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麒麟 > 第635章 轻易解除的麻烦X到林麟画风就变X倒霉的1号
    从之前的那些线索,海杀不禁推测,拉斐尔校长极有可能在事情发生之前就知道了些什么。

    也许是比林麟有麒麟血脉和传承更具体的什么事情。

    想到这里,海杀不禁将目光投向了猎狩,作为那个家族的成员,他应该比其他人更清楚关于麒麟的事情。

    感觉到海杀的视线,猎狩抬起头,他此时完全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看得海杀有些莫名其妙。

    猎狩心里苦,却没人可以说,最近不但没有可爱的星兽可以养就算了,星族那帮破坏狂怎么一个个地往外冒!?他刚接到消息,在联邦主星星兽保护协会“总部”的夜拿又踢烂了隔壁邻居的墙壁。洛特也不闲着,带着那对有生以来第一次离开星族的双胞胎到处乱逛(闯祸)。

    据说,为了“保护”林麟,宥十那家伙还要来展示一下存在感(天知道那个路痴要过多少年才能到),作为星兽保护协会副会长,实际上什么破事都要管的倒霉蛋,他现在想吐血的心情都有了。

    不过想到星族那里近来发生的事情,猎狩叹了口气,也怪不得星族担忧林麟的安全,星族那里也不太平。

    海杀看着猎狩变来变去的复杂表情,觉得自己真是闲着没事想太多了,不管外面如何,校长大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好了!刚这么想着,就听到已经不耐烦的拉斐尔·卡美拉说:

    “西里尔先生,作为地位中立和在联邦议会任职的你,和某些人‘过度友好交流’合适么?”

    会场之中一片寂静,新上任的负责人西里尔脸色由红转青,还不等他质问,一道光幕出现在他面前不远处,几张他和卡撒尔元帅‘相谈甚欢’的照片就被放映出来,看到那背景,他的脸色又飞快地由青转白,甚至腿都有些发颤。

    幸运的是,那道光幕出现了瞬间就消失,只来得及让他一人看清。

    “我想你应该明白了。”拉斐尔优雅无害地对着西里尔微笑:“这就是我‘青白’的证据。”

    西里尔背后溢出冷汗,他终于明白连联邦总统都不放在眼里的拉斐尔又怎么可能是他一个小角色能撼动得了的,他不应该得罪这个恶魔的!

    想到那些拉斐尔鬼神莫测,无处不在的异能传言,瞬间觉得,之前敢针对他的自己是脑子出问题了!

    他几秒后才开口,生硬地转移话题:“好吧,既然军部都出示了你,您权利配合军部行动的事实,那么,今天我们讨论下一个话题,关于到达联邦第一军校后比赛问题……”

    在场的其他人面面相觑,都知道很可能是之前闪现的光幕有问题,心痒难耐。可他们和这位刚上任的负责人不同,和拉斐尔有些交集的他们知道这家伙不能惹,原本还想看看热闹,现在看不成了也没关系,西里尔显然有什么把柄在拉斐尔手里,他们回去也好好调查一下,也许能在争霸赛,为自己的学校分杯羹也说不一定。

    拉斐尔这个当事人本人倒是完全没有把这种事情放在心上,他把玩着手里的人偶,想着什么时候再把它送还给林麟,也不知道发现人偶脾气更糟糕了,她会是什么表情。

    嗯,说不定他看中的学生会把这个可成长道具再卖一次,很好,很有自己的风格。

    ****

    此时的林麟还不知道要不了多久,卖掉的道具还会回归,她正坐在壁画面前,一边和壁画聊天,一边吃着点心喝着茶,大概是因为精神力到了a级的缘故,她现在和壁画的交流已经毫无阻碍,能直接听和说了。

    1号坐在她旁边,早就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了。

    喂喂喂,之前那副好像看到自己亲人了的感动模样呢?这么转眼间就变成茶话会聊家常了?

    林麟和麒麟的壁画真的是在聊家常,还是两只吃货在聊家常。

    基本的对话模式,是这样的:

    【幼崽,点心好吃么?】

    林麟点头:“嗯,好吃,你要不要吃点儿?”

    【……】作为壁画状态什么都吃不了的某只表示,幼崽说一句话就内伤。

    林麟也发现了这个问题:“那能在你的嘴边雕刻点儿吃的什么之类的么?”

    【说得对。】

    然后壁画上还真的出现了和林麟一样的点心,上面的“麒麟”一口把点心吞了下去。

    1号:“=_=……”这种脑回路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它不正常,还是眼前的这两只不正常。

    然而这种对话还在继续。

    【幼崽,你觉得外面的世界怎么样?】

    “挺好的。”林麟点了点头:“我有哥哥,还有很多朋友。”她嘀嘀咕咕地把不久前吉拉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然后就好像配合她一样,在壁画上出现数个小人和虫子,展开大战,最后一只小麒麟,一口将虫子吃掉了。

    1号:“=_=……”这里有什么地方可以让自己静一静,壁画,明明你平时的画风不是这样的!我还等着你虐这个家伙呢!为什么会这样!

    迷你龙的爪子抱住头,捶地。

    它当然没意识到,实际上,壁画中的麒麟更像是逗幼崽的长辈,满足林麟各种天马行空的想法。

    而林麟也因为那种难以言诉的亲切感,被包容甚至是被长辈纵容宠溺的感觉让她也觉得自己好像年龄退化了一样,说些幼稚的话,撒娇,做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这是来源于血脉的亲切感和本能,不过结果就……

    在副本待了近两个钟头,半点正事都没说,完全是在做游戏和聊天。

    等到壁画尽量拖延的时间到了,也到了林麟必须战败副本boss,离开副本的时候了。

    还是那个森林。

    副本boss依旧是某只倒霉的龙1号扮演,当它气势汹汹地以本体的巨龙形态,得意地对着林麟喷了一口龙息打算逆袭的时候……早有准备的林麟已经趁着它垂下头喷龙息的瞬间,攀上了它的脖子,然后拿出了那把之前刚威胁过某只的菜刀。

    “别想拿菜刀威胁我!”某只宁死不屈:“现在这玩意根本不可能杀我!你,你别想让我帮你作弊!”

    “别废话浪费时间。”林麟觉得这把菜刀想比1号现在的体型小了点儿,换了一把从星网契约星球淘来的“屠龙的宝剑”:

    “这把也是专门为你买的,快投降,我还要去机械机甲制造区继续比赛呢。”要是被凯恩斯发现出来这么久一定又要被唠叨了,不过还好,以后来这个副本就方便了,她已经拿到钥匙了,以后还可以常来喝茶,好像哪里不太对。

    1号:“=口=……”之前到底是谁在浪费时间,是谁啊!为什么倒霉的总是它!

    ————

    感谢书友1533887940赠送两张月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