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麒麟 > 第797章 赛睿的新形象X交流好心累
    又等了一会儿,凯恩斯懒得再去管那只迟迟不出现的口粮,赛睿的事情他已经调查的差不多,再加上星网上的那条讣告,很多事情已经串联到了一起,询问他也没多大意义。

    他不再等待,穿过中厅走进训练室,里面原本的两只“冰雕”已经被洛特解冻。此时两人又惊又怒地看着洛特,在看到他锁骨上的元素标记时,敢怒不敢言地继续龟缩在角落。

    让凯恩斯多少有些意外的是,金虽然也在房间里却正坐在角落里发着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从那两人依旧十分正常没有受到任何刺激的精神状况来看,金并没有对他们展开问询。

    这发现让凯恩斯挑了挑眉,没说什么径直走到那两人面前,扶了扶眼镜,嘴角露出一个不屑嘲讽的笑:

    “两位,如果你们不想遭遇比之前更‘友好’的待遇的话,那么我希望你们好好回答我的每一句话。”

    其中身穿警卫司制服的男人显然无法忍受这种威胁:“你们以为你们是谁?我是警卫司的警督,你们竟然t…啊!你、你……”

    眨眼间,一只炮口悄无声息地抵在了他的眉心。

    “你,你们不能这样?”

    “不能什么?”凯恩斯抬着化作能量炮的左手臂指着男人有些不耐烦地说:“我最讨厌啰嗦的人。”

    刚好在这个时候走进来的伽蓝原本脸色不佳,可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噗嗤笑出了声,被凯恩斯杀气腾腾地瞪了一眼之后举手投降。

    ****

    书房里林麟也想要举手投降了t-t,因为她杯具地发现,凯恩斯把她的光脑锁定之后连资料都查不了了。这里又不是悬浮车上,没有整个星球全面的旅游导航介绍,书房里都是清一色的第4区的特色项目:虚拟竞技书籍,桌面竞技游戏,竞技比赛的全息影片什么的……

    胡乱整理完第4区的资料之后,基本上林麟也词穷了,她又绝对不敢随便编造,凯恩斯要是发现想想都觉得可怕!

    纠结了一下,本想用星网舱,可是安装需要时间。想了想就打算找找酒店里的备用临时光脑。这些东西通常放在公共区域或者卧室,她打算找找看。

    她刚在中厅的位置找了半圈,就听到了自动门的轻响,回头一看,竟然是一个陌生的青年。

    他和金身高差不多,但身体看起来更壮实一些,穿着一身有点儿眼熟的禁欲系制服,但因为身材的缘故就像要撑破了一样。

    露在外面的脸是健康的小麦色,正派端正,看起来很阳光,漆黑的眼睛像在发光,他的头……也真在反光。好亮的光头!

    林麟盯着他光亮的脑壳看了好几秒,却发现对方像是被施了定身咒一样看着自己,堵在了自动门的门口。

    让林麟有点儿囧的场景出现了。

    大概是为了让人使用起来更舒适,卧室区是复古风,门是那种有些古老的自动平开门。这种门看起来感觉非常华贵,自动开关看起来也很帅,但它的缺点也很明显,为了让人走过,它自动关闭配合起来更有气势,这种门过于敏感了。

    一旦遇到这种堵在门口的人,那两扇可怜的门每次自动关闭的时候都在中途卡住又打开,1秒钟之后再重复一遍。

    看着青年闪亮的光头,配合闪亮的大门,林麟觉得眼前的这个青年可以称之为……门神!

    直到那若有似无的熟悉香味飘到了林麟的鼻间,她才知道眼前的这个青年是谁。

    如果说索鲁导师的精神力就像一顿美味的大餐,即便不容易吃到,可偶尔吃到一点儿也能解解馋。狄罗的精神力和异能就像是白粥,有点儿寡淡,但添点儿水也能再多喝两遍。眼前青年的精神力却像是饭后水果甜点,量只有那么一点点,却胜在味道清甜。

    之前她还挺奇怪的,看上去那么非主流的人精神力的味道却格外的好(以貌取精神力),现在看到本人有种原来如此的感觉。

    “原来是你?”

    赛睿像是被惊醒了,又好像还在梦中,他盯着林麟,脸色越来越红,越来越红,在它红的爆炸之前,他终于成功开口了。

    “是、是、是、是……我。”他似乎还想要说什么,张了张嘴,话却像是卡在了喉咙里,把整张脸都憋红了,却没有吐出一个字。

    也不知道他脑补了什么,看了林麟一眼之后就露出了一脸迷茫和自我唾弃的表情,身上的阳光都消失了,整个人的气息好像瞬间变成了躲在阴暗角落里种蘑菇的。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林麟觉得他的光头都不那么闪闪发亮了。林麟=口=着一张脸,不知道该说什么,但觉得好像和自己脱不开关系,她没话找话地问: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眼睛和光头同时闪亮起来,他整个人再次发光:

    “我、我、我叫赛睿,今年22岁,联邦主星13区居民,综合体能b,精神力b,身体健康无不良嗜好,我,我,我的工作之前不太正式,开了一间,一间,(非法)工作室,我,我会马上去找正当工作的!”

    林麟:“=_=?……”她刚才好像只问了名字?

    不知道赛睿又联想到了什么,他又突然情绪低落了几秒,又很快“复活”:

    “那,那个,对,对不起,我不,不应该接那那份工作。以后不会做了,如果知道半个月前接到的业务是找,找你的麻烦,我,我一定不会接的!请原谅我。”

    林麟:“=_=……”什么和什么?

    似乎脑补了林麟还是没有原谅他,赛睿露出一副心如死灰的表情,看向林麟的眼神就像是即将被主人抛弃的忠犬。一边舍不得地凝望,又不得不离开,慢慢向后退……就像自我放逐。

    “=口=……”求别闹,她还没搞清楚剧情,这是什么神展开!

    “林麟小姐,我觉得你比我要更胜任‘问询’的工作。”凯恩斯咬牙切齿的声音出现在了林麟的身后,把她吓了一跳。

    回头就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小伙伴们都聚集在了身后。

    “想必您刚才一定十分专注,才能连我们出现都没发现!”凯恩斯凉飕飕地指着书房:“我想现在的这个时间,您应该是在完成报告,而不是这里游荡和这个赛睿……小子聊家常!”

    ————

    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