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麒麟 > 第763章 棘獾兽X期待
    那只兽又看了眼水中的倒影又叹了口气:“真羡慕冥狼,它们不但长得好看,实力强悍,还有全年都冷冰冰滑溜溜的毛。”

    兰瑟:“……”应该说什么?麒麟?棘獾兽?冥狼?他们都是什么?他的思绪越发的混乱。忍不住又低头看了看已经被自己拍出波纹的水面。

    里面映照出的依旧是那只圆滚滚的兽,只是因为水面的波纹比之前扭曲了不少,让它黑白条纹的脸看起来更可笑了。

    难道自己真的变成了一只兽?兰瑟不可置信地想,谁能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是怎么回事?他想要扶额,可刚抬起爪子,看到上面黑漆漆的泥巴,他实在没有勇气把它拍到脸上……

    也许是看出了他不同以往的举动,另一只兽露出诧异的表情:“你今天真奇怪。”

    “……”兰瑟放下爪子,深吸了几口气,努力平复了一下自己情绪,有些结巴地问:“奇、奇怪?”

    “对啊。”那只兽疑惑地看着他:“要是平时,我说麒麟大人不会喜欢你,你不是破口大骂就是来拍我一爪子了。”

    兰瑟:“……”

    “你是太紧张了吧。”那只兽见他好像呆住了,依旧没什么反应,自以为了解了真相地说:“其实我也挺紧张的。”它抖了抖身上的毛,又在水里照了照自己的脸:

    “我的毛都炸开了。”它指了指脸上不服帖的有些凌乱的黑白条纹:“我的毛怎么都梳不直。”

    兰瑟:“……”饶了他吧!他扭头移开视线,看到的却是自己圆滚滚的身子和长长的尾巴……身体又一次僵住。

    但这一次,另一只兽好像也没心情搭理他了,它好像对自己炸毛的脸十分的担忧,不停地小心翼翼地用爪子沾水,整理毛发,试图让硬邦邦的毛看起来更好看一些,或者至少像平时一样服帖一点儿。

    可惜它的努力失败了,它越紧张,毛炸的越开,最后竖得简直像一根根的钢针,这让它沮丧极了,最后终于自暴自弃地说:

    “算了,反正麒麟大人就算看上你也不会看上我。”它忧伤舔了舔爪背上的毛,看起来沮丧极了。

    兰瑟已经尽可能地让自己平复下来,他这一次清晰地听到了“麒麟”这个词,也想起了家族流传的麒麟的传说和林麟!难道自己现在的情况和林麟有关?想到不久前发生的事情,想到那种几乎想要让人立刻死去的痛苦,兰瑟几乎可以笃定这一点!

    这一定和林麟有关!他不自觉地绷直了身子,想要从那只兽嘴里探听些什么,却不知道怎样开口。

    那只兽这次没有关心他的异常,它好像突然像想起了什么,抬头看了眼恒星的位置:“糟了,时间快到了,兰瑟,我们该回去了!”

    “回去?”回哪?

    “当然是回聚集地!”那只兽已经转身开跑了:“不是说今天麒麟大人可能会来!”

    麒麟会来?兰瑟一惊,难道林麟也在这里?是她让自己变成现在这幅样子的?可他来不及多想,那只兽实在是太快,它已经越跑越远就快消失在视野之中了。

    兰瑟赶忙抬起爪子跟了上去,让他吃惊的是,自己既没有因为使用爪子而感觉吃力,也没有感觉到身体的任何异常,他就好像天生是一只兽一样用四只爪子向前奔跑着,听到耳边呼呼的风声,和自己毛发轻松切断周围野草的沙沙声。

    哪怕前方的兽跑得极快,他都没有跟丢,这种飞驰的感觉让他觉得越来越肆意和自由,随着周围景物的变换,熟悉的味道,陌生的甜香飘入鼻尖,这让他激动起来,心里逐渐被一种期待和欢乐所充满。

    麒麟大人真的来了!兰瑟脑子里只剩下这一个念头,然后他突然停住脚步抬起头,天空中出现一只兽的虚影……

    ****

    “咕噜咕噜。”小暗的咕噜声让林麟又一次睁开眼,她依旧没能联络上那只不知名的兽,心情有些沉重看向小暗,却发现它和金都在盯着兰瑟瞧。

    林麟也看过去,发现兰瑟竟然在笑。

    “他在笑什么?”差点儿重伤不治还能笑出来真是太可怕了!

    金猜测:“也许是做梦了?”

    “咕噜咕噜。”可能是疯了。

    凯恩斯扶了扶眼镜看向这几只永远都不在状况内的家伙:“林麟小姐,看来您认为自己已经又可以休息了?那么接下来……”

    林麟的光脑的提示音连续响起,那持续不断的响声,让她的脸色都变了:“我、我、我……”

    “您可以提前开始完成新的日常学习任务了!”

    “我还有事情要做。”林麟在可怕的威胁下努力争取权益:“我、我还要弄清楚兰瑟到底是怎么了?”怎么都比现在就开始刷日常强!

    见凯恩斯没有答应的意思,林麟表情严肃(快要哭了)地表示:“他出现这种情况一定和我有关,这可能很重要!”

    “您确定?”凯恩斯扶了扶眼镜,眼里满是不信和威胁:“如果您又……”

    “我这次一定认真做!”

    “好吧。”凯恩斯勉强妥协了:“如果您依旧不作为……”他在林麟的眼皮底下划出之前的学习计划,复制成双份:“任务加倍。”

    林麟:“t-t……”她现在可以反悔么?看了眼凯恩斯,她实在没勇气再把这个问题问出口,只能再次闭上眼。

    这次她没有再徒劳地呼唤那只还不知道名字的小兽,而是轻声呼唤:

    【兰瑟!】

    ****

    “谁叫我?”兰瑟站在熙熙攘攘的广场上,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那声音有些熟悉,却莫名地让他心一紧:“你叫我了?”他拍了拍正在向前挤的兽。

    “谁有空叫你!”那只兽不满地回头,他看到它的毛比之前更乱了。

    兰瑟想,这个模样麒麟大人绝对不会看上它的,如果真能在棘獾兽里选陪伴麒麟大人长大的兽,那也会是自己。

    他不自觉地挺了挺胸膛,顺便把挤到自己尾巴的后面的兽用尾巴甩开些,它们要把他的毛也挤乱了。

    等等,他好像忘了什么……

    ————

    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