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麒麟 > 第726章 真·异能学习X异能的传承
    被·天才的林麟现在心情有点儿糟糕,因为她突然又觉得饿了,可连续吃了几只营养剂之后胃已经很饱,但还是觉得饿,这种感觉实在是不舒服极了。

    “林麟,怎么了?”金看到林麟突然变得萎靡起来,立刻走到她身边,一手扶住她,一手轻摸她的额头,紧张的连仪器都忘了使用。

    洛特到达林麟身边的速度差不多,只是表现不同,他一手拿着消食药剂,一手拿着一堆零食,也不知道是要投喂要是要消食。

    凯恩斯看到两人的表现皱了皱眉,智商在线地选择使用了检测仪器,但仪器显示的结果却让他眉头紧蹙。

    林麟的身体数据一切正常,除了消化系统的压力有点儿大以外并没有什么异常。可林麟的精神状态看起来却并不好。

    金也已经反应过来,改成使用精神力检测仪器,显示林麟的精神力波动有些剧烈。而且这种精神力波动正在加剧中。而随着这种加剧,林麟周身的威压越来越重,精神力就像生气的孩子一样,替林麟表达着她的不适。

    林麟并不是第一次给他们这种感觉,上一次还是在吉拉星系吞食母虫之前。

    金还记得,那时候林麟除了威压以外,情绪不是萎靡而是激动,之后主动去找寻母虫。想到她有吞噬性的精神力和异能,金几乎是瞬间就联想到,也许林麟的确是想要进食,只是要食用的并非是食物,而是精神力或者异能。

    他犹豫都没有犹豫,立刻调动了自己已经不应该继续使用的异能。

    林麟立刻感觉到了熟悉的异能波动,赶忙阻止:“金!别用。”

    金等待了半分钟,发现林麟并没有“进食”的意思,这才散去了异能。洛特紧随其后,林麟依旧没反应,凯恩斯特殊被无视,伽蓝被逼迫着也被试用了一下,同样没用。

    缓和了一下,林麟虽然觉得饿得厉害,但理智已经回笼,她又想起来了昨天抓住过的那个狄罗,还有索鲁导师,好像只有他们“好吃”。

    林麟立刻把昨天这段经历说了出来,表示她好像是想要“吃”狄罗和索鲁,可狄罗她交给兰瑟保管了,索鲁导师……她啃不动。

    金摸了摸林麟的头:“林麟放心,我这就把狄罗弄回来。”说着就要离开。

    洛特行动速度差不多。

    凯恩斯扶了扶眼镜,开始思考把索鲁骗来的可能性,怎样让对方失去战斗力。

    伽蓝一边开启闺蜜模式,一边开启一部星网剧集给林麟看。

    林麟一边萎靡地留着口水一边看着片头表示抗议:“伽蓝你干什么给我看《舌尖上的星际》。”更饿了有没有。

    伽蓝表示:“反正他们都去给你找口粮了,你看完之后吃起来会更好吃。”

    林麟:=_=虽然很有道理,可是吃前大概就被馋死了!

    全然没有一个人对林麟的诡异“食谱”表示任何的异议……习惯了。

    不过金和洛特还没来得及出门给林麟觅食,食物就自动送上门了,虽然用林麟的话说,是啃不动的索鲁导师。

    索鲁没想到自己这么受欢迎,不过他也没时间废话,见到林麟赶忙就说:

    “快跟我走,默林那家伙要来抓你。”刚才他还是费了不少力气才把默林甩掉的。

    林麟一边擦着嘴角(的口水),一边走过去,含糊地问:“默林是谁?”

    索鲁导师没在意那几个把自己包围的小子,虽然实力都远超同阶,可他们只要还没进入s阶,就不能把自己怎么样。但他对着林麟有些发憷,这丫头看自己的眼神实在是让他觉得背后凉飕飕的,就好像在盯着他思索怎么吃才好一样。

    如果不是研究出了林麟应该怎样开发异能,又知道她对兰瑟成功施加了恋爱诅咒,他大概早就跑了。

    “换……换个地方,教你异能。”

    等默林来到林麟等人的临时住所的时候,发现早已人去楼空了。

    ****

    其实索鲁连同林麟他们根本没走远,只是征用了附近一所学校的临时居所。索鲁对林麟小伙伴的同行没什么意见,在他看来,有他们在,或许林麟大概能对食欲收敛一点儿。

    但事实上是,旁听的四人正在用光脑彼此联络。

    金:【索鲁的实力很强,没有把握直接取胜,一旦动手,我们需要拖延时间。】

    凯恩斯:【我已经将这栋房子封锁,不过临时建筑强度很低,就算有防护系统,最多只能限制没有准备的s-级异能者0.2秒。】

    洛特:【能拖延1秒。】

    伽蓝:【直接“吃人”真的好么?】不等另外三人的视线落在他身上,某人就已经自动把下半句补全:【不切下来再吃么?】

    金、凯恩斯、洛特:“……”

    他们这边讨论如何留下索鲁……的精神力异能。林麟那头也一边听着索鲁的异能讲解一边流口水流口水,都让索鲁觉得,他是不可多得的大餐了。

    当然在林麟眼中,也差不多了。

    事实上她之所以觉得饿,正是因为昨天吃了甜点狄罗却没有吃饱。

    林麟就像一只被饿了很久的小兽,好久才能吃到一次好吃的(母虫),吃完被唤醒了食欲,然后就发现,没有吃的了,只能继续饿。

    结果偶然又发现了一小块甜点,哪怕这块甜点只有指甲大,可蚊子小也是肉,但吃掉了之后,感觉更饿了。所以今天林麟才会突然觉得萎靡不振,当然她在看到索鲁之后早就精神过来了。

    虽然索鲁没有母虫够吃,但是好像很好吃的样子,林麟继续流口水流口水。

    索鲁尽可能地忽视林麟的视线和威压,耐心地讲解道:“你是不是觉得异能只有在简单单一使用的时候才好用?”

    林麟尽可能地集中注意力,点了点头,的确是这样的,她在使用异能的时候,只下达一个简单的命令很容易成功,如果是复杂的指令就比较难了。

    但祝福和诅咒本身,实际上是由多个指令整合在一起的能力。

    比如治疗,看似是一个命令,实际上却是一种逆恢复,恢复到原来的状态,就要了解每一个细节,包含骨骼肌肉的移动,血管筋脉的修复等等。

    所以在一开始使用的时候并不那么顺利,熟练了之后才开始好转。

    可难道这样不对么?不是要了解每个细节才能成功的诅咒或者祝福么?

    索鲁好像看出了她的疑惑:“了解每一个细节,每一个微小的命令这种精准操作,当然是一种极好的锻炼,但实际上并不是所有辅助类的异能者都有这种详细操控的能力。”

    发现林麟十分疑惑,索鲁换了一个方向解释。

    “异能和精神力不太一样,它的量化方式并不十分精准,所谓的级别划分通常是跟随综合体能和精神系标准进行估算,所以我们换一种方式来形容。”

    他随手从空间装备里拿出两只大小不同的杯子:“人类本身相对自身的异能,就像是一个容器,能装多少异能都取决于人本身。有的杯子大一些,有的小一些。

    但异能的量化,却是跟随着量的多少在估算的。”

    他在小杯子到了半杯水,同样的水倒在大杯子里却只沾满了个平底。

    “打个比方,同样的量都是a级异能,量是一样的,你觉得哪个更好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