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麒麟 > 第424章 内伤的维亚X凯恩斯的理由
    看到林麟被欺负,洛特很不爽,按照他的性格,他更想好好给那些人一点儿教训,但林麟不打算怎样,他也不会质疑她的任何决定,所以忍了。

    她心情很糟糕,洛特不知道怎么安慰,没有经验的他还在查资料,就被佣兵抢了先……林麟找金却不找自己,很不爽变成了非常不爽!

    佣兵竟然还敢把林麟抱在怀里!!洛特的非常不爽演变成了更加不爽。

    可金在安慰林麟,他只能忍着决定眼不见心不烦,结果转头就看到那个敌友不明,似乎叫做维亚的可疑分子露出更可疑的表情!

    洛特负面情绪瞬间爆表!

    正盯着金脸瞧得维亚只觉得盛夏一秒变寒冬,他被瞬间从冻得回过神,环顾四周,就看到洛特冷冷地看着自己。

    “说还是不说。”洛特的语气十分平静,可维亚硬是能感觉他话语中带的寒意,不,是冰渣!

    “说、说、说什么?”周围顿时降到零下不知道多少度,维亚已经被冻得上牙撞下牙了!没头没尾这家伙问什么呀!混蛋,防护服为什么不管用,眼前这家伙到底是什么实力!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还心虚!

    “你是什么人?”

    维亚在洛特的威压下忍不住后退了一步,牙齿抖得更厉害了,他就知道,跟荆·萨多那个大杀器在一起的一定也是人间凶器!

    可不对呀,他僵硬的脑袋动了动,荆·萨多不是已经回帝星了么?怎么会出现在联邦!?

    见他不但没回答,表现也越发可疑,洛特眯起灰色的眼眸,上前一步。

    维亚有些想跑,可他的腿都冻僵了!只能求助地看向不远处的林麟,有异性没人性的混蛋,刚才自己那么袒护她,连自己的临时队友都丢一边了,现在救命呀喂!

    林麟好像真的听到了他的心声,有些窘迫地推开金,正想说什么,转眼就看到维亚寻求江湖救急的急迫表情,当然还有洛特正在对他出手。

    这是怎么了?林麟有些搞不清状况,可还没等她问清楚,就见一个人突然出现在他们中间。

    那个高大的身影让林麟绝对印象深刻,正是开着商舰,将他们带到这个星球的米勒。

    林麟有些迷惑,洛特怎么突然对维亚出手?米勒的态度好像有些奇怪?

    米勒的态度何止是奇怪。

    他现在已经终于明白,为什么荆要求自己照顾这个女孩了,调查,传言,还有自己之前看到的豚鲸兽,他已经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不过现在并不是考虑这种事情的时候,那位爱闯祸的废柴正等着他解救呢!可他还是又忍不住看了眼金,他看着维亚的目光非常陌生,显然没有关于他的记忆。

    就像大人说的一样,他们记忆共享并不完全,荆大人才是处于主导地位的那一个。

    米勒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金,这性格倒是和大人一模一样,根本没认出来眼前的这位是谁。

    “米、米、米勒、救,救命!”维亚这一声基本上是吼出来的,他都快被冻死了啊喂!米勒你见死不救还看别人,那你干嘛还来啊!

    米勒到底把维亚从洛特手里解救出来了。理由也说得清清楚楚:朋友的弟弟。

    就算他不解释,实力差距下洛特也不会怎样,更何况米勒也说了,他不是什么可疑的人,只是在闹离家出走,三天后就会回家。

    金没说什么,但看向维亚的目光中已经带了些许猜测。

    林麟倒是没多想,不过还是感谢了维亚刚才的维护,作为感谢她把一半纳卡鱼都送给了他。

    当他们一离开,维亚就被米勒带到了自己的住所。

    “您为什么在这?”米勒直接开门见山地询问:“您的护卫队呢?为什么一个人,来联邦做什么?”

    维亚望天装傻:“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维·萨多大人,如果您向现在就被我的人送回帝国,那么您还可以继续装傻。”

    维亚颓废地垂下头,抓了抓头发,转眼间,他淡金色的碎发已经变成银色,只是其中夹杂着些许杂金色,眸子也变成漂亮的碧绿,长相也发生了些许改变,仔细看去竟和金的长相有那么两三分的相似。

    “米勒,你是怎么认出我的?我的那个‘兄弟’可是一点儿都没认出来。”

    米勒内心觉得事情有些麻烦,表面上却没什么改变,他淡淡地开口:“您就在现在的模样站在大人面前,他也未必能认出你。”

    维·萨多露出一脸,混蛋,你怎么这么打击人图裂表情!就听米勒又补充了一句:

    “更何况那位不是荆大人,你认错了。”

    这点维·萨多倒是立刻接受了:“果然不是他。”他吐出一口气,露出放心的表情:

    “长那么像,吓死我了。不过如果荆·萨多对一个女人露出那种……”他夸张地打了个寒颤:“那种表情……那星际一定是毁灭了!“

    米勒心想,不,用你话说,星际已经毁灭了。

    他虽然内心吐槽,但依旧没有表现出来半分,而是岔开话题,继续追问起来:

    “您身为帝国第6顺位继承人,根本不应该来联邦!请您回答我之前问题!”

    维·萨多还想垂死挣扎,就被米勒的下一句话吓到了。

    “当然您有权拒绝,不过我想您明白我擅长什么。”

    “……”

    ***

    此时的林麟正端着茶杯坐在临时居所的客厅里,她对面坐着刚被金卸掉了一条手臂的凯恩斯……

    她很努力才不让自己的视线向他缺失的手臂那里瞥。

    “对于今天的事情。”凯恩斯用还存留的右手扶了扶眼镜:“我认为我并没有做错。”

    林麟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他少掉的左臂,他虽然认为自己没错,却还是没有反抗让金拆了自己一条胳膊……如果说刚知道凯恩斯在刚才的事情中插了一脚的时候有些生气的话,现在也一点儿都没办法气了。

    至少她知道,凯恩斯每一个想法都是经过计算后的结果,他一定又可以说出无数种说服自己的理由!

    林麟偏开头,果然,就像她想得一样,凯恩斯的理由很充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