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麒麟 > 第266章 “反击”X腼腆的金X“被虐”的林麟
    林麟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抬手揉了揉眼睛,却发现金正看向远处,他温柔到醉人的目光好像只是幻觉。

    她是做梦了么?有些脸红,竟然会梦到金偷看自己睡觉……好尴尬,好丢脸,难道自己……

    “林麟,你想说什么?”金自然地转过头看向她,神情和平时没有什么不同。

    “我,我……”林麟捂脸,脑子一片空白:“我忘了!”

    看到林麟脸色通红,好像想找一个地洞钻进去的模样,金顿时觉得心情大好,哪怕他现在觉得自己的做法简直幼稚极了,可在看到林麟脸红的时候却还是忍不住身心愉悦,就算刚才他真的只是不小心被林麟抓了个正着也一样。

    可他忘记了,林麟也不是“任人宰割”的女孩,几秒后回过神,就发现了金正呆坐着笑得毫无形象,嘴角都要咧到耳根了。这时候如果还不知道自己是被耍了她就是傻瓜!

    她红着脸恼火地看着金笑,心里在想着怎么“报复”他一下,哼,她一定要找回场子!

    看金笑得差不多了,好像想要对自己说什么,林麟先下手为强,拉住了金想要揉自己头的手,握紧,把下巴搭在了他的手背上,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说:

    “金,我最喜欢你了!”

    金愣住,微张着嘴看着她,瞳孔骤然缩紧,林麟甚至觉察到他被自己握着的掌心在出汗,自己是不是做得过分了?为什么金听到后就像受到了惊吓?她有那么可怕么?好内伤。

    这种情况持续了好几秒,几秒后,金一片空白的大脑才恢复一些神智,他依旧保持着原本的傻瓜模样,僵硬地把视线从林麟的脸上移开,左看看,右看看……

    又好想舍不得一样,把目光又落回在林麟的脸上,看到她略显疑惑地注视,这一刻,他只能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那声音越来越大,就好像响在他的耳畔,就好像下一秒心脏就会跳出胸腔。

    “我……我……我也喜……”金没发现,他现在的声音小的大概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得到。

    金在说什么?声音也太小了吧。

    林麟保持着现在这个诡异的姿势自己也有点儿别扭,她想了想,把下巴从金的手背上拿开,向他的方向又靠了靠,想听清他在说什么。

    她的举动又一次刺激到了金,让他的脑子再一次短路,随着林麟的靠近脸色越来越红,喉结滚动。

    “我……”

    而林麟侧头的角度刚好看不到他此刻的模样。

    “嘭!”就在她打算抬头问清楚金到底想说什么的时候,露台的门被一脚踹开,那道原本也算不上多结实的门从门轴上脱落,“哐当”地砸在地面上,把林麟吓了一跳。

    回头就看到凯恩斯正双臂环胸站在门口,肩膀上是咕噜咕噜叫着的小暗。

    “林麟小姐,没想到您这么悠闲!”

    “咕噜咕噜”

    “您今天的学习任务完成了么?”

    “咕噜咕噜。”

    “晚上是海杀导师的精神力课程,您预习了么?”

    “咕噜咕噜。”

    林麟不等着两个家伙继续说下去,就松开了金的手一下子位置上跳了起来,伸手抓住小暗,低声批评再教育。

    被小暗吓死了有木有,你不要凯恩斯说一句就学一句啊,被凯恩斯传染就遭了,你是让你的主人的我减寿么!?

    “咕噜咕噜。”

    竟然还学会谈条件了!林麟轻轻戳了戳它的额头:“今天口粮减半。”

    “咕噜……”大眼睛委屈地看着林麟。

    “我才没有虐宠,听话就不减半。”

    “咕噜。”点头点头。

    总算把小暗的教育问题解决,林麟才想起来被自己晾在一旁的金和凯恩斯……

    “哈,哈,哈哈。”林麟干笑着看着凯恩斯:“那个,你,你过来了呀。”

    “林麟小姐,我并没有隐身功能,体型也不至于渺小到让您看得到摩多却看不到我。”说着,他还提醒地撇了眼那扇寿终正寝的门:“如果您是想无视我的话,那么以后……”

    “凯恩斯!”林麟随手把小暗往自己的肩膀上一丢,小暗娴熟地坐稳:“我,我并没有很悠闲……”她垂死挣扎地对金使着眼色。

    金已经从刚才的状态中回复正常,发现林麟只是在“报复”之前他做的事情有点儿失落,可更多的是庆幸,这样更好,未来分别的时候她才不会太难过……

    见林麟对自己拼命使着眼色,金的小小恶趣味却再次冒头,他对寒着一张脸看过来的凯恩斯说:

    “林麟真的没有很悠闲,她只是没来得及看书就差点儿睡着了。”

    “……咳咳。”金你这个坏人!见凯恩斯又凉飕飕地看过来,林麟干笑着继续解释:“额,额,学习任务,我,我已经看了一些……不,一丁点儿。”

    “那请您复述一下。”

    救命呀!“现在?”

    “现在。”凯恩斯扶了扶眼镜,看着林麟越来越“面如死灰”的脸,没有任何语气地说:“很显然,您在说谎。”

    看到林麟羞愧地低下头,他哼了一声,不满地瞥了眼金,又看向她:“您完全可以诚实地回答我,却选择了说谎,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当然是害怕你的唠叨呀凯恩斯t-t,她错了,真的错了,她真的不应该说谎的!刚才的气氛实在有点儿诡异,她不知道为什么想要逃跑,就,就说了谎,这种事情绝对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了,一定!

    很显然,哪怕凯恩斯听到了她的心声也会充耳未闻,更何况他没听到。

    于是,林麟不得不像罚站一样地接受凯恩斯长达1个多小时的批评再教育工作。

    直到夕阳邻近地平线,凯恩斯漫长的说教才停下。

    肩膀上的小暗已经用翅膀抱住了头,睡得昏天黑地。林麟自己已经从开始的我坦白我认错,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变成了,救命,救命,救命模式。

    金好像听到了她的心声,在林麟被训的过程中,他从空间装备里拿了一把简易的椅子,放在了她的身旁。

    坏蛋,有椅子也不敢坐呀t-t……

    金始终带着微笑看着林麟,在凯恩斯的批评教育之后,他走上前,摸了摸林麟的头,轻声说:

    “不可以再对我说谎了。”

    林麟:“t-t……嗯!”她再也不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