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麒麟 > 第487章 修正计划X林麟制作的道具
    金刚才已经征得伽蓝的同意,他不介意让凯恩斯知道关于预知异能的事情,一是因为情况危急,不是隐瞒的时候,还有也是相信凯恩斯:

    “伽蓝的母亲来自帝国帝星的索伊家族,你应该知道,索伊是帝国预言师。”

    凯恩斯微微皱眉:“这么说亚伦家族放出来的消息,伽蓝的母亲是联邦小家族成员所以才从不让她出现在人前,是假消息。”

    金点了点头:

    “根据帝国律法,索伊家族的所有成员,联姻必须选择帝星的帝国贵族,就是为了预知的血脉不会外流,让他们的能力始终在萨多皇室的控制之下。

    亚伦家族原本也是帝国的大家族,在帝星有些根基,但他们还是花费了大力气才让伽蓝的父亲把索伊家族的直系血脉骗到了联邦。

    外界之所以没人知道伽蓝的母亲是谁也是这个原因。他们不敢让帝国发现这件事。只不过伽蓝的母亲让他们失望了。”

    这件事从前伽蓝当做笑话跟金提起过,那时候的他笑得嘲讽极了:

    “他们以为把我母亲骗到联邦,嫁给我父亲就能拥有一个预言师,还能拥有预言师的后代,真是太天真了。原本最天才的预言师候选人又怎么样,我母亲自从嫁给我父亲,就一件事都没能再预言!我也一样。”伽蓝指了指自己:

    “不但没有预言能力,直到5岁连异能都没有,如果不是因为修那个混蛋,我大概一直只是个废物。所谓的亚伦家族,也只是一帮只看得到眼前的蠢货而已。

    他们把我们塞到了偏远的星球,让我母亲越来越不正常。”

    一次次地打击和懊悔,让原本的天之娇女彻底失去的理智。然而就在她以为自己失去了一切的时候……

    “结果有一天,我母亲突然‘看到’了我父亲的打算,然后毫不犹豫地干掉了他。”

    伽蓝说到这的时候,没有一丝一毫的伤感,他对亚伦这个家族从来就没有感受过一丝的温情,唯一能牵绊他些许的只有斯坦,却依旧是一名背叛者。

    “谁能想到,我这种废物,不但有了亚伦遗传的木系异能,还继承了我母亲的血脉?在他们眼里,我母亲只是因为精神错乱加基因崩溃才杀掉我父亲的。”

    金没有和凯恩斯详细说明,说了伽蓝的血统就足够了。

    “既然是这样,我们的计划的确需要做一定的调整。”凯恩斯听了金的解释后点了点头:

    “至于弗瑞那里,在空间站里散播寄生虫族尝试感染s阶以上异能者,的确是他做事的风格没错。不过其他人或许会中招,可那位拉斐尔·卡美拉,如果是他的话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对付。”

    金抽了抽嘴角:“可我觉得以那枚校长的风格,可能会眼睁睁地看着事情闹大,到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候去让别人出手。”以那位以前的丰功伟绩来看,加美拉事件他出手简直都能算是奇迹了。

    凯恩斯沉默了两秒,然后扶了扶眼镜:“好吧,也许不应该对他抱有太大期待才对。”

    ***

    此时空间站,一点儿都没被金和凯恩斯期待的校长大人拉斐尔·卡美拉,正在给第二军校特别准备的大型套房的客厅里,把玩着一只从空间站交易区买回来的娃娃。(第444章)

    那只有一只手长短的玩偶娃娃乍一看去还挺不错,衣料不错,质地精良,穿着军装带着眼镜,巧克力色短发,暗金色的用能量石做的眼睛很有神。

    可惜,拉斐尔没怎么欣赏它的做工,他正把长腿翘在沙发上,一手放在脑后,一手捏着娃娃的嘴巴。

    海杀从外头刚闲逛回来,就看到了这样毫无形象的校长大人,感觉实在不怎么样。

    他视力良好,当然一眼就看到了校长大人手里的陌生玩偶,随口问了句:“您在交易区买的?”

    “没错。”拉斐尔笑得相当灿烂:“我可爱的学生林麟亲手做的。”他自豪地炫耀:“怎么样?”

    “看起来有点儿眼熟。”海杀仔细看了一眼:“怎么有点儿像那个叫凯恩斯的学员?”

    拉斐尔的笑有些狡黠:“应该就是按照他的模样做的,它能说话,想不想听听看?”说着就要把玩偶递给海杀。

    海杀不明所以,星际能说话的娃娃数不胜数,有什么好奇怪的。不过这位唯恐天下不乱的校长行径就比较可疑了。

    他警惕地用“解”看向玩偶,果然如他所料,玩偶是普通的玩偶,只是这只到底比较特别,它由上佳的布料、能量石和填充物制品制成。能说话应该是是因为上面的异能。白色中夹杂着金色光点的异能包裹着整只玩偶,看上去就像笼罩着一层光晕,很漂亮。

    每个人异能的颜色,或多或少会影响到异能的杀伤力,除了元素系异能者外,通常异能颜色越浅淡,趋近于白色,就越倾向辅助,杀伤力越差,反之颜色越深往往就越倾向攻击。

    林麟的异能是众所周知的辅助,海杀实在看不出这只玩偶有什么攻击力。

    见拉斐尔坚持要把它交给自己,海杀想了想还是伸手去接,结果刚一到手,那只玩偶就开口了:

    “混蛋,憋死了我了!”

    海杀:“……”他看向拉斐尔,就是让他看这个?太无聊了吧?

    拉斐尔却笑得越发狡猾,海杀立刻有了种不详的预感。

    “你竟然敢这么拎着我!”那娃娃虽然不能转头,攻击对象却显然指向了海杀:“没开化的人类,你懂不懂尊重玩偶,我被制作出来,是为了整个世界播撒福音,我存在的意义无比伟大,你竟然敢这么拎着我,只有让你被东西砸到,才能平息伟大的我的怒火!”

    什么玩意?海杀=_=?等等!好像不太对,他始终保持的“解”清晰地看到玩偶身上的异能正缠绕上他的手,迅速向他的全身蔓延。而他时刻保持在自己身体周围的精神力却一点儿防护作用都没起到!?

    这是诅咒?

    “嘭!哐!”身后传来一声巨响,海杀下意识地闪躲,自动门从他刚才站的地方唰地飞过,砸在了墙壁上。

    楼礼的声音紧随其后:“切,这破门竟然不好用!换一扇吧。”

    说完某人大要大摆地走进门,一点儿都没有差点儿砸到同僚的自觉,反正她认识的人都皮厚,砸也砸不死。

    “海杀,你傻站在那做什么?”楼礼一边走着,突然脚下一滑,像被什么缠绕住了一样,可她是谁,绝对彪悍的力量异能者,飞起一脚,把整块地板都从地上拉了起来,然后一个飞腿,整块地板被她甩了出去。

    她的速度实在太快,海杀可是攻高皮脆职业,根本赶不及她的速度,只能用起硬被砸上一下。

    直到他被砸完“哈哈哈”手里传来狂笑声,那只玩偶欠扁地说道:

    “知道本大爷的本事了吧!”

    ————

    感谢feyan赠送两张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