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麒麟 > 第698章 “中招”的兰瑟X调查无效
    兰瑟家族的人来得很快,确切说是几个人刚将兰瑟安顿到距离机甲系大门最近的一处落脚点,对方就已经来了。

    他正是第一军校的一名机甲系导师,还是专门负责医疗的专业导师,他听说兰瑟出事,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

    “用过医疗舱了么?”中年导师一进门就询问兰瑟的那几名同伴,同时从空间装备中拿出各种仪器和检测装置。

    “用过了。”一名少年赶忙回答:“没检查出异常。”

    男子点头示意知道了,但谨慎起见,依旧将一只实时检测兰瑟身体数据的检测手环戴在了他的手腕上。片刻之后,兰瑟的手腕上方立刻出现了一道光幕。

    上面的所有数据都是绿色的,显然正如之前的少年所说,兰瑟的身体数据一切正常。但即便如此,此时的他坐在座椅上,依旧是紧蹙眉头显得十分挣扎,就好像在和什么作斗争一样。

    中年男子的表情多少显得有些难看,他又将一种仪器的终端贴附在兰瑟的身体各处。这一次专门检测兰瑟身体中是否又寄生类物种。

    甚至可以说,这绝对是联邦最先进的医疗检测仪器,甚至包含爱丽莎·查最新研究出的关于寄生虫族的检测构件。

    数据依旧一切正常,兰瑟身体内也没有任何对人类会产生影响的寄生类物种。

    检查到这个阶段,中年男子的表情显得凝重了一些,既然确定不是这些身体状况的原因,那么兰瑟此时基本上就可以确定,是精神力或者异能的影响,才造成的他现在的这种状态。

    而这方面的问题,比一般身体方面的问题,乃至寄生物种,检测和解决都要难得多。

    但即便如此,中年男子的动作也没有任何的停顿,之前的仪器依旧在时刻记录兰瑟的数据,而他再次将又一种精神力的检测仪器终端,贴在了兰瑟的额头。

    几乎是刚刚做完这些,一道光幕就出现在他的头顶上方,光幕中的数据显得十分的不稳定。

    如果说平时正常状态下的精神力数值是平稳偶尔有轻微的起伏,就像平静偶有波纹的湖面,那么此时兰瑟的精神力波纹,简直就像正在刮着飓风的海面。

    那数据时不时地飙高漂红,又有节奏地回落成绿色,简直诡异极了。

    兰瑟的几名同伴都看到了这一幕,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诡异的精神力状态,既不是正常的精神力状态,也不是精神力崩溃,反而像是……像是精神力的在抽风!

    “默林导师,兰瑟这是怎么了?”

    “他这样有没有事?”

    “严不严重?”

    兰瑟的几名同伴焦急地询问中年男子,而那人却依旧紧蹙着眉头,并没有立刻回答他们,而像是在苦苦思索着什么。

    几人到他不回应,立刻意识到情况有些麻烦,也不再插嘴询问,只是紧张地看着兰瑟,又时不时地看向那位导师。

    就在那位导师思索了几秒钟,突然对他们几人开口道:“你们先离开一下。”

    那几名学员微怔,其实说他们是兰瑟的心腹也不为过,极少出现让他们离开回避的情况,他们有些犹豫地向兰瑟。

    看到兰瑟点头,他们这才担忧地离开,站到了外面。

    当门再次关闭,叫默林的男子这才开始询问兰瑟:“这两天你是不是见到了什么人?比较可疑的人。”

    兰瑟苦笑,一边抵抗脑海中那个叫嚣的声音一边回答:“是。”

    他话音刚落,脑子里那个一直叫嚣要见麒麟大人的小动物,竟然改变了台词,有些恼怒地吼:

    【麒麟大人才不可疑!绝对不可疑,全天下的人类都可疑,大人都不可疑!】然后脑子里就开始重复成了这一句,兰瑟头疼地扶额,真的实在是太吵了!

    几乎与此同时,默林看到了显示兰瑟精神力状况的光幕的“波浪”显而易见地加大了,漂红的不稳定精神力数值再次有所提升。

    很显然,这是一个不能再继续问下去的问题,否则极有可能带来更糟糕的后果,所以默林为了谨慎起见,决定从侧面询问进行调查。

    他迅速地联络了几个手下,让他们做好随时开始调查的准备,之后调出房间控制面板,坐在自动升起的座椅上,让机器人给自己和兰瑟分别上了一杯茶。

    静静等待了几分钟,直到兰瑟之前被他“刺激”飙升的精神力数值回归之前一开始了波浪弧度,这才再次开口:

    “兰瑟,你这两天都去了哪儿?”他看似不经意地喝着茶,余光却时刻注意着显示数据的光幕。

    兰瑟当然明白他的意思,他现在也不敢直接说出林麟的信息,只能竭力忽视脑子里又开始嘟囔【我要见大人!】的噪音,刨除那些无关地点,罗列林麟出现的,和他觉得被影响到的所有可以场所:

    “正常课程、机甲训练课、彩虹之岛、我的住所、上课、机甲系门口。】很显然,他可疑模糊了第一个和第五个地点,就是在暗示默林那两个地点应该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另外四个。他有可能是在那四个地点的任意一个地点中招。

    而这几个地点的共同点十分容易查出,那就是都有那个后勤综合系的女孩,只要默林去查,他绝对可以查出异常。

    兰瑟其实觉得自己说得这么明显其实是有些冒险的,也许会被脑子里那个怪异的声音觉察,再次引起精神力的不稳,然而事实上是,那个声音迟钝得要命,好像根本没懂他透露了什么,只是依旧重复着一开始的那句话。

    和兰瑟一样,听到他那种回答,默林也是十分不安的,他关注着兰瑟的精神力状况,发现依旧是一开始的波浪才稍稍松了口气,迅速将那几个地点发送给了手下们。

    想必用不了几分钟,就能调查出结果,到时候,那几个人只要将这几个地点中可疑的人都找到,他们就可以不再被动了。

    他当然也想过直接询问兰瑟的几名同伴,可又怕得出的结论不够准确,反而误导了他们,于是干脆等在了房间里。

    其实兰瑟的想法也是一样的,虽然他直觉地十分怀疑那个后勤综合系的学员,但他的理智又在告诉他不能被任何表象所误导。

    所以,结果就是,默林和兰瑟两人对坐了近一刻钟,也没有消息传回来。

    事实上,默林的几个手下正焦头烂额中。

    “该死,到底是谁,竟然把一切记录都抹掉了!你们那查到了么?”

    “没有,一点儿线索都没有!”

    “我也是!怎么可能?难道有人入侵了我们第一军校的系统,怎么可能连机甲系学员课程的录像都没有!”

    ————

    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