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麒麟 > 第306章 猎狩的理想X金与撒迦
    听了猎狩的话,林麟想了想,的确每一次小暗的进阶都合她有关:“是因为我的血脉传承么?”

    “没错。”猎狩将手里的诺莫放在地上,看着它跳远消失:“麒麟的血脉传承不仅仅可以让你操控它们,令它们忠诚,同样也有让它们进化的能力。

    比如你的小暗,还有那只星玄龟变异种。”

    林麟这次是真的有些吃惊,没想到猎狩连这个都知道,这件事她除了自己那几个人谁都没有透露过。

    “不用惊讶,再怎么说我也是缪家族的人。”林麟的表情取悦了猎狩,他大笑了两声:“哈哈,这种事情怎么可能逃过我的眼睛!”

    林麟:“……”这么一笑,高手风范简直半点儿不剩。

    看到她鄙视的小眼神,猎狩又笑了,他拍了拍林麟的头顶:“你确实拥有很纯正的血脉,所以我更不能让你的才能埋没,这也是我现在来为你讲解星兽课程的原因。”不是因为拉斐尔的要求,而是因为他确实对林麟抱有期待。

    “当你变得更强,强大到像传说中的麒麟一样的时候,也许可以让星兽进入新的时代也说不定。”

    猎狩看着林麟的表情有些怅然,语气也和平时不同,带着些许沉重,却又充满希望。

    “让星兽再度强盛起来,不再任人宰割像宠物一样豢养,而是自由地存在,一直是我的家族‘缪’的理想。”

    ……

    一节课指定课程上完,林麟反而觉得压力山大,突然有种,猎狩打算把她培养成“星兽王”的诡异赶脚,甩了甩头把自己脑子里那不靠谱的念头甩掉,跳出星网仓,小暗一下子就冲到了她怀里,然后咕噜咕噜个不停,拼命撒娇。

    大意就是,小赤都长那么大了,它也要长大。

    “这么想长大?”林麟揉了揉它,换来小暗更开心地咕噜声。

    “凯恩斯不是有给你训练课程么?”虽然她也觉得那些训练很扯就是了,比如让小暗对着地面吼,对着天空吼,对着加工后的墙壁吼之类的……

    “咕噜咕噜。”小暗继续撒娇。

    林麟看了看这个临时房间的一角,小赤正盘踞在那用爪子捧着一只瓜老老实实地啃,见到她看自己,它欢快地竖着尾巴甩了甩,也不发声,再看看努力撒娇争宠的小暗,宠物和宠物的差距怎么这么大。

    见她还不同意,小暗眼泪汪汪地看着她。

    “好吧,那我们试试。”

    话音一落,小暗立刻落在了她的掌心,收起翅膀示意自己准备好了。

    林麟闭上眼,体验之前让小赤进阶时候的感觉,尝试让自己身体内的力量传递给小暗。

    1秒,2秒,3秒……

    在小暗瞪大了眼睛期待的眼神里,林麟睁开眼:“找不到感觉。”是真的。

    “咕……”小暗控诉地泪目。

    这种情况一只持续到吃饭的时候。

    除了他们这几个人,还多了一个撒迦,他一进餐厅看到他们几个人,就露出一副,本大爷很不爽,你们没事可以赶紧滚的表情。不过没人理他,这让他更恼火了。

    金看着坐在林麟肩膀上没精打采地小暗,用手指弹了一下,它立刻恢复精神了,开始了和金的“战争”,完败之后又开始撒娇……

    凯恩斯冷眼看着,吃完自己的机械生命体专属食材就提醒道:

    “林麟小姐,就在这两天,三年级就要回来了,在此之前我希望您能做好准备。”

    林麟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三年级回归=和二年级约好的时间到了=去星网上签订合作合约,成立联邦校园争霸赛正式分组。

    “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事情么?”

    虽然墓灼不是什么挑剔的三年级首席,但是林麟觉得她的那一关未必好过。

    “只要您正常表现就可以。”

    听凯恩斯这么说,林麟放心不少。

    整个过程,撒迦都是被无视人员,这让他屡次有种想要发飙的冲动,只是看到坐在那一脸淡定的金,全都忍了下来。

    他之前就不应该向金承诺帮他,就应该直接宰了这个混蛋才对!

    可想到之前自己查到的事情,撒迦的脸上阴霾一片。

    饭后,林麟被凯恩斯押送到星网继续训练,其他人各忙各的,倒是撒迦有些烦躁又不耐烦地找到了金。

    两人都习惯性地放置好了各自的屏蔽系统,动作出奇地默契。这让撒迦感觉心情更复杂了一些。

    “你之前的话到底什么意思?”撒迦习惯性地把玩着一把匕首。

    看到他这个动作,金基本已经可以确定,撒迦已经查到了一些消息,他也不再给他任何幻想的机会:“你已经被反叛军抛弃了。”

    “啧。”撒迦手中的动作一顿:“这不可能。”紧接着手里的匕首转动的越来越快:“我是‘屠杀者’的高层,就算是现在降级了,也不可能把我除名。”

    金不理会他的反驳:

    “你最近遇到了多少次暗杀,你手下的人还有多少联络得上?‘首领’已经多久没有联络过你?你知不知道密克斯就是他派来的,知不知道他的目的除了绑架林麟,还有杀掉我,伽蓝还有你。”

    撒迦的脸彻底沉了下来:“我不相信。”

    “信不信由你,你和我走得太近,已经引起怀疑了。”

    撒迦手里的匕首脱手而出,直奔金的面门,金淡定地将那把匕首接住,像撒迦一样在手里把玩,就像他们都习惯的一种动作和游戏。

    “你是故意的!?你把我和你接触的消息透露出去了?”

    “没有。”金否认,但他又补充了一句:“我只是没有阻止你手下的叛徒将我们有接触这件事情透露给你的顶头上司而已。”

    听到他的话,撒迦怒不可遏:“金你这个叛徒,你竟然还想害我!”

    “不。”金的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我是在救你。”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这种叛徒的话么?”撒迦寒着一张脸:“你我的协议结束,我不再管你共鸣的那件事,我们已经扯平了!现在!”他指了指门外:“给我滚,不然我立刻杀了你。”

    金没有离开,他同样冷冷地看着撒迦:“你要什么时候才能清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