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麒麟 > 第284章 被拉下水的兽人X真正的目的
    凯恩斯正用别墅的防护系统和外面的袭击者打得不可开交,别墅内,不管外面打得多激烈,伽蓝始终悠哉地坐在客厅中喝茶,看“直播”,没错,为了冠冕堂皇地“保护”林麟的人身安全,他在她的衣服上放了微型多视角摄录机。

    现在,当他看到又一个佣兵无法扣下扳机,露出见鬼了的表情时,再一次爆笑出声。

    “哈哈哈,真是太有趣了!”

    洛特双臂环胸站在墙边,同样看着画面中的一幕,从一开始,看到夜拿嗅来嗅去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所以他的反应淡然极了,显然不担心林麟在那里的人身安全,只是有些怀疑那些人的实力,他们看上去实在是太蠢了!

    尤其是现在,那副好像见鬼了的模样,脑子里都是草么?

    见金从楼上下来,他有些烦躁地问:“他们的实力真有a+?”看起来反应糟糕透了。

    金点头:“嗯。”

    洛特不再说什么,但心里已经给那种类人族群定义成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倒是伽蓝欢乐地对金招手:“金,原来兽人的佣兵团还可以这么对付!以前我们碰到他们的时候有林麟在就好了,只要她站在那,不战而胜。”

    金瞥了一眼光幕,见到林麟的确平安无事放下心,他直接踢了一脚看热闹的伽蓝:“快干正事。”

    “喂喂,你家宝贝不在就暴露本性!”也许是许久见不到这么有趣的事,今天的伽蓝很“活泼”,他调侃金:

    “让绑匪来当保镖,亏你想得出。”

    见金没理睬自己,伽蓝露出和他长相极为不符的八卦表情:

    “林麟要是知道你和凯恩斯把她弄走,根本不是为了做什么肉票,而是为了把第二军校搞的天翻地覆,会是什么反应?”

    金瞥了他一眼:“别废话,让你做的事情做好了么?”

    “好了。”伽蓝悠哉地神了个懒腰:“亚伦家族的钱不用白不用,正好趁继承人的位置还在玩一场大的。”

    他好奇地看向金:“不过我还是没想到,拉斐尔·卡美拉会和你合作。”

    金蹙眉,别说是伽蓝,就是他自己都没想到,不过想想好像也没什么不对的。

    “那人一向不按照条理出牌,他觉得第二军校不是他喜欢的样子,就宁可推倒重来,觉得有些人不好用,就干脆全都杀掉。”

    “这种行事风格的确不错,值得借鉴。”伽蓝露出一个优雅的笑容,调出光脑上的发布任务面板:

    “排名前20的佣兵团全部聚集卡美拉,有10支佣兵团确实是几个军校派来的。”

    但剩下的10支就是他和金雇佣的了,他和金合作多年,又都是高等级佣兵,对星网任务接任务这种事情简直熟到不能更熟,再利用自己本来的人脉透露出去最合适的“攻击第二军校时间”,不怕他们不上钩。

    人一多就好办了,只要他们适时地改动一下目标人物的信息,人一多,情况混乱,他们想干掉的人,一个都别想跑!

    拉斐尔·卡美拉提供名单和人员情报提供部分资源,他们负责发布和改变任务内容,只要今天结束,第二军校中的一切探子,觊觎和怀疑林麟身份的家伙就都会消失。

    而且不管发生了什么都可以栽赃到其他军校的头上,人证物证都在,哪怕所有探子,无论导师学员全都被其他其他军校派来的佣兵干掉,就算明知道吃了亏,也要打掉牙齿吞到肚子里,想想都有趣极了。

    没有什么时候,比所有理事和导师都聚集在卡美拉的时候更好了。

    至于金,他只关心林麟的安全。之后,他们或许还会迎来大战,这种时候,林麟还是被那些绑匪保护最安全。

    ****

    “老大,情况不太对。我们潜入第二军校的路径有人也在用,而且不止一支队伍!”

    被称作老大的高大男子脸色阴沉,他叫以亚,是佣兵团的副团长,这次的任务原本他并没有放在心上,每次到了三年一遇的联邦校园争霸赛,他们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佣兵任务。这次的任务说难不难,说简单不简单。

    简单是因为,目标人数比以往少得多,难是因为要进入第二军校腹地。

    身为经验丰富的佣兵,比人类更擅长战斗的兽人,他从没想过任务会失败。

    可现在他发现,情况似乎比失败更复杂了,这栋防御力过分强大的别墅不算什么,毕竟目标人物顺利抓到了一个,可其他佣兵团的到来显然不太对了,作为兽人,他有着野兽般的直觉,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种强烈的糟糕的预感——被算计了!

    就在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的时候,就听副队长又向他汇报道:

    “以鞑他们三个现在的情况不太妙。”

    以亚立刻让副队长将情况共享,然后在看到肉票和以鞑三人的情况,深深地蹙眉,心脏狂跳,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立刻下令:“撤退,和以鞑他们会和!”

    此时,“关押”肉票的房间里,林麟无所事事地四处乱看,还不停地问着三个绑匪问题。

    其实她真的只是无聊了,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眼前的着三个家伙有趣极了。

    他们看她简直就像遇到了湖水猛兽,恨不得全都贴在墙壁上。

    让林麟现在都在怀疑到底自己是绑匪,还是他们是绑匪了。

    “你们都是佣兵么?”林麟又一次走近那个绑架自己的家伙,没话找话地问。

    那人好像根本不想回答这种没脑子的问题,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好像被操纵了一样,不由自主地老老实实回答:“我们都是。”

    林麟见他回答,兴趣更浓,因为金,她其实一直对佣兵这个行业很有兴趣,她忍不住又问:“佣兵一般都有什么任务,总是绑架么?”金好像也绑架伽蓝好多次。

    “不是!”以鞑内心在哭号,嘴巴却异常诚实:“这次任务给的价钱比较高,所以我们才负责绑架。”

    “那平时都做什么?”林麟化身十万个为什么:“每个人的职务都一样么?”

    “我们一般分工不同。”以鞑这句话好像捅了马蜂窝。

    林麟的问题立刻接二连三冒了出来:“那你们三个都分别做什么?”

    以鞑三个越来越抓狂,无论林麟问了什么,他们都在绞尽脑汁回答,好像不回答就罪大恶极一样。

    就在他们快被林麟逼疯了的时候,他们的老大终于出现了。

    ――――

    大家中秋节快乐!*^_^*(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