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麒麟 > 第753章 腹黑的埃布尔X天真的犹达X放弃机甲?
    意见?犹达当然有意见!他只要看到林麟,就全身上下都不舒服,恨不得把她掐死算不算!

    自从被第一军校保卫处围追堵截和审查之后,为了避免再遭遇怀疑,他尽可能地让自己低调起来,既没有再去找林麟的麻烦,也没有调查她的任何信息,像缩头乌龟一样待在自己的壳里,等待争霸赛的到来。

    可他知道,就算争霸赛开始,他暂时也什么都不能做!他不能被组织怀疑,不能再采取什么不合时宜的行动,但他真的不甘心!

    这几天,每一次想起林麟,想起因为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犹达就觉得怒火中烧。她就像在自己身上下了诅咒,只要遭遇和她相关的事情,就一定会倒霉。

    他想要做些什么,但不行,他必须忍耐,想要反击,却不得不畏首畏尾,这还是他加入反叛军以来第一次,第一次遇到这种愚蠢,弱小的家伙,却什么都不能做,只能避开。

    犹达甚至觉得,如果这样下去,再遇到林麟的时候自己大概可以愤怒到自燃!

    他不想看到她,至少现在不想,但他的假身份是联邦校园争霸赛的临时裁判员,就算再不想见到林麟,却还是要参与到联邦校园争霸赛当中,看那个只要见到就让他全身上下不舒服的家伙参加不能更愚蠢的比赛!

    然而让犹达觉得更不能忍受的是,他明明不想再去关注那个林麟,可愤怒和不甘却让他忍不住想要去观察她,找寻她的弱点。

    自从争霸赛开始,他觉得自己的眼睛就像钉在了林麟的画面上,看着她傻瓜地驾驶着机甲向前狂奔,又白痴的使用那种不知所谓的异能,召唤出不能更可笑的兽,挖出毫无用处的机甲垃圾带走!

    看到这种愚不可及的举动,他简直想要大笑三声,让全星际的人都知道这个女孩的愚蠢!

    可让犹达更气愤的是,他很快就发现,更多的人比林麟还蠢!他们更多的人有的驾驶机甲停留在初始地点挖坑,有的向星球的两极狂奔……

    他不得不强忍着自己想要咒骂的冲动,又把视线落在了林麟所在的画面上,却发现她的人气正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暴涨。

    犹达立刻觉察出了不对,调出之前自己从未关注过的相关信息。

    争霸赛主办方为了把吉拉事件洗白,采取了一些裁判员的建议,采用更公开的观看模式。

    因为公开和透明,整个联邦主星区域的绝大多数民众都将视线投向了这次比赛,犹达看了看人数,争霸赛才开始1个小时,竟然有超过10%的观众关注林麟!

    这怎么行!现在这种情况下,关注林麟的人越多,就越不好下手,她越“出名”就意味着越安全!这对自己的后续计划半点儿益处都没有!

    犹达暴躁地查询者提出这种观看比赛方式的主办方成员,埃布尔·查赫然在列!

    混蛋,叛徒!犹达在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就恨不得立刻上前质问。

    同为反叛军的上层成员,他当然知道这名冒牌货!修看中他更甚于自己!首领更是放心地将他放在了联邦的核心位置!

    最年轻的联邦理事会成员,最年轻有为的联邦议员,他光鲜地活在联邦上层,掌握着一个家族;自己只能执行那些不疼不痒的任务!

    这些他就算再不舒服,都可以放到一边,但有些事情却是不能容忍的!他为什么要插手争霸赛?

    犹达才不相信埃布尔·查这种狡诈的人会做毫无意义的事情!

    想到这些,他第一时间来到了埃布尔身边质问他。

    对方却好像什么都没觉察一样问自己有什么意见?

    犹达强压住怒火,咧开嘴皮笑肉不笑地坐到埃布尔隔壁的座椅上,从服务机器人那里拿过一杯茶,尽可能让自己自然地喝下一口,让自己心中的愤懑和不满不会马上爆发出来,这才压低声音开口:

    “我以为你从来不做多余的事情。”

    埃布尔·查好像听不懂一样疑问地挑眉,就好像在无辜地问,你指什么?

    犹达在心里咒骂,这个演技派的混蛋!怪不得能在联邦混得风生水起!

    “你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他脸上的笑比之前还扭曲:“‘林麟’我想你大概不陌生。”

    埃布尔恍然大悟:“当然。”他坦然地说:“说起来我还挺关注她的。”

    就在犹达惊喜地以为自己抓到了埃布尔·查的尾巴时,却听到他说:“我弟弟很喜欢林麟。”

    在犹达张开嘴不可置信地看向埃布尔时,关心弟弟的好哥哥露出了自家孩子实在很让人操心的无奈表情:

    “但那个笨蛋不知道怎么追求女孩,一开始是不停地做傻事,现在是别扭地想要做圣人。”

    犹达瞪着埃布尔,他要说的根本不是这个!

    可某个卖弟弟糗事从不手软的兄长好像没有看出犹达的意思一样开始向犹达吐苦水,说自己的弟弟是多么的迟钝。

    当犹达终于回过神想要打断的时候,已经又有两名裁判员凑了过来,附和着埃布尔大吐家人的苦水,让他连半句插话的机会都没有。

    犹达瞪着身旁的某人,埃布尔·查这个狡猾的混蛋!他强忍着听着他们无聊至极的谈话,忍了一刻钟也没有停止的趋势,决定暂时离开,之后再找他算账。

    可犹达刚一站起身,埃布尔就暂停了和另两名裁判员的话题,转向他:

    “对了,刚才我们说的那个女孩,我觉得她人不错,你如果真的对她那么感兴趣的话……”

    犹达眯起眼看向埃布尔,而另两名裁判员也好奇地看向他。

    埃布尔充满同伴爱地诚恳建议道:“我建议你追求她。”

    犹达震惊地瞪大了双眼,埃布尔·查这个混蛋在说什么?

    “我知道你很关注她(想宰了她),连她的家人和朋友都十分的在意(想一起宰)。”埃布尔的话成功地吸引了另外两个居家裁判员的注意,看向犹达的目光带着八卦的专注。

    “而且每次看到她之后就再也看不到其他人(恨到想死)。”埃布尔句句实话:“甚至为了她特地跑来做裁判员。”

    “埃布尔·查!”犹达差点儿从位置上跳起来,他的低吼声让周围的几名裁判员侧目。

    埃布尔看向他的目光充满了同情:“抱歉,也许我不应该说这种话,但是你提起那个女孩的时候整个人都不一样了(精力十足地想要杀人),就算你对她的心意有些难以传达,但是我想还是直接表达比较好。

    你要明白,极致的感情也是一种爱。”

    犹达再也听不下去了,在周围人充满好奇的目光下他从位置上跳起来拔腿就跑,甚至在平地上绊了一下。

    轻松打发了来意不善的犹达,微笑着岔开话题把其他人的注意力转移,切开永远是黑的埃布尔·查又继续独自一人悠闲地喝茶,低声说:

    “天真的家伙。”

    ****

    几次的尝试之后,林麟将机甲收回了空间纽,因为她已经发现了比赛的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