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麒麟 > 第324章 “圣物”的来历X使者
    萨多帝国,一支带着皇室标记的舰队已经从路耐主星启程,它和其他华丽的皇室舰队不同,除了统一的标识,无论舰船型号还是武装配备都参差不齐,就像在星际流浪凑出的杂牌军。可一旦接近就会觉察,这根本不是什么杂牌军,而是不亚于训练有素军队的中型舰队。

    他们中,每一艘星舰都在它最合适的位置,装备着最契合舰船的武器,甚至将每一艘星舰舰长的性格长处劣势都计算其中,哪怕他们相互没有更多合作,可丝毫不用怀疑,无论遇到何种敌人,他们都可以用最有效率和最快的速度将其打败。

    事实也是如此,就连接待他们停留多日路耐星系的人都不知道,在到达路耐之前,这只舰队已经遇到过了一次星际游离虫潮,结果他们只消耗了少许能量,没损毁一艘星舰,就宣告胜利。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他们所有人,无论是这支队伍中的佣兵还是星盗都100%相信了,他们追随的是帝国战神荆·萨多。

    此时,这只舰队中还没有建立多久的内幕频道已经沸腾一片,暂时没有任务的人们还在回味刚刚结束的皇室送别式,原本又臭又长至少要持续2个钟头的仪式,应该一个个告别,表示祝福,并单膝跪地的繁琐仪式,荆·萨多只是一个威压,就让他们集体倒地,不到半分钟就迅速结束,那场面,估计在场的所有人这辈子都不会忘了。

    “大人真是太帅了!!”

    “大人一定有s级以上!那威压,简直了!我当时都快吓尿了!”

    “真没出息!哈哈哈,其实我也一样!”

    “你们看到路耐那几位‘大人物’的表情了么?他们的脸都青了,笑死人了!”

    这些人又笑谈了几分钟,改了话题:

    “你们说,我们现在算不算是那位大人的直属部队了?”

    “不知道,我只想要大人签名!”

    “到了帝星也不知道我们会不会有军衔?”

    “要能让我一直追随大人就好了!”

    “你们可真会做梦!”

    “做梦又不犯法!”

    即便这些人都知道希望渺茫,可这并不能打消这些人的热情,他们只是普通的佣兵和星盗,按照萨多帝国严苛的等级制度,他们中99%的人靠近帝星星系的资格都没有,现在不但能去帝星星系,还可能进入帝星,再想想之前在路耐被热情接待的待遇,怎么都是赚了!

    “等等,前方的是什么?”频道中突然有人问:“好像有不明舰队!”

    就在这些无任务的成员们发现那支舰队之前,亚斯兰斯已经得到了对方完整的资料,而这个时间派来使者,实在让人难以看出是敌是友,无论如何,他还是决定第一时间汇报给荆。

    而刚一进入荆的指挥室,就看到大人还在看之前的那份调查资料,还微微蹙起了眉。

    没错,荆正在看的正是星族的那种“圣物”果干的资料,帝国图书馆确实有那种植物的记载,结出这种果子的树木被称为圣树,果实被称为圣果。

    特别之处在于,在远古时代,哪怕最适宜的星球一颗星球也只能存在一颗圣树,这种树木根系繁多,可以长成参天巨木,底部根系直达千米地底,上部可以直插云层,连最巨大的星兽都不能撼动。

    它的果实却不是长在树枝上,而是长在千米地底,根系靠近岩浆的部位。

    从资料来看,这种圣果个体很小,极难采集,数量也极少,只有条件适宜的地方才有出产,因为能量含量极高,只有高等级星兽才能服食,对人类和其他种族而言却吃了必死。

    可最麻烦的是,从资料上来看,星兽时代结束后,这种树木也消失了,怪不得星族都把这种果实当做圣物。

    而另一份资料是关于圣果的分析和采样,成分的确很特别,几乎没有替代品,但是因为存在时间过于久远,能量已经损耗殆尽,活性全部消失,完全没有栽种的可能。

    荆越看眉头皱得越紧,看起来好像只能找其他方法为林麟的进化期做准备了。

    想到林麟,又想到战队集结令,只是一错眼的时间,林麟就出现让人意外的状况,荆忍不住叹气又觉得好笑。

    亚斯兰斯看到荆的时候,就看到了他这幅笑着叹气的模样,猜都不用猜,一定又是大人的那位心上人出状况了。如果不是情况紧急,他绝对不会打扰这时候的大人!

    “有什么事?”果然,走得很近了荆才转头看向他。

    亚斯兰斯硬着头皮上前:“大人,皇帝陛下的使者来了。”

    荆只是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丝一毫的意外。

    亚斯兰斯觉得,不发呆时候的大人好像越来越深不可测了。

    ****

    与此同时,只有金和伽蓝还没有脱离星网的新手竞技场休息室。

    “金,你打算怎么办?”伽蓝还在优雅地喝着茶,说出的话却另有深意:“你就甘心让林冉掌控这支新的战队么?”

    金瞥了他一眼:“伽蓝,别忘了,属于林麟的东西不在我们这次合作范围内。”

    伽蓝摊了摊手,也不知道有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金见他的态度不明,也不废话,一股强大的威压直接冲向伽蓝,哪怕他有所准备,做了抵抗结果却毫无所用,他有些狼狈地丢掉了手里的杯子。

    “别打林麟的主意。”

    “知道了,知道了!”伽蓝无奈地回答,然后眯起眼,意味不明地提醒道:“金,你有没有发现,你现在和以前相比变化很大。”

    见金不理睬自己,他还是自顾自地说:“无论是性格还是行事风格,都在变化。”

    “你的试探对我没用。”金立刻拆穿了他的意图:“你有时间就去认真对付你那个堂弟。”金又把无形地刀子捅回去:“听说你之前的几次计划都落空了。”

    伽蓝的脸色果然变得难看,也懒得再去试探金,而是有些懊恼地说:“啧,这种事情果然瞒不过你。”

    “虽然你说要自己解决这件事。”金也不打算旁观,毕竟他们两个人的交情好多年了:“但是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帮你。”

    “那谢了。”伽蓝也不客气:“最近可能就有一件事。”

    “好。”金点了点头,直接答应下来:“我还有事,先回去。”

    话音刚落,已经消失在了星网。

    “只是分开这么一会儿就不放心了?”伽蓝觉得金对林麟的紧张实在很好笑,可他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那么一丁点儿的羡慕。

    ……

    金刚打算去找林麟,就看到她哭丧着脸出现在自己面前,然后求助地伸出右手,让他看挂在手上的夜拿:

    “金,拿不下来了t-t!”(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