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麒麟 > 第844章 白炎的领域X标记异能X改变
    灰色的天空下,红褐色的土地上白骨累累,堆积如山,无论到那一处,血腥味腐臭味都缭绕在鼻间,似乎永远都不会散去。

    一只悬浮在空中看不出原本模样的杂毛小兽正用它血红色的眼睛盯着“山”下的某处。

    那里4个人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2个人已经停止了呼吸,1个人身受重伤躺在地上眼中充满恐惧和憎恶地看着正单手捂着肚子上伤口的男子,几乎是在一字一顿艰难地嘶吼:

    “科林……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他说每一个字时都有鲜红的血液从他的嘴里涌出,沿着他的脸流淌到地面上,与那如同半干涸血液般的土地融为一体。

    科林·德微弓着腰捂着伤口,神情却平静极了,丝毫不像是肚子被开了个洞的伤员。他看了看中年男子附近躺倒的两具尸体,语气极为平静地说:“当然是为了活命,你能毫不犹豫地杀了他们,当然也能杀了我。”

    他用空着的一只手指了指自己的肚子,几乎是用调侃的语气说:“我猜对了。”

    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余光始终关注着半空中的兽,即便距离遥远,他也知道在这个领域中发生的任何事情都逃不过它的眼睛。

    那是一只他绝对无法对付的星兽,也是科林·德有生以来第一次碰到的可以使用领域的星兽。

    明明不久前他还在向眼前这位濒死的雇主汇报宴会的情况,这只兽横空出现,不过转眼间就被拉到了这里。然后它通知他们,他们中只能活一个。

    反抗?他们中当然是有人反抗的,哪怕对方能使用领域,但也只是只看起来很弱的小兽不是么。

    可眨眼间那人就被一道白光射中身首分离,他又“恰好”是他们之中最强的a+级综合实力异能者,5个人转眼变成4个。

    既然反抗就是必死,自相残杀还有活下来的可能,那还有什么好说的。接下里无非就是谁先死,谁后死,谁能活到最后的问题。

    值得庆幸的是,他的个人实力是最低的,在这种情况下反而是最值得拉拢的,联合最弱小的对手,干掉相对最强的对手,然后轻松杀掉最弱的,多么理所当然。

    只是他最后动手的速度更快而已。

    看着前雇主也是顶头上司咽下最后一口气,科林转身看向半空中的兽,神情平静,却没有草率地多说一个字。

    “真没想到,活下来的会是你。”白炎的声音带着嘲讽:“人类果然够狡猾。”

    科林没说话,只是看上去显得更恭敬了一些,可下一刻,一道白光向他射来他下意识地想要躲避,可还是忍住了。而下一瞬间,那道月牙形的光刃稍稍拐了个方向,从他的头顶削过,只听“咔嚓”一声脆响,不用看到之后,身后的白骨已经化作两节。

    科林背后溢出冷汗,可以想象假如他刚刚闪避,那么现在被切断的就不是白骨,而是自己的脑袋了。

    “啧。”白炎有些遗憾地轻嗤了一声,降落到他附近。

    眨眼间,天空,土地,白骨都消失不见,他们再次回到了之前的房间,唯一不同的是,5个人中的4人已经从活人变成了死尸。

    科林的心一沉,眼皮止不住地开始跳,这些人身上的伤口除了第一个被直接杀掉的,其他三人他都多少有动手。

    他有种预感,自己的麻烦或许才刚刚开始,而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那只身上丝毫没有沾染上血迹和尘埃的兽一个跃身落在了舒适的沙发上,用看着猎物的眼神,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你是辅助异能。”

    “是。”

    “‘标记’?”

    “是。”

    “详细说一说。”

    “我的异能可以通过接触将异能残留在被‘标记’的人身上,但凡被我标记的人,只要在同一个星球,我就能知道他在哪。”

    一道白光闪过,他捂着肚子伤口的手臂被开了一个口子,鲜血直流,白炎露出獠牙不善地说:“说完整。”

    “是。”科林已经意识到,这只兽也许留下自己的原因根本不是他在几人中获得了“胜利”,而是它原本就有留下他的打算,想到这里,他镇定了一些,也老老实实地回答下去:

    “如果我知道标记对象的基本资料,被标记的人就可以生成姓名牌。”这次他不等白炎询问,就从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一片不起眼的,只有食指长宽的扁牌。

    白炎示意他丢过来,科林苦笑了一下赶忙又说:“这种姓名牌只能在距离我3米范围内存在。”

    白炎抬了抬爪子,科林只能硬着头皮上前,将牌子双手奉到白炎爪边。

    那是看起来极不起眼的小牌子,但上面的内容却有趣极了,正面是姓名,这块上面写的是梅纳德.琼,翻过去看,被面上详细地用小字显示着:【争霸赛宴会场一楼,与人交谈中。】几秒钟后改成了【争霸赛宴会场一楼,试图与林麟接触。】

    白炎咧开嘴看了科林一眼,他立刻解释道:“他接触我认识的人才会显示姓名。”

    “就这样?”白炎危险地问。

    “不止。”为了活命,哪怕这是自己安身立命的异能他也不得不和盘托出:“我的异能适合结合其他异能使用,尤其是诅咒类异能。”

    他解释道:“只要施放诅咒的异能者拿着这块牌子,就能达到和被诅咒者面对面的效果。当然,这和距离也有关,距离拉远,成功率会降低。另外,这种姓名牌异能一天我只能施放三次,每次3小时,3天内,不能在同一个人身上重复使用。”

    白炎用爪子翻动着那块姓名牌,它想到了那只不好用的人偶,如果搭配上这个人的异能或许能对林麟有用……

    阴郁的心情开始转好,它抬起头看向科林·德。

    “你暂时过关了。”白炎傲慢地甩了一下如同棍子般的尾巴,速度快得能隐隐听到风声:“接下来你只要听我的,就能活下去。”

    说着,它突然猛地一个跳跃,跳到了科林的肩膀上,这让对方身体完全僵住,之前的镇定荡然无存,额头掌心瞬间满是细汗。

    白炎不太舒服地换了个姿势,有些嫌弃地说:“走吧。”

    “去……哪?”任谁肩膀上坐着一只沉甸甸的能秒杀自己的兽恐怕都无法淡定。

    白炎垂下尾巴在他的身上重重地一拍:“干掉那些想找麻烦的人。”它充满威胁意味地说:“别告诉我你不知道都有谁。”

    科林知道自己已经上了贼船,可他还能怎么办呢?看着自己还在流血的伤口,至少让他把伤先处理了……

    ****

    一楼的宴会厅,短暂的适应期之后林麟已经完全适应了这里的节奏,她轻松且游刃有余地回答那些必须她回答的问题,其他的麻烦都由金和凯恩斯搞定。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他们有些在意时间,是有什么事情应该发生么?

    ————

    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