恼地摸了摸下巴:“可是洛特,你的任务本来就是。”

    “我会保护她直到她成年,到时候我会联络你们。”洛特斩钉截铁地说道。

    宥十难得地皱了皱眉:“洛特,我认为你应该希望接近她才对,毕竟那种血脉对于我们一族而言会有天生的亲近感。”而且在考试之前,洛特的态度也没有这样激烈,昨天下午也还算正常:“你的状态不太对。”

    “我现在很好。”洛特冷淡地说。

    这就更不对了,宥十此时才觉察到事态的严重,正常情况来说,洛特作为冰系的元素系异能者对待事情态度会更冷淡和理智,这也是族里让他陪在林麟身边的主要原因之一,毕竟其他人可能会因为那孩子的血脉对她言听计从。

    可现在的情况好像从一个极端到了另一个极端。

    洛特竟然不愿意接近林麟,这是怎么了?

    看到洛特此刻紧蹙眉头的模样,宥十心中越发不安,看来必须要采取行动了,这样下去无论是对洛特还是对他必须保护的林麟而言都不是一件好事。

    没有再和洛特说话,宥十直接开启了自己的光脑,拨打了某个通讯,那边很快接通了,看到对面稍显疲惫的人,他相当不靠谱地打着招呼:

    “喂,族长,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似乎是那边的人要挂断通讯,宥十赶忙阻止:

    “我有重要的事情找你。”说着,他把光幕转向洛特,让对方看了一眼又转了回来。

    “我认为你儿子已经不适合留在这,你那里还有没有其他的人……”他的话还没说完,光幕骤然熄灭,他低下头,手腕上的光脑已经被冰彻底包裹,又在下一秒化作了碎屑。

    这一次,宥十的表情真正地严肃起来:“洛特,你现在的状态不对。”他又看了看自己的手腕,见洛特依旧低着头坐在床边,神情越发地凝重。这一次,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枚金色的硬币,输入异能,那边立刻接通了。

    “派其他人来吧。”宥十毫不犹豫地开口,即便金色的硬币被冰晶覆盖,联络依旧没有中断:“我会带洛特一起回去。”说完,他直接挂断了通讯,再次看向眼前的少年。

    此时,洛特银灰色的眸子里暗沉一片。

    “洛特,我想我是你的师父没错吧。”他走到少年的身前:“还记得你小时候说的话么?无论什么都听我的。”

    “那是你骗我说的。”

    宥十有些不安,他在十岁之后就不再用这种语气对他说话了:“洛特,现在把你现在的感觉告诉我。”他的声音十分低沉,如果其他异能者在,就会发现,此时,宥十的周身笼罩着一种特别的精神力,正在以一种和人类不同的游走方式,弥散在这个房间里。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很糟糕!”洛特平静的声音又一次染上阴霾:“非常糟糕,我想……”整个房间中的东西突然结冰,转瞬之间,几乎超过一半的空间被冰覆盖。

    宥十不动声色地等待着,直到洛特那失控的异能少许平复才继续问下去:“你还想待在这里么?”

    “想也不想。”他十分诚实地回答。

    “为什么。”宥十试探开口:“因为林麟么。”

    听到林麟的名字,房间中的冰又加厚了几分,几分钟后,洛特才开口。

    “她对我的影响力太大,她开心,我也会很开心,她不安,我就会觉得不安,感受到她危险,我会恐惧,会自责。可靠近又会……害怕。”

    “怕什么?”

    “害怕……我怕被她影响和操控。”洛特诚实地回答,然后就在这一瞬间,他身上的气息突然变了,一股强大的力量由他体内爆发出来,原本凝结在房间中的冰竟在此时此刻变化了新的形态,冰寒刺骨消失了,却依旧覆盖在原本的地方。那感觉就好像没有生命的冰晶在瞬间有了生命一般。

    “洛特。”宥十已经感觉到了来自洛特的气息上的变化:“你进阶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