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麒麟 > 第810章 树人VS伽蓝X强大还是愚蠢
    “树人”听到伽蓝的话不怒反笑:“勇气可嘉?哈哈哈,你是怕了吧!”

    伽蓝没回答,余光扫过对方的胸前,不知道看到了什么,他微微挑了挑唇角,索性站在原地任凭下方的根啃食他的藤蔓,一副不打算挣扎下去的模样。

    “树人”不知道是觉得伽蓝已经在他的掌控中,绝对逃不出去,还是觉得他的反应有些奇怪,总之他反而放缓了攻击,手指交叠发出“啪、啪”的抽击声像是在恐吓,根系啃食伽蓝脚下藤蔓的速度也慢了一些。

    “啧啧,没想到亚伦家族的继承人这么弱!伽蓝家族的木系异能不过如此。”

    他似乎想要打击伽蓝,却只看到伽蓝无所谓地摊了摊手。

    已经看不出颜色的“脸”愈发地显得狰狞,大概是觉得打击还不够,继续说着:“对了,你只是前任继承人,被家族除名也是因为你太弱了,太给家族丢脸的吧?”

    这种讽刺实在是不够看了,伽蓝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自从跟着金和林麟混之后,他没少被凯恩斯扫到台风尾,每天刷林麟日常的时候,一个不顺心他就会被拎出来给林麟当上一刻钟半小时的反面教材。

    “不要跟着被扫地出门的大少爷学”,“不想要变得和伽蓝一样废柴就要好好训练”,“林麟小姐您的品味难道就和伽蓝一样么?”,“如果您在继续无所事事,想象伽蓝的账户!”

    伽蓝都不得不佩服凯恩斯的词汇量,表达同一件事同一种含义的嘲讽,竟然能几个月都不重样。

    一开始他还小小地惆怅一下,当反面教材次数多了,他早就和林麟一样被训练出了左耳入右耳出的技能,被扫到台风尾的时候两人只要交流一下眼神,就知道今天被刷日常节奏走向,如果当天不幸被凯恩斯添加在日常名单内,他也会老老实实站在原地当个合格的反面教材。

    对比一下眼前不疼不痒的讽刺,听起来还真是……太温和了!

    可树人显然不知道伽蓝在想什么,见他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被刷习惯反应),还以为终于刺激到了这个让他曾经无比嫉妒的天之骄子!

    明明他们是同样的年龄,同样的木系异能者,伽蓝·亚伦在大家族里接受上层社会的教育,挥金如土,他却不被任何人在意,待在边缘星系里靠着异能种植食物为了活命苟延残喘?凭什么亚伦家族被备受追捧,其他的木系异能者就像是不入流的垃圾,低人一等!

    凭什么他们就能高高在上!他明明比这个可笑的,只会躲避的,什么都不会的大少爷要强得多!

    看,伽蓝·亚伦现在不就被自己踩在脚下么?就像是一只随时都可以被踩死的蚂蚁,只要自己想,他就活不过半分钟!

    但这还不够,自己还没有在他的身上找到最想要的东西,他要让伽蓝亲口承认,自己比他要强得多!然后他会一点点地啃掉他的血肉,让他成为自己进化身体的一部分!

    伽蓝终于从神游中回过神,他突然想起来,如果今天解决这个人的时间太长,说不定又会被凯恩斯当做反面教材教育林麟。

    为了让林麟的被刷日常中自己少占据一些篇幅,他不动声色地搓了搓手指,细碎的粉末被屋顶的风轻而易举地吹散,飘到了屋顶的各处被四处蠕动的根系贪婪地吸收。

    “树人”什么都没发现,他正恶狠狠地盯着伽蓝发出了更尖锐的桀桀的笑声,不无恶意地说:“你知道我叫什么?”

    伽蓝扫了眼四周蠕动得越发快速的树根,嘴角带着笑意摇了摇头。

    “我叫亚伦!”他笑得十分张狂,看到伽蓝愣了愣,兴奋地大笑:“这是我给我自己起的名字,听起来怎么样?”他的声音越来越尖利,身体似乎被越拉越长,看起来更加诡异了。

    可伽蓝没有被他可怖的长相吓到,反而认真思索了一下回答:“不得不说,你的品味太差了。”

    树人没想到他会这么回答,愣了愣,然后就是大怒,锋利的树枝再一次刺向伽蓝:“你在蔑视我么?我要杀了你!”

    伽蓝一边躲过又一轮的攻击,一边抽时间抬头四十五度角仰望了一下天空,如果是凯恩斯在大概会说:果然身体都变态的人类,不但脑容量在变小,脑回路也会异于平常。

    说起来自己重头到位应该都没有把他放在心上才对吧,他是怎么得出自己蔑视他的结论的?

    此时的树人异常愤怒,他发现伽蓝竟然依旧能成功躲避他的攻击,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他只是操控那种最普通的藤蔓就能抵挡他的攻击!

    不可能!他是最强的,他明明融合了最可怕攻击力最强的格罗弗草!这是他从亚伦家族的实验室里偷出来的!自从得到它用人类的血肉供养它之后,他已经越来越强了,不但能随意地操纵植物,身体也可以像植物一样可以随时再生!

    他在竞技场从来都没输过!他也不会输给这个废柴大少爷伽蓝·亚伦,他是未来的星际最强的木系异能者!

    树人自己没有发现,他的攻击已经越来越凌乱,变形的巨大双眼已经变成了诡异的墨绿色,他的胸腔更是出现了一个显眼的,拳头大的红色凸起,在墨绿色的根系和枝干中显得格外显眼。

    伽蓝游刃有余地脚踩藤蔓在树根上跳跃,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他现在消耗的异能已经越来越少,当他又一次扫向树人的胸前,笑着说:“时间到了。”

    “噗”那个拳头大的红色圆球突然从树人的胸口脱落,滚落在根系之中。

    树人的身体为之一顿……他竟然不能动了!

    为什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他拼命地想要甩动自己的手臂,却发现身体好像变成了真正的树木,僵硬的无法动弹。

    他想要呼救,喉咙却无法发出任何的声音。

    他瞪大了双眼,却发现视野越来越模糊!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