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麒麟 > 第219章 本末X信念X成长
    “林麟。”

    见到林麟那一刻,就算林冉依旧是那张面瘫脸,目光却柔和了下来。

    就算这样,他仍然是习惯性地瞥了她肩膀上的碍眼的某只。

    小暗立刻哆哆嗦嗦地叼着小赤飞到了林麟身后。

    “……”怎么又这样,算了,她已经习惯了。

    “林麟(哥)你最近好么?”

    两个人异口同声地问,然后又忍不住都笑了。哪怕只是光幕的视讯,所有时间空间的距离也被瞬间拉近。

    林麟开始竹筒倒豆子般地吐槽,第二军校坑死人的赚学费,奇葩的导师,星网上的麻烦种子,可她说得无一例外都是有趣搞笑的事情。

    而其他的,经历魔鬼训练,自己曾经受伤,暴增暴减的食量,还有失去积分的沮丧都被她刻意的隐瞒下来。

    但那些,有凯恩斯定时汇报的林冉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林麟只是不想让他担心,不想成为负担,努力在变强。她不说,林冉就当做没有发生过,配合着她的开心挑起唇角。只是在心里更心疼这个妹妹。

    “对了,拉斐尔虽然看起来一点儿都不可靠,不过他也是个好人。”林麟顺带提了一下现在的情况。

    好人?站在不远处的猎狩真不知道这孩子是怎么想到给拉斐尔那个家伙发好人卡的,整个联邦被他整过的人知道一定会哭的。

    就见林麟把光幕调整了一下方向,面向自己这头。

    “他是拉斐尔给我指定的导师,猎狩。”

    突然被联邦有名的杀神盯上,猎狩倍感压力,可他还没打招呼,就听林冉说:“怎么看起来比那个佣兵还不可靠。”

    猎狩:“=_=……”你到底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林麟点头又不满:“金比他可靠多了!”

    猎狩:“喂喂……”你又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可他恐怕不能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了,那对兄妹又因为关于佣兵可靠不可靠这种事情拌起了嘴。

    吵了几句又相视一笑然后话题歪到了十万八千里……

    林冉对洛特和豹猫的存在不置可否。林麟则又开始关心起他的生活起居问题。工作有没有很忙,有没有准时吃饭和睡觉,没有凯恩斯在会不会不方便,还见到了林冉的现任副官奥澜多。

    总之,当他们乱七八糟的话题暂时结束,已经是半个多小时以后的事情,豹猫已经跑到了一棵树上打起了瞌睡,洛特像木桩一样站着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猎狩一直看着她。

    “你们终于聊完了。”他夸张地抹了一把额头上不存在的冷汗:“出发吧。”

    “抱歉。”林麟也没想到会让猎狩等这么久,她有些歉意:“浪费你的时间了。”

    “没关系。”猎狩并不是客气,观察特殊物种对他而言本身就是一种收获,所以根本没有尝试打断那两人聊天。只是有些没想到,传说中的生物性格竟然会是这样的?更没想到她对近亲的人会那么关心。

    这多少让他有些意外。正这么想着,就发现林麟竟然在写什么。

    他好奇地看过去。

    林麟已经做完了记录,她不好意思地说:

    “那个,抱歉,我只是突然又想到了可以送给哥哥的礼物,他最近工作好像很累,所以……

    对了,我们出发吧。”

    猎狩:“……”这样的妹妹请给我一打。不过他嘴上却坏心眼地说:

    “如果想变强,未来一定会面临很多选择,总有一天要舍弃很多东西,很多人。”

    “为什么?”林麟困惑地问:“这方面根本不需要选择吧?

    我要变得强的原因就是为了保护我重要的人,不要成为他们的拖累。可如果为了变强忽略和伤害甚至舍弃他们,不是本末倒置了么?”

    猎狩沉默了好一会儿:“……抱歉,当我什么都没说。”

    ****

    病房里的埃布尔因为说了过长的一段话又开始剧烈地喘息,而这一次,他却好像下定决心一定要把全部的事情说完一样,再次开口了:

    “我不敢轻易相信反叛军,却又渴望着他们的技术,直到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情,我才下定了决心。”他有些惨然地说:

    “我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还曾经帮我照顾过你们的泊文死了。”

    无论是爱丽莎还是贝尔都记得那个人,那是个笑起来十分阳光的家伙,在他们小的时候总是带着他们出去玩,后来他进入了联邦军部,死前是联邦上尉。死后被授予少校军衔。

    他的死亡是因为一场反叛军引发的星球政变,作为那个星系防卫军的一员,第一时间上了战场,阵亡。

    他们参加了那场葬礼,也是从那之后埃布尔·查开始越来越严厉地管教贝尔。

    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有迹象,只是他们没有发现……

    “哪怕反叛军的言语再真诚,都掩盖不了那恶心得令人作呕的嘴脸。那个时候,我就决定退出。”他苦笑,又一次轻咳出声:

    “很可笑……爱丽莎,你一定会觉得我做得这件事情很蠢对吧。”

    不,一点儿都不蠢!爱丽莎努力擦掉眼里流出的泪水,眼泪却还是越流越多。

    “可那时候的我就是那么的天真得可笑,我开始努力尝试退出,决定不再尝试那种根本不可能成功的意识转移……”

    他的话戛然而止,没有说自己遇到了什么,经历了什么,只是那双失去焦距的眼睛里再次写满了痛苦和绝望,又努力把情绪调整回来,微笑:

    “抱歉,也许我不应说这些……不管怎么说,最后,我成功了一半,我和他们达成了协议。”他在努力让自己笑得好看一些:

    “他们可以制造我的克隆体,但是也要完全承袭我的记忆,就像我最开始设想的那样。

    我自愿放弃意识转移的可能,贡献自己所拥有的财产,但就算是克隆人,他也不能转移那些,更必须保护好你们,让你们成为他的遗产继承人。”

    他笑:“听起来很不可靠对么?不过你们放心,我的克隆体一定会做到的。”没有说为什么他会这样的笃定,埃布尔就再次转移了话题。

    这一次,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变得严肃又认真。

    “听好,爱丽莎,贝尔,我已经失去了选择未来的时间和机会,可你们还有!

    我已经为你们的成长争取到了五年的时间,不,也许更短,所以你们一定要在尽可能快地成长起来!为你们的未来和人生作出选择!

    爱丽莎,别总是欺负贝尔。

    贝尔,你该长大了。

    我,只能陪伴你们走到这里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