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麒麟 > 第829章 亚伦的异常X伽蓝再次看到的未来
    警卫司的朱利安已经撤走,星网上也因为牧得的公开道歉民众们欢腾一片。凯恩斯在继续引导舆论,争取尽早将牧得从他现在的位置上踢下去。

    洛特依旧在星网上同林麟的“后宫”贴死磕。

    伽蓝浏览着星网上一条条的关于争霸赛,理事会,警卫司的消息,眉头微蹙。没有关于亚伦家族的消息,一条都没有,这很不对。

    这次警卫司惹出这么大的动静,几乎引发了星网民众的暴动,这种理事会会议重要程度不亚于上次针对联邦总统。

    可作为理事会就极具权威的家族之一,乌列·亚伦作为理事会有实权的高层竟然没有在任何新闻中被提及。甚至连亚伦家族的其他代表都没有被提起过。这只能说明一件事——他们根本没有出现在会议中。

    怎么可能呢?伽蓝了解自己的祖父,更清楚亚伦家族的行事风格。在这种足以影响到理事会上层结构划分的事件中,他绝对不可能不出现才对。

    以亚伦家族在联邦的影响力,哪怕是为了自身利益,他们也会出手。

    想到这里,伽蓝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了在吉拉星系时候“看到”的未来,亚伯·亚伦坐在家族的上手,乌列·亚伦不知所踪,自己充满恐惧地站在亚伯面前,等待惩罚的到来……

    伽蓝的拳头下意识地紧握,那画面在脑海中不断回放,合着现在的异常,就好像在提醒着他,有什么正在发生一样。让他心中的不安感不断地提升,甚至坐立难安。

    心里有个声音好像在不断地提醒着他,必须弄清楚亚伦家族到底发生了什么,这很重要,非常重要!

    伽蓝猛地站起身,惹来凯恩斯和洛特的侧目。

    “我先休息了。”他脸色有些糟糕地打了声招呼,匆匆走向房间,根深蒂固的优雅已经刻在了骨子里,看起来并不显得太过紧张和仓促。

    凯恩斯多盯了两秒,默默地多开启了一个光脑页面,在明日计划中,将“训练林麟小姐走路方式”这个选项后,赘上了伽蓝的名字和“工作时间”。

    只是伽蓝暂时没有心情关注这个,当他回到房间,熟悉地心悸感再次出现,紧接着周身剧痛袭来,视野中的东西变了。

    他的面前不再是酒店房间,反而昏暗寂静,等他的眼睛适应过来,这才看清,这里是一条狭窄的通道,低矮的顶棚,黑暗,闭塞,带着一股难闻的腐臭的味道。

    这里带着隐隐的熟悉感,让伽蓝觉得,自己曾经来过这个地方,可又不对,他应该从未到过这种囚牢。

    囚牢?伽蓝有些奇怪,自己为什么断定这里是囚牢!这是哪里的未来,为什么他会在这里?就像曾经来过一样。

    他蹙着眉,再次环顾四周,直到从远处传来隐约的说话声。

    那声音十分的模糊,让他根本听不分明。伽蓝没有丝毫犹豫,沿着这条昏暗的走道向前走,越向前那声音就越清晰。

    那是两个人在说话,但对话似乎很奇怪,即便还听不分明,却总是以一种完全重复的节奏在进行着,同样的语调,同样的话语,同样的对话方式,就像之前他在星网被林麟解救那一次一样,不停地重放。

    这让伽蓝越发地感觉到诡异,让他觉得有什么东西,在那里等待着自己,也许已经已经等待了很久一样……

    但他没有迟疑,这种看到未来的机会可遇不可求,不管是什么讯息,直觉告诉他,这种反复重复与强调的内容一定非常重要!

    他不再谨慎地前行,而是飞快地向前方跑去,即便这条通道同样像重复地没有尽头,可当他跑了一会儿后,终于可以听清那段对话。

    “你为什么要选择背叛。”

    那个年轻的声音说,这个声音让伽蓝立刻听出了它的主人是谁,可那说话人的语调却让他觉得异常陌生,又让他有些不确定了。

    “让亚伦家族回到最辉煌的时代,站在整个星际的巅峰,不是你们的希望么?”

    伽蓝一边无声的奔跑,一边努力倾听接下来的另一个人的话,可等来的却是长达数秒的沉默。这让伽蓝有些焦虑,这意味着这段未来正在消散,他要不了多久就会离开这里。

    事实上,也就像他担忧的一样,周围的一切有了模糊的迹象,伽蓝不得不再次提速,可他在“未来”中,却像被圈定在了一个范围一样,就算他想要靠近目的地,也无法达成所愿,完全只能靠虚无缥缈的运气。

    “那的确是我们的希望。”另一个声音终于响了起来,让焦躁的伽蓝猛地停下了脚步,惊愕地睁大了双眼,这个声音不会错,可怎么可能是他?这绝对不可能!就在他惊愕的时间里,那声音却再一次响起。

    “但你的决定只会给家族带来灭亡。”这个有些年纪的声音回应道:“你已经死了,你曾经的辉煌已经不在了,就算你活过来了,这也不是你曾经的时代。”

    “原来这就是你背叛我的理由。”那个年轻的声音似乎并不意外,还带着些许的笑意,声音纵容地就像面对不懂事的小辈:“那我们拭目以待。”

    伽蓝知道这番对话已经结束,即便再次开始也是重复的内容,可他在听到那两个人的声音之后,他必须弄清楚那两人到底是谁。

    他的这个念头无比强烈,强烈到好像终于冲破了什么壁障!

    身旁的墙壁好像突然透明起来,伽蓝终于看清了牢笼内外的两个人。

    站在牢笼外的年轻人是亚伯·亚伦。

    成为阶下囚的是乌列·亚伦!

    怎么可能?

    *****

    第二天一早,林麟就感受到了凯恩斯对晚上晚宴的“热情”。

    “林麟小姐您以为所谓的晚宴就是您在宴会前换上一件衣服随便化化妆就可以解决的问题么我认为我教给您的常识并不止这么在我对您悉心教导的时候您都在做什么……”

    凯恩斯一边说教着,一边眼镜闪烁。

    林麟一边苦着脸接受凯恩斯刷日常,一边听着光脑发送资料书目的提示音……

    总觉得凯恩斯的情绪系统升级之后,比以前更可怕了t-t,林麟正想要找同盟,就见到伽蓝脸色难看地走了进来。

    ————

    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