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麒麟 > 第265章 二年级的打算X温柔的眼神
    房间里的米丽娜吵翻天,外面的三个人却好像习以为常。

    “泰鲁,你去见过那几个人了,你怎么看?”墓袒一项是对这次合作最热衷的家伙,他好像一直对林麟抱有极大的兴趣,这点就连泰鲁和雷颤都觉察了。

    “我承认他们的实力。”泰鲁非常客观地说:“但无论如何,他们让那个实力最弱的林麟做队长还是太轻率了。”

    听到他的话,一旁一言不发的雷颤都将注意力转移了过来,蹙眉:“那个女孩儿是队长?”

    “啊,真的么?”墓袒愣了一下才回过神,他像只猴子一样,灵活地跳到了泰鲁的沙发椅背上,双手抓着他的肩膀晃晃晃:“快说说,是怎么回事?”

    泰鲁右手像后一伸,扯住“猴子”的衣领把他从自己的背上扯了下来,向前一丢,这漫不经心的动作,却将墓袒直直地丢了十几米远。

    而墓袒就像早已习以为常,就在即将撞上墙壁那一刻,凌空一个翻身,双脚稳稳地落在墙壁上,还像特技般,竖着在墙壁上平稳地走了几步,催促道:“快说说!”

    见两个同伴都看着自己,泰鲁只能把今天见到的事情从头到尾都说了一遍,总结:“那几个一年级是认真的,他们确实把那个女孩当做了队长。”

    “听起来有趣极了!”墓袒从墙壁上跳了下来:“真期待比赛快点儿到。”

    雷颤瞥了他一眼:“恐怕没那么简单。”

    “什么意思?”墓袒不解。

    “雷颤的意思是,以老大的个性知道那个林麟是一年级队长之后,会怎么做?”

    “反正……”墓袒随手从空间装备里拿出一只果子,向上一丢,用嘴接住,咔嚓地咬了一口:“不回时刹任迷口(不会是杀人灭口)。”

    雷颤皱了皱眉:“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难道你忘了当初你机甲制造课不合格的时候,队长为了让你能通过年终考核的是怎么做的?”

    墓袒长大了嘴,嘴里的果子“啪”地从他嘴里掉了出来,在地上滚了滚停住。

    雷颤恶心地移开眼,泰鲁同样扶额,这也是他自从知道那个林麟成为队长后,最怕发生的事情。

    “不会吧!”墓袒一口吞下嘴里的残渣,简直要哀嚎了:“队长不会那么做的吧!那时候我半个月就瘦了5公斤,你们至少也瘦了3公斤!难道还来?”

    “不会。”低沉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让墓袒打了个寒颤,他慢吞吞地回头,讨好地笑,打招呼:“队长,您吵好啦。”

    吵架呀笨蛋,你以为是炒菜么!泰鲁和雷颤看着墓袒的背影一起在心里大骂一声白痴。

    埃希·隼淡淡地瞥了一眼墓袒:“在正式签订合作契约前,我并不打算做什么。”

    墓袒的心并没有放下,他干笑了两声:“那,那签订契约后呢?”

    埃希平静地说:“当然是帮助我们的合作者拥有足够的实力!尽我们的队伍所能!”

    就知道会这样!

    墓袒三人面面相觑,在为林麟点蜡的同时,也给自己点上了一根……

    走出来的米丽娜看着埃希·隼的背影,眸光越来越黯。

    ****

    二年级次席队伍的聚集地,同样是五个人或站或坐。

    “什么,那些一年级拒绝了我们的邀请?”内特·华锁震惊地问自己同伴兼好友三席——斑哲。

    “是的。”斑哲倒是没有什么意外:“或许他们已经知道了墓袒和三年级首席的关系,对此我们毫无优势。”

    内特却似乎不在乎这些,他追问道:“那我的第二个要求呢?让那个林麟加入我们的队伍呢?”

    斑哲有些无语地看着情绪激动的家伙,回答:“内特,我应该说过了,林麟是那几个一年级学员队伍的队长。”

    “不可能!”内特反驳:“实力那么弱只会耍小聪明,长得只算是可爱的平胸女怎么会是队长!?”

    其他人:“=_=……”信息量很大嘛,在他们的注视下,内特的脸奇怪地越来越红,目光开始游移。

    斑哲理了理头发,语气平缓地询问:“内特,你说你从来没有调查过你偶像的妹妹。”

    “我是没有!”嘴里这么说着,内特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开启了光脑,妄图岔开话题:“今天星网上有机甲比赛,啊,那个……”

    斑哲打断了他的自言自语:“你昨天还对我说,不想自己去见那个‘弱小又弱智的丑女’,所以才让我出马,免得自己一时忍不住帮偶像清理门户。”

    “啊,啊,好久都,都没去看这种机甲,机甲比赛了。”内特继续自言自语,连耳根都红了。

    斑哲却没打算放过他:“那你刚才为什么会说,林麟是个‘只算是可爱的平胸女’?”他追问:“你见过她了?”

    “没,没……”没有才怪。

    ————这是逼问的分割线。

    几分钟后,在好友兼智囊的追问下,内特把昨天见到林麟又被耍了的事情和盘托出。

    听完,斑哲吐出一口气:“看来他们不选择加入我们是一件再正确不过的决定。”他嘲讽道:

    “如果有这样的笨蛋,一边邀请我加入一边在我面前把他要我用‘阴谋诡计’这件事和盘托出,还告诉我了前因后果,我也绝对不会加入这样的队伍!”

    随着他的吐槽,内特的身型越缩越小,他不太有底气地抗议:“我又不认识她!而且她的胸那么平,还穿得不男不女,我当然以为那是个男人!”

    斑哲懒得跟他理论,对看热闹快笑破肚皮的三个人说:“不用理会这个笨蛋队长,看来我们只能选择特招组的‘卡珞’那群人了。”虽然他从来都不想选那种看起来就危险的家伙。

    ****

    凯恩斯越说越起劲,林麟又被他话唠地叮嘱了一堆事情后,终于暂时得以解脱。

    她在小暗的抗议中,把它和小赤送回了房间,去屋顶的露台晒晒太阳,小小地偷懒一下。推开门,就看到比她先到一步的金正坐在花架下的座椅上。

    “林麟。”金侧过身对她笑了笑:“过来坐。”

    她走过去坐下,抬头就看见别墅对面伽蓝咏叹调弄塌的建筑废墟,=_=这的风景真不怎么样……不过晒太阳的感觉舒服极了,就像地球一样。

    晒着晒着,有些昏昏欲睡,就在要睡着的时候,林麟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她测过身声音含糊地说:“啊……金……刚才我忘了……”

    艰难地抬起沉重的眼皮,正对上金看着她温柔至极的眼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