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麒麟 > 第839章 金四人的出场X兰冥与兰瑟
    走在林麟左侧,像骑士一般守护她的银发绿眸的男子最为惹人注目,不仅仅是因为他极为出色的比星网明星还要惹眼的相貌,独特的让人无法忽视的气质,更因为他在吉拉事件,争霸赛赛场的表现,以及a级独立佣兵的身份100%的任务完成度。

    也许a级佣兵团星际中数目不少,但能像他这样以个人获得这个身份的人却再稀少不过,更何况他还是就用短短的几年就成功做到,就更惹人侧目了。

    而“奇怪”的是,在他出现在第二军校以前,明明是有着这样能力和才能的人,却好像没有多大存在感一样游走于联邦,没有被任何势力真正注意和拉拢,这才是最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

    那只有一个解释,这个金绝对不是普通佣兵那么简单!尤其在看到他本人之后,更有种难以形容的感觉可以让人确信这一点,但无论怎样调查,在场众人能查出的金做过的最出格的事情只有——绑架伽蓝·亚伦,不止一次。

    没错,就是现在站在金另一边的那位金发蓝眸的亚伦家族前任继承人。

    根据调查应该是敌对关系的两人,竟然都进入了第二军校,成为了同一学年的学员,加入了同一支队伍,怎么看都觉得匪夷所思!

    而相对金的“过于平凡”,伽蓝·亚伦的情况却显得“丰富”得多,5岁失踪,9岁回到家族成为亚伦家族下任继承人,原因不明地被家族成员排斥,18岁考入联邦第一军校,今年22岁的他突然从第一军校退学,进入第二军校,被家族取消继承人资格并除名。

    他的人生好像就是反复着从天堂到地狱再到天堂的过程,充满了戏剧性,让看客都觉得唏嘘不已。

    可此刻,伽蓝本人却像从来都没有在意那些一样,嘴角带着轻松的浅笑,优雅,淡定,从容,完全符合他曾接受过的教育。

    即便现在处于如此被动的局面,可能随时都原本的家族封杀,未来前途一片黑暗,也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异样和不安。不,或者可以说,在场曾经见过他的人,都能够感觉到伽蓝·亚伦似乎有了某种新的变化,他就像脱胎换骨了一般在脱离了亚伦家族之后仿佛多了一种别的魅力。

    这不是家族的光环赋予的,更像是脱离了某种束缚和约束所带来的隐隐改变。

    如果说以前,见到他的人还能在背后说一句,亚伦家族的废柴大少爷,他获得的一切都因为亚伦家族,那么他已经有所变化的现在,恐怕再也不会有人这样想了。

    而这样的他却站在金的旁边,属于林麟的队伍,那么是不是也意味着什么讯号?

    不等细想,观察他们的人又被林麟另一侧扶眼镜青年吸引了目光。

    如果说这五人中,宴会场众人最熟悉的是谁,毫无疑问是凯恩斯上尉——军部脾气最差的高级机械生命体。

    据说他的事迹充满了波折和戏剧性,属于联邦机密范畴,而且只有上层人士知道,就算军部也多少觉得他有些棘手,属于丢掉怕出事,收下同样令人头痛的麻烦人物,而至今为止也只有林冉一个人获得了他的认同和接受,并认同安排。

    不过根据调查的资料,继林冉之后,他对林麟的态度也十分不同,格外细致(唠叨),更是因此进入了第二军校!事实上,至今为止,也只有联邦第二军校会接收机械生命体学员。

    还有比高级机械生命体上尉跑回去军校读书更奇怪的事情么?更奇怪的是,第二军校没人觉得这件事有问题,现实就是这么让人无力吐槽。

    更让人无语的是,凯恩斯竟然就这么淡定地做林麟的陪读(你们确定是陪读?),还有越来越乐此不疲的趋势……

    这个无解的问题只能放到一边,众人又将目光落在了五人中处于最后位置的冰蓝色短发,灰色眸子的洛特身上,他锁骨上的元素标记让人无法忽视他的身份,星际中最让人顾忌也最神秘的——星族。

    据说他们的基因序列与星兽相似,实力强横,寿命比人类漫长,他们远居自由星域,轻易不离开他们的圣地。

    可这样的星族,竟以保护者的姿态站在林麟不起眼的侧后方,在那个位置随时准备准备应对来自针对林麟的任何方向的袭击,全然不在意其他人的注视和打量,好像他在这里的意义就在于保护。

    一个a+级实力的,据说只要积累的时间足够久,就能自然而然提升到s阶实力,不会被任何人类束缚的星族,竟然是这样一种态度,这不得不更令人深思。

    众人又将目光落回到林麟身上,这种队伍,这种人员配备,就算是那些原本对林麟身份和背景有疑虑,觉得林冉未必是兰冥对手的人都不禁踌躇起来。

    而那些早已对“麒麟”有所猜测和想法的人,更是没办法淡然地待在别墅中。

    现在,不管抱着什么想法的人,都十分期待晚宴的正式的开宴。

    ****

    第3区的另一处,兰家族的主宅中,兰冥阴沉地坐在客厅里,看着脚下已经完全被血液浸染成鲜红色的地毯,他的几步远处,几个人横七竖八地躺在那里,他们的鲜血已经快要流干,身体却还在抽搐。

    几分钟后,有人后走了进来,一入眼,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大人。”来人迅速垂下头恭敬行礼,并没有惊慌,显然习以为常:“晚宴就要正式开始,您要现在就出发么?”

    兰冥靠坐在椅背上,点燃一根烟,吸了一口,答非所问地说:“他们都准备好了?”他问得显然不是争霸赛的选手,而是其他人。

    “是的。”

    兰冥沉吟了片刻,嘴角微微上挑:“我们不急着过去。”他意有所指地说:“去之前,还需要先清理清理家里的老鼠,就当是……”他扫了眼那几具刚刚变成尸体的人:“送还给兰瑟的回礼。”

    说着,兰冥站起身,一股可怕的威压放出,眨眼间领域成型。

    ————

    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