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麒麟 > 第218章 意识转移X埃布尔的挣扎
    “绝对不可能!”听到这里贝尔低吼出声!从小教导他的哥哥,支持他上联邦军校的哥哥,成为了联邦理事会最年轻成员的哥哥,怎么可能会投靠全人类的敌人!绝对不可能!

    他梗着脖子吼:“大哥才不会做这种事!”

    爱丽莎一个字都没有说,只是嘴唇紧紧地抿成了一条线。

    埃布尔停顿了一会儿,喃喃地说:“贝尔一定会说不可能,爱丽莎一定会越想越多。从小就是这样。”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突然低低地轻笑出声,只是笑着笑着,他又开始剧烈地咳嗽,甚至咳出了眼泪,捂住嘴的指缝里泛出血色。

    周围的景象一灰,一秒后又恢复正常。

    全息影像中的埃布尔·查换了一件衣服,他的脸庞好像更苍老了,连呼吸都变得沉重,可他的脸上依旧带着浅浅的笑意,就像他们就在他面前一样。

    贝尔的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这次就连爱丽莎都遮住了双眼,几秒后才放下。

    “也许不能算是我找到了反叛军。”埃布尔的声音比之前还要低沉了些,也慢了些:

    “准确的说,应该是反叛军找到了我。他们的设想,和做到的事情……也成功地诱惑了我。”他微笑着,努力让自己看得精神一些,尽力睁大自己不住下垂地的眼皮,可那已经失去焦距的双眸却让孪生姐弟的心都拧做了一团。

    “你们一定很好奇他们的构想是什么?”他苦涩的笑了笑:

    “是意识转移,这个全星际都在研究的课题。他们的设想唯一不同的是对象,是本体与克隆体的意识转移。

    你们一定觉得是天方夜谭,全星际数百年近千年都不能攻克的课题又怎么会被反叛军轻易突破?”

    他喘息着苦笑:“可那时候的我相信了。

    他们的理由是,意识无法转移的原因是因为不同个体本身存在排斥,意识的转移更是存在无数的障碍,记忆的载体是身体,除了精神力极为强大,强大到超出人类界限才可能成功。

    而其他人类,只有没有意识的克隆体才可能成功完成实验。”

    埃布尔一口气说了许久好像更累了,可这一次他却没有停顿,努力地向下说着:“为了证明他们说的是真的,我知道了几名反叛军的资料,又见到了几个人,我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地相信了。”

    他好像在回忆着什么:

    “其中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人被称为‘轮回者——修’,他是异能者也是意识转移最成功的案例。

    正常的克隆人寿命很短,他也一样,也会基因崩溃,但他是特别的,可以一次次地成功侵占无意识克隆体身体,每次基因崩溃到一定程度,他就可以更换一具身体。

    这被他自己称作‘轮回’,而且已经活了超过400年。”

    埃布尔自嘲地笑了笑:

    “为了让我们检验真假,他甚至还在我和其他人的面前‘死’了一次。在另一句躯体‘复活’。”

    听到这里,别说贝尔就连爱丽莎都掩饰不住自己内心的震惊,他们微微张着嘴,就像听着星级时代的神话。

    “也许你们不会相信,但我必须告诉你们,这件事是真的。那个克隆人修,真的可以一次次地意识转移从一具身体到另一具身体,不断地轮回。

    没错,这是一种异能,但这种异能无疑已经超出了我们认知的范畴,他就像神迹,可以让一个人可以不断地重生,不死不灭。

    也许你们会说,一个人不代表什么。可除了他以外确实还有其他人同样成功过……

    那个人,不,那两个人,一样成功将自己本体的意识转移到了克隆体。

    见过了那些人,我也在不断地催眠自己,也许有可能,可以将自己的意识转移到克隆体的身上,我同样不会死。

    只要成功,我就可以亲眼看着你们长大,哪怕成为会被整个星际都抹杀的克隆人,哪怕成为了反叛军的一员也无所谓!

    就算失败也没关系,我会把我的记忆,坚持一切都转移到克隆体的身上,让他来照顾你们。

    我开始尝试更进一步的接触他们,发现反叛军比那些不知名的地下研究所厉害得多,我甚至被他们的科技惊叹,它们就像超越了联邦一个世纪。”

    他看着前方,就像回忆自己曾经的疯狂:“他们开始一步步地洗脑,向我展示他们灰暗的过去,光明的未来,说反叛军克隆人从来要做的都不是毁灭人类,而是希望能在人类的世界中拥有一席之地,不被永远的驱逐和排斥……

    他们只是使用的方式极端一些,还说作为联邦理事会中一员的我,一定明白联邦的黑暗,帝国的腐朽,自由星域的落后和闭塞。

    慢慢地,我开始相信他们的说辞,为了尽快拉拢我“帮助”我接收意识转移实验,他们给了我一张特别的邀请函。

    我参加了,然后接触到了更多更多的,来自联邦,帝国,自由星域像我一样的人……渴望活下去的人。他们无一例外都是各国高层。”

    说到这里,埃布尔的目光越发茫然:“见到他们,我突然对未来感到又憧憬,又畏惧。我一直在想,我原本以为会永远强大的联邦竟然是被虫蛀空的朽木。

    那我是要反抗,还是要跟着它一同腐朽才对?我到底应该怎样选择,才能保住你们,保住家族。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

    他说到这里,贝尔和爱丽莎再也忍不住落泪,他们并不是因为联邦,因为这个星际流泪,他们只是在为自己的哥哥哭泣!

    作为不合格的弟弟和妹妹,他们竟然一直没有发现埃布尔的痛苦与挣扎。

    贝尔在想,几年前他在做什么?在中学里打着查家族的旗号呼风唤雨?还是每次见到大哥都在求他要零用钱,对他紧促的眉头,越来越瘦弱的身体视而不见!

    爱丽莎更加愧疚和痛苦,埃布尔对她比对贝尔更纵容和关心,他知道她喜欢什么,想要什么,哪怕她再寡言少语,可只要流露出一丝一毫的喜爱,他就会努力为她做到一切。

    而她做了什么?她什么都没能做到!

    ****

    踩着悬浮滑板,跟在猎狩后面的林麟通讯突然响起。

    见到是林冉,她立刻停下滑板接起通讯,连声音都下意识地带着撒娇的语气:“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