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麒麟 > 第364章 机械生命体的宗旨X伽蓝的人生第一课
    “疏大人。”

    凯恩斯一开口,疏的系统几乎发出警报,没错,就是这个称呼,只要这小子用敬语对自己说话,后续一定就是让他头痛不已的问题!

    不知道现在说自己刚刚接收到空间站主脑的特殊通知必须离开,来不来得及!?

    哪怕疏在心里已经想要咬指甲、想要扎草人,想要临阵脱逃,可还是不得不遵循引导者的素养回答道:

    “凯恩斯,你有什么事?”表面上他依旧带着淡淡的微笑,保持着引导者对待学生的态度:温和、谦逊、平等、友好。

    实际上,心里在默念,这小子最好什么事都没有赶快滚蛋呀混蛋!是,没错,哪怕他表面显得再镇定,实际上他是真的怕了这个学生了,如果不是系统新装了个表情维持插件,他的笑容早就坚持不下去了,一定会露出恶狠狠恨不得把这小子胖揍一百顿的表情!

    “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凯恩斯挑了挑眉,轻轻哼了一声:“但是我刚才觉察到,您在见到我之后竟然动用了监控系统,请问,您是在掩饰什么?”

    疏救命稻草插件瞬间失效,他的表情裂了。

    凯恩斯从头到脚打量了他一遍,轻轻“哼”了一声:“如果您没什么事……”那表情充满了捉到把柄的压迫感。

    “没事……”

    “请您和我好好谈一谈。”

    “好……”

    疏做错事般地低着头,亦步亦趋地跟着凯恩斯走了好一段路才猛然醒悟,等等!怎么回事!你是引导者还是我是引导者!为什么身份调过来,变成了凯恩斯在训斥他了?(╯‵□′)╯︵┻━┻!

    “凯恩斯!”再次把怒气值降低到可以心平气和说话的数值时,他们已经到达了目的地,疏教导学生的话还没说出口,就听某只说:“您请坐。”

    疏习惯性地坐了下来,坐下后:“……”扶额。在心里暴跳如雷揍上凯恩斯一万遍,然后才成功安慰了自己快要暴动的情绪系统,能正常面对面前的臭小子,危襟正坐。

    “你要谈什么?”

    凯恩斯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难得地在犹豫着什么。

    疏立刻意识到,他想要说的话题也许并不是小事,也不是无关紧要的事情,所以凯恩斯才这么郑重或者是慎重。这从他选择的谈话地点就能看得出。

    这里是高级机械生命体教导室,整个空间站只有三个高级机械生命体可以踏足的地方。

    上一次这孩子这么郑重的时候,是他要求自己起名字的时候……

    凯恩斯沉默地坐在他对面,咖啡色的发丝打理得一丝不苟,一身修身的休闲装没有一道褶皱。他始终是个严谨一丝不苟的人,此时面无表情的脸上,暗金色的眸子难得地流露出了几分茫然和疑惑来。

    疏没有心急,也没有开口,他不是第一次成为引导者,他的职责就是引导这些刚刚出生的机械生命体理解这个世界,了解他们在这个世界的位置,学会面对未来必然遇到的可能会遇到的一切。

    这是机械生命体想要安全地活在这个星际,在夹缝中生存必须做到的。

    良久之后,凯恩斯才看向他开口:

    “疏大人,我想知道……我们远远比人类强大,为什么要被人类操控和利用?”

    ****

    伽蓝发现,母亲最近变了。

    就在那场祖父的寿宴之后,她难得地听自己说了宴会的细节,从未说出口过的贺诗,没有人在意,哪怕父亲都未曾给他几次余光的晚宴,陌生严肃的叔父,和只比自己小一岁半的亚伯·亚伦。

    那一天,母亲没有破口大骂,没有歇斯底里,也没有全都说是他的错,是他不够乖,她默默地把自己抱在怀里。

    他也是第一次感觉到母亲的怀抱原来是暖的,那一天,他哭了,记事以来第一次,连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不知道在哭些什么。

    然后他感觉到了头顶的温热,母亲没有放开他,一整晚。

    从那天开始,她的身体状况并没有转好,可她现在已经不在每次见到自己的时候反复地提起父亲,提起那些新欢旧爱,也没有因为父亲数月没有出现,就不停吐出和那些名门贵族小姐永远不应该说出的字眼。

    她开始对自己温柔了,对,就是温柔。这让伽蓝感觉到受宠若惊,他有些忐忑又有些快乐地接受了这种变化,终于感觉到了只有书本上才提及的母爱。

    母亲会抚摸他的脸颊,亲吻他的额头,用手轻轻抚平他衣角上的褶皱,会叮嘱一些以前她从未对自己说起的话。

    “伽蓝,你要记住……“她总是以这句话开头,说起那些书本上并不曾表述过的阴暗,手段,还有很多让伽蓝都绝恐惧和发指的事情。

    “不要害怕,现实远比这些还要残酷。”她抚摸他的脸颊:“你要学会爱自己。”

    伽蓝不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可隐隐地觉得有些不安,他认真地听着,认真地学着,母亲不再每周见他一次,而是在身体状况好转的时候每天见他,哪怕身体状况再糟糕,也会隔天见他。说着一些好像再也看不到他的叮嘱的话。

    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很久,五个月之后,父亲终于又一次出现了,然后再也没能离开。

    母亲杀了他。

    那一天,亚伦家族忠心耿耿的仆人包括斯坦都不在,他换好见父亲的正装,被母亲的贴身侍女带到了她的房间。那时候的他是很疑惑,父亲不喜欢他,更不喜欢母亲,怎么可能会在这里见自己。

    伽蓝见到了父亲最后一面,他倒在血泊里,露出愤恨地表情,就好像要杀掉他们。

    他很害怕,全身发抖,脑子却清醒得要命,眼睁睁地看着母亲拍了拍父亲的脸颊。

    “别激动。”她轻声说:“否则你会死的更快。”

    她拿出了一份又一份的文件,用父亲的血液,瞳孔,精神力进行各种认证,同时在他的名字旁签上自己的:

    “你和你的家族想让我死,想获得我的家族的一切对么?想回到萨多帝国站稳脚跟。”她漫不经心地说着话:

    “就因为我的孩子没有异能,不会成为亚伦家族的骄傲,你们就要舍弃她。真可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抛弃伽蓝,将你的东西交给私生子么?”

    她像腼腆的少女一样面带红晕亲吻了一下瞪大眼睛的亚伦家族的大少爷:

    “你在做梦!你的一切,我的一切、我家族的一切都会留给伽蓝。”她招手让自己过去,将那一份又一份地文件,纸质的,数据的放在了一个空间吊坠里,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孩子,我的一切现在都交给你。”她最后亲吻了一下他的额头:“这几年会由你舅舅照顾你,直到……”她眼睛中迸发出自己不懂的光彩:

    “亚伦家族将你作为继承人接回家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