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麒麟 > 第617章 被虐的母虫X解决吃什么的问题
    金看着下方,如果不是场景不对,他又担心着林麟,看到这种情况大概已经笑出声了。可现在,金表情严肃,不敢有丝毫的放松,就怕林麟一不小心遭遇危险。

    金旁边,洛特就显得淡定多了,他似乎已经确认了什么,不再有半点的紧张,还从光脑里翻出了那本已经不知道被他翻阅了多少遍边《麒麟养育手册》,开始在最后几页加备注。

    白炎兴奋地甩着尾巴,时不时地啧啧出声,显然看戏看得很开心。蚀拼命甩着他的短尾巴,在原地打转,看着小暗吃着的虫翅猛吞口水,它也好想去吃虫子!

    凯恩斯面无表情地扶了扶眼镜,又扶了扶眼镜,只是额头上的青筋暴露了他的情绪,他现在一点儿都不想直到周围这些家伙在想什么,一点儿都不想!

    已经被遗忘的伽蓝待在绿色的膜里,看着远处离谱的战斗,之前的危机感彻底半点儿不剩。

    就连驾驶着机甲被母虫完虐的三个人,此时正站的远远地,实力超出其他学员的他们,并没有轻举妄动,因为已经清晰地感觉到了战场的异样。

    “林麟能压制母虫。”墓灼已经可以确认这一点。

    “的确是这样。”埃布尔·查也认同这个判断。并不是林麟有远超他们几人的实力,而是母虫的实力在面对林麟的时候有着极为明显的削弱。

    如果说之前在他们几人面前的时候,母虫有至少s级的实力的话,那么现在它在面对林麟时候表现出来的实力大概连s-都未必有。

    无论是速度,还是反应力,甚至是判断力都好像被什么所压制。但也正因如此,他们几个才不敢莽撞地上前,也不敢采取其他的行动。

    他们怕一旦出现或是采取什么行动,就会打破林麟所能压制母虫的那种独特气场。

    这种情况,迪亚斯的感受更深一些,在他和林麟交战那一次,他失去“箭”之后,除了白炎带来的压力外,还有一种隐隐的压迫感,就好像有什么隐形的凶兽躲在一旁盯着他流口水一样。

    总之不管怎么说,为了保证战况的稳定,只要林麟没有出现颓势,他们就暂时不会出手,以免导致战况向不可预知的方向发展。

    好吧,事实证明,就算他们不插手,战斗也在持续地向着不可预知的方向发展。

    继小暗吞爪子,嚼翅膀之后,这对不靠谱的主宠已经有了新的目标,将视线落在了母虫的躯干上。

    林麟觉得,既然自己对爪子和翅膀都没兴趣,那应该就只剩下虫肉可以研究研究怎么吃了。

    小暗表示,爪子太硬,翅膀太渣,但只要是林麟不想吃的都可以留给它~

    于是主宠两只一拍即合,继续奋斗,在众学员面前上演了一场与母虫的口粮大战。

    母虫除了拼命的想要吃到林麟,还是是坚定的自身保卫者。小暗和林麟除了顺便不要被母虫碰到,就是努力执行主业,尝试每个部位“另类新鲜食材”,外加讨论能不能吃,该怎么吃,吃完了会不会拉肚子的问题。

    被迫观战的众学员从一开始的紧张激动,到后来的面无表情=_=,再到最后的,有点儿饿怎么破……

    总之没过多久,除了母虫还在锲而不舍地奋斗,不少人的关注点都开始跑偏,实在是按照这个趋势下去,队长妹子不赢都没天理,那只母虫的身上都要被那个不明生物抓成筛子了!

    母虫也没想到情况会变成这样,明明它才是捕猎者,可在真正面对那个存在的时候,竟然连自己本身的力量都无法使用!可它又不甘心就此召唤其他虫族,因为它能感觉到,如果是其他哪怕是再低等的虫族,一旦吞噬了这只幼崽,就会成为超越它的存在!

    因为这个原因,之前它宁可失去了周边几个星系的虫巢,都没有让它们全力追击。母虫天生对整个族群的掌控欲让它绝对不允许任何“子民”挑战它的权威。

    所以即便落了下风,它依旧在拼命地想办法独自杀掉这只幼崽。

    其实林麟也很纠结,小暗的体型相对这只虫子还是太小了,虫子又太皮糙肉厚,直接灭掉这只虫子还真需要花费点儿时间。

    她可以选择上机甲,可是墓灼他们几个都被母虫打飞了,她上机架大概也没多大用,而且还没办法随时给小暗“充能”也不好“消失”。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通过小暗的不懈努力,林麟发现只要是脱离母虫身体的部分,无论是爪子翅膀还是虫肉,她都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万一要是真的把虫子干掉了,那是不是就真的吃不到她想要吃的了?

    林麟吸了吸鼻子吞了口口水,明明什么味道都闻不到,可她就是觉得现在那只活蹦乱跳的母虫很好吃。能看不能吃什么的最糟糕了!尤其是这种食欲让她觉得异常的饥饿,就连她抽空吃营养剂都觉得压不下这种食欲。

    一直观战的学员们:“……”战宠边打架边吃虫子就算了,喂喂,队长妹子,你竟然还吃营养剂,心多大才能这么干!

    也许是受伤越来越重让母虫无法忍受,也许是同样看得到吃不到的怨念让它激动,总之伤痕累累的母虫,突然煽动着翅膀,张开嘴,一种墨绿色的液体被它从口器里吐了出来,眨眼间,那诡异的粘液已经化作绿色的丝,向林麟的方向探来。

    林麟感觉到些许危机,让小暗后退,顺便收起已经看起来让人不太有胃口的绿色营养剂。

    而那种“丝线”并没有能真正靠近林麟,它只是扩散到一定区域就停下来,开始向母虫的身上包裹,又飞快地收缩,竟缠绕成了一只绿色的茧。

    林麟呆,这是要在孵化一次的意思么?事实证明她猜对了,不过几秒钟的时间,那绿色的茧竟然被从里面剖开,完好无损的母虫从里面撕裂了茧,破壳而出。

    也许不仅是完好无损,它似乎是进化了,已经不是之前那种绿色蝴蝶的无害模样!

    它那之前战斗略显碍事的翅膀小了不止一圈,倒是那些爪子变得更大,更锋利,甚至有些像迅猛虫,就连口器也改变了形状,多了突出的獠牙!

    林麟皱着眉,看到母虫的新造型一点儿都开心不起来,不是因为母虫看起来比之前能难对付,而是不知道为什么,她隐隐地觉得母虫好像味道比之前差了一点儿。

    她看了眼又看了看母虫和它蜕掉的茧。

    等等,也许自己想吃的根本不是母虫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