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麒麟 > 第509章 荆·萨多的顾虑X交锋
    林麟他们这边剑拔弩张,而另一头,早已离开空间站的米勒已到达了吉拉星系临近星系的爱萨尔星,联络好了周边他能调动的所有人手。这些人有些属于联邦,有些属于帝国,所有都是他目前确信可以信任的人。

    现在只要荆大人下达命令,他们都将会以最快的速度抵达,进行下一个阶段的行动。

    米勒看了看时间,荆大人的命令应该快要下达了,现在只要等待就好。

    ***

    萨多帝国帝星,荆·萨多对于索伊大预言师的府邸来说绝对是稀客。

    当他站在索伊府邸的大门口,看门人的眼睛都要瞪出来了,他手忙脚乱地吩咐机器人通知管家,然后简直是要把荆供起来一样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连大门都不管了。

    荆的脸色并不好看,通过一天的详尽调查,他已经对这位大预言师有了相当的了解,除了昨天索伊主动告知他的那些帝国秘辛,种种证据表明,这位预言师的举动和神棍没区别,至于他预言的准确率,帝国人民都可以用一句话描述——见鬼去吧。

    可荆却不能这么想,更不能不把索伊昨天的话放在心上。

    他并不是被索伊的几句话说动,而是当那位大预言师说起“命运”那一刻,一种只有高阶强者能够感知的一种冥冥之中的力量在引导着他,由不得他不信。

    可越是这样,荆的心情就越糟糕,现在恐怕任何人都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吉拉星系的现状,可他却要眼睁睁地看着所谓未来发生,任凭发展,看着林麟面临各种危险,这让他无法接受的同时,却又不敢去轻易干扰。

    “夭折”想到索伊昨天的话,荆就想到这个令他愤怒不适的字眼。然而才查阅有关麒麟的资料后,他又更加焦躁起来,资料很少,但他还是能摸清些端倪。

    任何一个拥有特殊血脉传承的人,都必须经历异常痛苦的考验或“进化”或“蜕变”,就连他自己也一样。这种进化或蜕变可以说是成长的必经之路,只有冲过这些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的冥冥之中的关卡,才能融合自己的血脉,将它们的力量解放出来。

    而这种考验可遇不可求。

    就像冷兵器必须经过淬炼才能坚韧,血脉传承也必须经历考验与挫折才能真正与拥有者融合,一旦失败,强悍的血脉就会成为悬在头顶的利刃,时刻可能取走拥有者的性命。

    越强的血脉,拥有的人就越容易遭遇意外死亡。

    这才是他迟迟不让米勒行动的原因,他有完备的计划可以打破弗瑞制造的吉拉牢笼,可如果他插手就会扰乱了林麟进化的轨迹,这绝对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但如果让他彻底视而不见,只是旁观,又绝无可能!尤其是在林麟身边已经出现危险分子的时候。

    这才是他今天主动到来索伊府邸的原因,哪怕他今天的行动会引起皇帝的怀疑,他也必须这样做,他必须要将一切把握在可控状态中!

    被恭敬又谄媚地管家引向索伊的起居室。

    此时索伊大预言师正和平时一样,对永远时刻伴随左右的s级强者唠叨着。

    “今天是帝国红茶,哦,这芳香的滋味和恰到好处的浓稠,正是帝国繁荣昌盛的预兆。”

    始终跟着他的保镖罗姆嘴角抽了抽,这种每天例行公事的预言真让他觉得是种煎熬,他现在都能“预言”出下一句了:哦,今天的早点口味丰富的索特拉姆派,这是帝星富饶的映照。

    果然某位大预言师开口了:“哦,今天的早点口味丰富的索特拉姆派,这是帝星富饶的映照!”

    果然一个字都不差,唯一的区别是那富有感情的起伏语调!

    “啊!”那一惊一乍的声音把罗姆吓了一跳,就见大预言师阁下指着早点上比平时多了一点儿的果酱道:“这是家里来客人的征兆!”

    s级的精神力不用预知也能感觉到好么?

    保镖罗姆眼角嘴角一起抽搐着看着荆·萨多走进起居室,恭敬行礼后,向后退了一步,站在了索伊的身后。

    荆·萨多刚一进入索伊的起居室,就不自觉地皱了皱眉,他高强的精神力几乎瞬间觉察到了些许异样,他瞥了一眼微笑看着自己的索伊,将视线落在了索伊餐盘不远处花瓶中的一朵正在盛放,仿佛像鲜血一样艳丽的鲜花上。

    索伊对着管家摆了摆手,看他退下,房间的门自动合拢,面带笑意地招呼到:

    “荆,你来得真早,比我想象的还要迫不及待啊。”他调侃道:“果然你对我昨天提议十分感兴趣对么?”索伊看向自己的保镖兼监视者笑道:“还记得我昨晚的预言么?我们荆的春天已经到来了。”

    荆没说话,又一次被调侃,让他心情多少不太美妙,只是他依旧站在原地,并没有向索伊的方向靠拢。

    “你还真是敏感呀,有趣的孩子。”索伊无奈地指了指花瓶里的鲜花:“它可是很难得我亲手养育出来的品种,今天刚开花,还是罗姆帮我采摘的呢。”

    他话音刚落,身后的保镖就倒在了地上,人事不省。

    荆·萨多瞥了一眼,这才走上前,只是随着他的靠近,那朵鲜花飞快地凋零,化作粉尘。

    “你的个性还真是差,荆。”索伊苦恼地摸了摸自己有些秃顶的头:“这样的个性一定会被那孩子比下去的。”

    他意有所指的话让荆的脸色又沉了沉,这才今天第一次开口:“你到底知道什么?”

    索伊微笑着沉默了片刻,这才开口:“荆,你相信命运么?”不等荆回答:“如果有变数出现,改变了既定命运,让我们这些预言师都无法准确地看到它的轨迹。

    你会怎么做?是依旧按照自己的步调走下去,还是顺应着变数,改变你、帝国、乃至星际的未来。”

    荆表情冷淡依旧,只是嘴角微微上挑:

    “索伊,我从来都不相信命运。”

    索伊却笑了,带着不同以往的嘲弄,那表情就像在说,如果你不相信命运,为什么要站在这里,像你历代的先祖和现在的皇帝一样,站在大预言师的面前,难道不是想要利用我们这一族的特殊能力么?

    “我来到这里只是问你一件事。”荆·看向索伊:“据我所知,索伊家族也是基因进化的家族之一,而你们融合的基因是一种已经灭绝了的星兽。”

    索伊的眼睛微微睁大,他完全没想到荆·萨多会提到这个,而接下来的话,更让他明白,荆了解比自己想象得还要多。

    “索伊之所以每一代都倾全族之力培养一位预言师,就是因为你们的血脉觉醒困难。”

    荆看着他:“我要知道的是,你,作为现今索伊最强的血脉觉醒传承者,对麒麟的记忆有多少!”

    ————

    感谢明日醉芬芳赠送平安符,感谢潘俊任,雨灵北都赠送月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