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麒麟 > 第120章 背叛者X杀戮者X觅食?
    “把这个消息扩散出去。”伽蓝面无表情地说:“亚伦家族是加美拉研究所的幕后最大股东,借助现在加美拉事件发酵,按照原定计划动手。”

    “是……可大人,您真的确定要这么做?”那边的人还有些犹豫:“一旦被家主发现端倪,您亚伦家族继承人的位置可能就要易主,这样的话,真的没问题么?”

    伽蓝微微一笑,他完美的脸孔优雅至极的笑容让他看起来就像是天使,可说出的话却让人如坠冰窟:“怎么,你是打算背叛我么?”

    “不,大人,当然不!我怎么会背叛您。”那边的人顿时因为他的话慌乱起来,他几乎是语无伦次地说道:“我对您……不,您对我而言非常非常的重要,我会为您做您希望的一切!”

    “是么?”伽蓝垂下眼:“希望你不会像斯坦一样背叛我。”

    “大人!”那人显得更激动了:“我曾经发誓,为了您奉献一切,哪怕是背叛亚伦家族,背叛我的信仰我也不会后悔!毕竟是您将我和我的家人从深渊中解救出来,我会……”

    “我知道。”伽蓝苦笑:“抱歉,我并不是在怀疑你,只是斯坦的事情对我来说打击太大了,你应该明白,从我小时候开始,他就跟在我的身边,我最信任的人就是他,却没想到他竟然会……”

    “我明白,大人。”光幕中的青年显得比他还激动:“我明白被人背叛的痛苦,请您务必放心,我会为您做好一切!”

    伽蓝适时露出一个感动的微笑,而当通讯结束,他脸上的笑容也消失得一干二净,他在原地站立了几秒钟,随后,随着一个小巧机器的开启,他换了一张脸孔,联络了另一批人。

    “准备的怎么样?”

    “z,我们做事情什么时候出过错?”那边的人相当自傲地回答:“无论是针对那个亚伦家族的,还是针对那位亚伯·亚伦的都准备好了,你放心。”

    伽蓝微笑起来,他虚拟脸孔上笑容却比之前真实了几分,几人相当熟稔地聊了几句,那边有人问道:“z,金那家伙最近不知道跑到哪去了,如果他知道你给的价钱这么高,一定比谁跑得都快。”

    伽蓝大笑:“我见到他的时候一定把你们的话转达。”

    当他又联络了几批人后,忙碌的他终于停了下来,他淡漠地关闭了数个光脑,沉默地走到了一张桌子前,从一堆小袋子中挑出一个,打开,捡出了一枚不起眼的种子放在掌心。那枚比小指指甲还要小上不少的种子迅速地抽芽,开花,它火红的花蕊中赫然安装着一只极微型的全息记录仪。

    随着伽蓝微勾食指,房间在下一刻变成了熟悉的星舰会客厅,他的祖父坐在华丽的座椅上喝着茶,那个在他幼年就在照顾他的管家斯坦正恭顺地站在家主面前,躬身说着:

    “伽蓝少爷近期对家族的机甲产业链感兴趣,他通过我和……是的,家主,伽蓝少爷并没有那么甘于被您控制,之前他在摩多纳星球……他说过……他对家族的某些人颇为反感,其中有……那个金和他的关系密切,他们之间似乎还有其他的交易……”那个比祖父还令他亲近的老管家正在把他所知道的一切汇报给他的祖父。

    伽蓝淡漠地看着,他走到斯坦的身边,停在距离他不到一米远的地方,看着这个熟悉地不能更熟悉的人,用着他熟悉地不能更熟悉地声音和语调做着背叛着他的事情。

    奇异地是,无论他看这一幕多少遍,他心底竟然没有一丝一毫地伤感,只有“啊,原来如此。”的恍然大悟感。怪不得年幼时每一次发展势力都会被灭杀在萌芽,怪不得他的每一次计划都有被监视和刺探的影子。

    他看向自己的祖父,那个还只是中年模样的男子从面无表情到露出稍许的鄙视,他听着斯坦的汇报,就好像被监视和背叛的人并非他的孙子,而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丑。

    “他只做到这种程度?”听到最后,乌列·亚伦蹙眉,嘲讽道:“看来那个反叛军修只教会了他去看那种无用的垃圾剧集。”

    斯坦深深地弯下腰,没有开口。

    “既然他选择了联邦第二军校,那第一军校的人脉由亚伯接手,他马上就要入学了。”男人想了想又吩咐道:“在亚伯精神力达到a级之前,尽量不要让那些人注意到他,可以适时放出一些伽蓝的消息,转移那些人的注意力。”

    “是的,家主。”

    伽蓝看着面前的男人,提到亚伯·亚伦,他的另一个孙子,这个冷硬男人常年面无表情的脸孔上竟然露出了一抹笑意,这笑容和他偶尔才能被“施舍”的笑不同,那种发自心底的笑似乎连他都能够感染,也许从前伽蓝还不懂,可最近他没少从金的脸上看到这种傻到家的笑容。

    “可以把我名下的塔姆思鲁星系的那颗半废的矿产星转到伽蓝名下。”乌列·亚伦吩咐道:“把消息包装一下,你去安排吧。”

    “是的,家主。”斯坦显得更恭顺了。

    伽蓝突然明白自己为什么被背叛了,被用来做把子的“伪未来家主”,和注定会被承认的“真未来家主”之间,即便是傻瓜也应该知道怎么选择才对。

    看着斯坦离去的背影,独自留在星舰中已经彻底静止了的祖父的影像,伽蓝走到他身前,弯下腰,直视他的双眼:

    “呐,祖父,我知道即便自己逃避您也不会放过我。”他微笑:“所以,我一定会努力成为您心目中‘最理想’的继承人。”

    伽蓝的声音温和至极:“请您放心,我会努力学会您的冷酷,冷血,视人命如草芥……”他的脑海中突然闪现出父亲死亡那一刻的惨状,母亲因为修身份暴露而被迫自杀前的解脱和释然。

    “请您放心,我一定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人,慢慢地,一点点地将你最看中的那位继承人碾死在脚下,再将这个令人作呕的腐朽不堪的家族彻底毁灭。

    希望您,不,请您务必活到那个时候,亲眼看到这一幕……这会是我能献给您的,最诚挚的礼物。”

    他伸出手,虚抱了一下男人的身体:“祖父,这会是我最后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拥抱您。”

    ****

    一天过去,林麟扑倒在自己床上,这一天简直过得可怕极了!

    吃饭优先,使用星舰模拟机优先,虚拟教练选择优先,连无所事事地站着,都可以拥有独立占有权其他人未经允许不得入内,这种奇葩的优先权,可她一点儿都开心不起来!一天时间内,她竟然被暗算了52次,如果不是有金他们在,她觉得自己都可以扑街到死了!

    金和凯恩斯轮番指导的“生存指南”做为主餐,洛特散发的冷气作为辅餐,贝尔时不时地抽风作为饭后甜点,这一天,就像是一顿难以下咽的饭,已经不能更心塞。

    对了,回来还要面对宠物们“有爱”的互动,她可不可以先休息一会儿!

    等林麟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星际时的深夜,那只火鸟已经收起翅膀躲在了房间的角落。倒是小暗一直在她颈边蹭来蹭去,这才把她弄醒。

    林麟打了个哈欠,戳了戳它:“喂,你要做什么?”

    “咕噜。”

    “饿了?”林麟这才想起来,因为这一天太过离谱,她已经彻底把这两只得伙食给忘了,那只红色的像小蛇一样的小东西蜷成一坨坐在小暗身上,和它一起对着她眨眼。

    “……好吧,我错了。”林麟又打了个哈欠:“你们想吃什么?”这个时间也不知道餐厅那边还供应不供应食物。

    “咕噜,咕噜,咕噜。”

    “出去玩,探险?”林麟嘴角抽搐,可她也觉得饿了,索性答应下来:“好吧,好吧,我知道了。”

    她肩膀上放着两只,小心翼翼地开门,用今天金教她的方式拆掉了十几个监控设备,然后仔细地绕过所有疑似陷阱的位置,利用直觉避开疑似有人的地方,径直奔向餐厅的后厨,安全上垒。

    等等?此时,黑漆漆地厨房里,竟然还有一个人。

    林麟愣了一下:“伽蓝?”他怎么会在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