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麒麟 > 第488章 “正常”的导师们X“罪魁祸首”
    “暴力女,未发育完全的老年萝莉,你竟然敢这么对待本大爷,我跟你没完!我诅咒你……”

    楼礼手中的玩偶还没把话说完就被她捏住了嘴:“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她好奇地问海杀。

    刚才因为“轻敌”中招的海杀默,他正在检查身上的情况,残余的异能已经消失不见,应该是因为诅咒生效的缘故,他没直接回答楼礼的话,反问道:“你怎么不让它说下去了?”

    “这个啊!”楼礼上下摇晃了一下凯恩斯样式的玩偶:“太聒噪了,而且感觉怪怪的。”她戳了戳娃娃带着帽子的头:“异能看起来是林麟的嘛。什么功能,快说!”

    海杀:“=_=……”怪不得都说单细胞的体能强化异能者都直觉强悍,楼礼就是典型!虽然这么想着,他还是跟同伴坦白:

    “诅咒类道具,我刚才刚中过招。”

    “哎?”楼礼对玩偶更好奇了:“对s阶也有效的诅咒道具?那还真不赖,我看中的徒弟果然有才华!”她嘴里这么说着,开始玩偶的揪帽子和衣服,那玩偶的眼睛都要冒火了,好在衣服帽子都是缝上去的,它才没被真正非礼。

    “这个玩偶的功能不止这些。”悠哉看着这一幕的拉斐尔·卡美拉突然开口,让楼礼和海杀都是一愣,楼礼松开了玩偶的嘴,然后就听它这次不废话了,而是直奔主题吼道:

    “我诅咒你失恋!”

    “哎?”楼礼=_=?她戳了戳玩偶:“这家伙脑子不正常吧?”

    海杀=口=,楼礼那种粗神经的家伙有恋过么?你跟一只玩偶说什么脑子啊!

    “嗬嗬嗬!你马上就知道本大爷的厉害了!”玩偶不怕死地继续吐槽:“就你这种万年平胸,四只发达头脑简单老妖怪……”

    它的嘴又一次被捏上,而且不止这样,楼礼还捏住了它的脖子:“虽然你看上去还挺结实,但是我觉得我的握力弄死你一定没问题。”

    海杀扶额,楼礼竟然跟一只异能道具讲道理!他要静一静,不过在那之前,他还真想看看针对楼礼的诅咒要怎么生效,她这种粗线条的家伙喜欢什么人,难道不会引发宇宙大爆炸?

    但不管怎么说,楼礼身上和他之前一样,缭绕上了一层白色带着金色光点的异能。

    “嘀嘀!”还没等海杀想出所以然,楼礼的光脑响了起来,她无所谓地打开弹出的信息,表情瞬间裂了,吼道:“这不可能!”

    海杀=_=?到底发生什么了啊?

    “我暗恋了两天的偶像怎么能结婚了,结婚了,结婚了!!!”楼礼“啪”地把玩偶丢到了地上,自己开始拼命刷网。

    “嗬嗬嗬嗬。”被丢在地上的玩偶还依旧嘴贱:“被本大爷说中了吧,本大爷天下无敌!(以下省略听不清的碎碎念上万字)”

    楼礼此时已经彻底把他们两人一玩偶丢到了脑后,刷了几分钟星网后,怒气冲冲地对拉斐尔说:“校长,我要请假!”

    “哦,理由?”拉斐尔捂着下巴,笑意满满。

    楼礼理直气壮:“我要去干掉那个让我失恋的负心汉!”

    海杀扶额,你真是够了啊!

    “好啊。”拉斐尔想都没想就批准了:“他在哪个星球?回来记得带土产。”

    海杀:“……”

    楼礼听到拉斐尔这么说,开始认真地纠结:“可校长,我把薪水都花在改装机甲上了,路费都要预支,土产就免了吧。”

    “不行。”拉斐尔同样认真地回答:“你已经预支十年的薪水了,如果不带土产回来就不批假。”

    楼礼抓了抓头发,干掉人就必须带土产这个选择题中纠结了一下:“这么麻烦,那我还是不去了吧。”

    海杀扶额,这些家伙的脑回路到底是什么构造的呀,他在第二军校做一个正常的导师多不容易,为自己的承受能力点个赞。

    “海杀,你的胳膊开始掉皮了。”楼礼纠结完,就把注意力放在了同伴身上:“你是缺水太厉害了吧,对了,你要是缺水太厉害会变成鱼干么?”思考状:“人鱼鱼干也不知道好不好吃!”

    海杀也把正常的脑回路丢到了一边,从空间装备里一边拿出一瓶水往身上洒一边讨论这个问题:“一点儿都不好吃,我小时候还真不小心吃过,味道难吃透了,这辈子我都忘不了那恶心的味道……”(所谓正常人士→_→)

    楼礼:“哎?这么说海杀你的肉是臭的……”

    猎狩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眼前“正常”的一幕,套房的门插在墙壁里,地板碎片散落一地。楼礼和海杀在讨论吃人鱼(海杀同族)好不好吃的问题,地上躺着一只会说话都人偶在碎碎念着人根本听不清的话。

    校长大人一会儿插嘴问鱼干,一会儿配合地和那只玩偶说两句话,只有几个人,却比交易所还吵。

    “喂。”猎狩刚一开口,所有人+玩偶都就将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房间里瞬间安静下来,倒是把猎狩弄得一愣:“你们搞什么?”

    “感觉不太对劲。”一向粗线条却直觉惊人的单细胞楼礼突然后腿了一步:“猎狩你碰过什么脏东西了么?”

    海杀感觉同样不对,身为人鱼族的他对各种族群都相当敏锐:“猎狩,你身上好像有东西,像虫子的味道。”

    猎狩脸色一变,他刚才去了空间站的游览区,有机器人在分发物品,他虽然觉得东西不对,却不小心碰了一下。他检查过自己身上,没发现什么异状,现在被同伴们一说,立刻明白自己恐怕中招了。

    他再一次用精神力检查全身,却什么都没发觉。

    “调色盘脑袋的愚蠢的人类,还不把本大爷捡起来!”地上的玩偶却突然开口了:“快按照本大爷说得做!”

    拉斐尔没说话,但笑意却更深了些:“猎狩,按照它说得做。”

    ****

    白炎此时再次和榕取得了联络,它碎碎念了半天,从虫子太恶心,虫子的血太臭,到抱怨榕给她的任务太讨厌,反正一句都没说到重点。

    榕终于不耐烦了:“别废话,那颗星球上的母虫什么级别。”

    “本大爷不知道!”白炎理所当然:“我都没找到它就跑了啊!”

    榕=_=#:“你这种东西到底有什么用?”

    “切,本大爷最擅长的当然是跑路和做道具。”白炎自豪地挺了挺它现在的小身板:“我可是和幼崽一起做了一个能帮到她的道具!这种事情非本大爷莫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