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麒麟 > 第307章 策反进行时X动摇的撒迦
    撒迦的脸色更黑,眼中杀意昂然,周身的气息刹那一变。

    金能看得出之前他还能强忍住怒意,那么现在的撒迦就是真的无法遏制住内心的怒火,打算对自己下杀手了。

    果然,下一秒,无数的短匕凭空出现,匕身隐隐覆着一层透明的光膜,它们不但经过强力精神力可以加持可以突破普通强化异能者的防御外,还淬了强力毒素,它们齐齐攻向金,同一时间,撒迦本人也化身一道残影将金的所有退路堵住。

    金站在原地没动,但转瞬之间已经游刃有余地眨眼间击落了大半匕首,剩下的小半只是微微一动就全部避开,同一时间用精力将隐藏在其中的各种微型炸弹尽数摧毁。

    一招没能伤到金,这在撒迦的意料之中,他在金还在躲避的同时已经像一直猎豹一样伺机而动,在金攻击与闪避那既不可查的微小间隙中出手,电光火石之间两人已经过招数次。

    越战撒迦越吃惊,在他的设想中,两个人实力两个人的实力都是a+,但金基因崩溃的程度已经到达了level-c,而基因崩溃越严重,异能无法使用,精神力变得迟缓退化,战斗力就会越低下。

    这也在之前他们两人的几次战斗中得到了证实,除了金疑似被“附身”的那次外,自己也的确是处于上风,可现在是怎么回事?金的身体状况变糟糕了,可实力却丝毫不逊色自己。

    不,实力在自己之上,他敢说,不超过1分钟自己就会败在他手上。

    他绝对不要败给这个背叛者,撒迦的心一横,用出了拼命的打法,对招,暗算,无所不用其极,而金就好像凭空增长了十年的战斗经验一样,转眼间又将他的攻势击垮,那种来自于他的气势和压力,让撒迦越发的暴怒起来。

    终于,他一个纵身,将自己的弱点金的眼中,却拼命用手里的匕首硬是金的手上划出了一道口子。

    下一秒,胜负立分。

    金的左手上被有毒的匕首划出一道深深的血痕,而他的能量刃也抵在了撒迦的咽喉。

    “撒迦,我该说你的打法越来越赖皮了么。”看着转眼间就乌黑的左手,金倒是没怎么在意:“你这是认输了么?”

    “同归于尽或者你死,你可以自己选了。”撒迦冷冷地看着金,他从来都没怕死过:“在你叛逃之后,毒就换了,就算你用精神力阻隔也没用,我身上也没有这种特质精神毒素的解药,你才是真的输了。”

    他垂下眼眸看了看,金的整条手臂都已经黑了,心里说不上什么滋味,他早就想过和这个混蛋同归于尽了,只是不甘心而已……

    想到年幼时候的理想,一起出任务,杀出一条血路的时候,恨意,不甘,还有被他们背叛的愤怒和心酸,一股脑地涌入撒迦的脑海。

    他等着金的匕首割掉自己的头,就像他自己曾经对背叛者做得一样,然后和他同归于尽,却突然看见眼前这个混蛋咧嘴一笑。

    “总算能用到了。”

    撒迦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毒素还没蔓延到脑子,人就已经傻了么?却见眼前的这个不按条例出牌的混蛋,突然突然放下了抵在他脖子上的能量刃。

    撒迦有些惊讶地瞳孔微缩,他这是什么意思,打算等死却放过自己么?

    却见金悠哉地把武器放进了空间装备,然后又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小指长短的小瓶,单指挑起木塞,将里面的液体对着左手伤口处撒完。

    眨眼间,黑色褪去,毒素被中和,速度快极了,简直是毒素蔓延的速度的数倍。

    撒迦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他咬牙切齿地看着金:“蜥甲兽的口水!?你竟然身上备着这个!你这个穷鬼怎么可能买这么贵的玩意!”

    “你还真了解我。”金当他的话是夸奖,还咧嘴笑了笑,让撒迦差点儿没被气疯,在他想杀人的目光中又把空瓶子放回空间装备,然后静静等着他的理智回笼。

    撒迦的愤怒并没有持续很久,他现在已经明白了金并没有打算和他决一死战,而且他也确定自己不是金的对手,之前的愤怒还在,但理智已经回归,他寒着一张脸,凉凉地问:

    “金,你到底想怎么样?”

    “说服你脱离反叛军。”金看着他表情同样严肃,回答没有打一点折扣:“彻底地脱离,摆脱‘屠杀者’的身份。”

    “这不可能。”撒迦双臂环胸,冷冷地和他对视:“我说过,我不是像你、你们一样的背叛者,我永远忠于自己的誓言!”

    金看着撒迦,发现他确实是认真的,而且始终坚信,他突然间挑起了唇角,只是眼角眉梢都带着撒迦有些陌生的讥讽。

    “忠于誓言么?”他走近一步,撒迦却刚觉到从金身上散发出来的不像他的压迫感,让他不自觉地想要后退,却强忍住这种冲动站在原地,眯着眼比金更冷地回答:“当然!”

    “让我们想想,誓言是什么。”金没有再向前,可他全身上下那种压迫感更浓,说出曾经他们加入反叛军的誓言:

    “解救和我们一样的克隆人,让他们免于被作为实验品的痛苦;

    为克隆人争取权益,和正常人类一样生活在星际;

    让那些遭受苦难的同类,早日解脱!”

    他眼中讥讽更浓:“撒迦,你做到了么?”

    “当然。”撒迦没有半点迟疑:“我一直都在做!”

    “是么?”金再次发问:“那你知道我和他们为什么选择离开么?”

    “因为你们是背叛者!”明明是被组织强调了无数次的真相,此时说出口时,却有种莫名地忐忑和不安,他没发现自己的语气竟有些弱。

    “不,撒迦,你才是背叛者,你和你至今都在为之服务的反叛军才是真正的背叛者,在我们离开时候,背叛我们告发我们的你——撒迦,才是背叛者。”

    金的语气太肯定,让他隐隐觉察到了什么,自己应该马上离开,金说出的话会打破他现在所有的信仰,忠诚还有……希望,可他的脚却像不听使唤一样钉在了原地。

    而金已经再次开口了……

    ————

    感谢念念bbdd赠送两张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