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麒麟 > 第842章 复杂的晚宴X林麟的郁闷
    林麟只是看了两眼浮台上战斗的人几眼,就不感兴趣地移开了视线。

    这是一场再无聊不过的比赛,不是因为那两人实力差,从他们的战斗力看,他们的实力都还不错,至少是综合a级,可他们的战斗方式在林麟看来就有些伤眼了。

    这一来一回的拆招打斗方式,华丽的异能效果,他们是作秀还是打架?深受第二军校战斗理念教育影响的林麟实在是有些看不下去。

    但林麟不知道的是,现在在浮台上“表演”的两人同样很郁闷,他们的出场当然是主办方早就准备好的,但最初的也只是“打得好看一些”这种要求。但在林麟这只第一名的队伍以那么华丽拉风加有病的出场方式出现之后,主办方对他们有了新的要求:一定要打得华丽!

    深受其害的他们不得不在浮台上作秀。

    不过宴会场的一些人似乎也很吃这一套,他们正饶有兴致地看着那两人表演。但更多人的注意力依旧是放在了争霸赛选手的身上,尤其一年级林麟他们这一队伍,可以说是横空出世,惹来的关注更是不必说。

    许多人时刻关注着他们每一个人的一举一动,尤其是林麟,在看到她从战斗的两人身上移开视线那一刻,立刻有人径直向她走来,笑容温和地行礼致意:

    “林麟小姐,您好,我是科林·德,很高兴今晚能在这里遇到您。”

    虽然对方有些唐突,但这种直接的问候方式是不能拒绝的,否则也是失礼,所以林麟在心里迅速对照了一下名录和长相,确认他的所属势力,然后友好地对对方友好微笑了一下。

    值得一说的是,联邦以及帝国的礼仪中,并不支持握手或是吻手礼,这些礼仪通常只在熟悉的人中偶尔使用。说起来这也挺正常的,许多异能防不胜防,就算不接触都可能中招,接触的话就更是危险度加倍。

    而且联邦虽然没有公民等级这种说法,却因为帝国习俗的延续,宴会中的礼仪十分繁复。

    比如过来搭讪的这位科林·德对林麟行的是正式礼仪,那么假如林麟在宴会中的身份比他高,所属势力比对方更强,只需要微笑致意。

    如果相反,就要以同样正式的女性礼仪做出回应。

    简单地说,就是身份决定应对礼仪。这也是凯恩斯对她进行突击式快速培训的原因,不仅仅要背下参宴人员名录,还要知道这些人的背景,这样才能保证礼仪不会出错。

    如果对地位高的人没有使用正式礼仪,就是失礼。如果对地位低的人过于正式,就会成为笑话。

    这种类似的要求多得数不胜数,林麟这几天基本都在凯恩斯的督促,伽蓝的指导下研究这些东西。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用万年时间折腾出来这些东西的萨多帝国真是吃饱了撑的。

    可不管怎么说,这些礼仪确实成为了一条能否进顺利进入上流社会的准绳。

    如果背景不够强横,或者本身的实力不够高,别说参宴名录,宴会前一点儿信息都无法探听到。那么在遭遇陌生人时,很容易陷入尴尬的境地。

    或者可以说,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人前来行礼,本身就是对她最简单直接的一种试探,看她的表现,态度,以及是否有被冒犯的羞恼。

    当然他们也没敢做得太过明显,在大厅的人大都身份不算高,林麟轻而易举地过关。

    但这显然只是开始,这位科林·德先生显然不是来打个招呼就走的,他态度恭敬自然,状似无意地开口:

    “恕我冒昧,林麟小姐好像对外面的比赛不感兴趣?”

    这种无关紧要的问题同样不能其他人代替她回答,但林麟也没打算回答,她又不傻,说不感兴趣就是在得罪主办方和怀疑正看得津津有味的那些人的品位。

    说感兴趣那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也有过于虚伪的嫌疑,虽然这些都不算什么大问题,可一句一个陷阱什么的,真的很令人讨厌。

    更何况凯恩斯还叮嘱过让她“深不可测”。

    林麟牵了牵嘴角看了对方一眼,然后自然地将视线从他的身上移开。

    意思十分明显,我不想回答,你也可以滚蛋了。

    如果是别人做出这种姿态绝对是十足十的傲慢,可林麟的脸做起来,实在是傲慢只占三成,用傲娇更恰当一些。就像十分可爱的小动物觉得你好烦,然后故意背对着人,让你自觉退散。

    科林先是被她的态度弄得一愣,然后不自觉地……笑了。

    凯恩斯:“=_=#……”这就是您的深不可测?如果不是才开宴,他绝对会把林麟塞进休息室再教育!

    金宠溺地看着林麟怎么都觉得可爱。

    伽蓝忍笑中……可以无视他。洛特倒是有上前撵人的打算。

    对方也发现了自己的失态,很快走掉了。

    可正因为他开了头,立刻有更多的人靠近他们,友好地问候他们几人,并表现出明显的好感或是兴趣,开始和他们几人攀谈。

    让林麟郁闷的是,明明他们同金和凯恩斯说话的时候都挺正常的,为什么到她的时候问题就会转变画风变成:“您觉得外面的人打得怎么样?”这种问题。还换一个人问一遍,乐此不疲,是吃错药了么?

    看到林麟努力不把烦躁表现在脸上的郁闷模样,伽蓝几乎要忍不住笑了,他是真的觉得那些人除了来对他们示好外,就是为了看林麟刚才的傲娇表情的。

    ****

    与此同时,楼上的某间休息室中,一只杂毛小动物正站在窗台上,绷直四条腿在原地暴躁跳脚:“我看到幼崽了!为什么我只能待着这里!这和说好的不一样!”

    “没办法。”阿本卡没什么诚意地遗憾道:“我们也没想到宴会厅不让进宠物。”

    “可你们团长出去了!”

    阿本卡爱莫能助地摊了摊手。

    白炎眯了眯眼,一下子从窗台上跳到了地上,向门口跳去,一边别扭地跳一边放狠话:“我要去找幼崽,这次谁敢拦着我,我就咬死他!”

    ————

    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