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际麒麟 > 第857章 推断?X可怕的兰冥
    林麟很头疼,这根本是不可能任务,明明争霸赛的最终赛题目都还没确定呢!这怎么列计划?

    看到林麟一副,我很说点儿什么但是我真的一点儿都不知道脸,凯恩斯扶了扶眼镜:“哼,林麟小姐!”

    “……”这个语气,这个开场,分明是要开始今天的第一刷的节奏!昨晚上一晚上没睡,求放过!

    也许是林麟看起来实在可怜,更可能是为了避免她中途睡着,凯恩斯难得简短地用5分钟进行了今日第一刷!

    刷完之后,凯恩斯简单自检了一下,很好,和以往一样好用,他的情绪数值回到了最稳定的状态(……),再次切入进入正题。

    “因为您需要保证充分的睡眠,所以我们可以分阶段讨论这个问题。”凯恩斯看着没精打采欲哭无泪的林麟大发慈悲,采用了引导式的提问方式(免得林麟走神):“我们现阶段最需要提防的敌人是谁?”

    林麟没精打采地进行小学生式问答:“兰冥。”好吧,提到这个名字,她的心情又稍稍转好,哥哥的这个死敌倒霉了呢。

    争霸赛晚宴之后兰冥被联邦军部当做嫌疑人带走,据说涉嫌多起违法叛国事件,虽然现在被理事会保释,但他倒霉已经是注定了的。

    想到这,林麟又有点儿奇怪,兰冥为人显然是属于那种宁可错杀100也不放过1个的类型,怎么可能留下尾巴给人抓?这点让她百思不得其解,那些证据是怎么弄到的?

    这么想林麟也这么问了。

    结果凯恩斯用:您终于开始开窍了,总算没有太笨的眼神欣慰地看了她一眼,然后给出了一个答案:

    “兰冥当然不会那么不谨慎,证据当然是伪造的!”

    林麟:“=_=……”既然是造假的能不能表说的这么义正词严……

    凯恩斯开始徐徐善诱:“请您记住,伪造证据也要讲究技巧,必须从对方无法反驳的方向下手!”

    林麟:“……例如?”

    “兰冥的主要罪名是涉嫌叛国和谋杀。”凯恩斯扶了扶眼镜:

    “以前虽然没有证据,但绝大多数人都相信兰冥和反叛军有染,所以即便这次吉拉事件,他把痕迹都擦干净了,但不意味着我们没有动手的方法,比如从弗瑞那边下手。”

    林麟有些奇怪:“弗瑞又不可能作证。”他就算作证也没人信啊。

    “没错。”凯恩斯嘴角轻挑,继续义正词严:“正因为弗瑞不可能作证,所以兰冥的罪名根本无法洗清!”

    林麟:“=口=……”不管真假,洗不清就是真的的意思吧,还真是……刷三观。

    凯恩斯教导道:“兰冥和反叛军有染是真的,近年来又树敌极多,只要有足够的人相信他不是无辜的,或者是足够多的人愿意相信证据是真的,并且继续向下查,总会有新的内容被查出来,或是被造出来。”

    林麟:“=口=……”三观再刷,但她想了想还是有些担心:“既然是造假,会不会被发现,或者被反利用?”把矛头指向他们之类的?

    “我怎么会犯那么愚蠢的错误。”凯恩斯有些不满:“发现和提供证据的人不是我们的人。我们顶多只是推波助澜。”

    林麟:“……”撇的很干净的意思吧。三观被屡次刷新后,林麟很快就淡定接受了(……),兰冥是他们的敌人,而且是不死不休的敌人,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更何况,兰冥他勾结反叛军是事实,第二军校入学考试,以及吉拉的争霸赛都有他的影子,勾结反叛军而言也许他不是联邦上层的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但他绝对是最没有底线的那一个。

    第二军校入学考试时,假如反叛军成功让加美拉星球解体,势必导致整个第二军校重创,卡美拉星系乃至周边星系的动荡。

    吉拉事件带来的后果更是可怕,假如那时候他们联合巡航舰队的行动失败,空间站防护圈瓦解,母虫逃离,寄生虫族在联邦泛滥成灾,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死亡将无法估计。而母虫离开吉拉星系,将再难捕捉,想想都觉得后果十分可怕。

    兰冥连这种事件都参与其中,只要是联邦公民都无法原谅他。

    他在联邦的合作者们,或许都已经后悔了吧。

    ****

    第三区,兰家族,被保释的兰冥刚刚回归。

    即便他暂时获得自由,但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必须留在联邦主星,随时等待联邦军部和联邦警卫司的联合传唤。

    兰冥脸色很难看,他没想到会有那么多指控等着自己,这是一个局,一个恐怕早就已经有所准备的局,一切都指向他。

    “兰冥大人。”刚从别处调来的心腹战战兢兢地将在他被抓捕时间里接收到的信息挑重要的内容汇报给他,无一例外都是坏消息,这在兰冥的意料之中,他再清楚不过那些人落井下石的能力。在自己被人抓住马脚的现在,他们一定会急着和他撇清关系。

    越是这种情况,他越要镇定。

    “兰冥大人,还,还有,理事会的那些大人希望你能尽快联络他们,他们在会议厅等您。”

    会议厅,兰冥坐上自己座椅那一刻,房间的场景瞬间改变,昏暗的灯光下,圆桌周围已经坐满了人,除了已经死亡的前任警卫司总长,其他人都在,只是换了一张嘴脸。

    兰冥扫了一眼,他们脸上的讨好和惊惧不见了,更多的是幸灾乐祸和少许怕被牵扯的忐忑。

    “兰冥,这一次你让我们很失望。”

    “兰冥,这一次我不会再帮你了。”

    “这次保释会是我们的最后一次合作。”

    真是可笑,兰冥带着嘲讽的微笑,静静地听着他们一个个地讨伐他,等待他们说出真正的目的:

    “兰冥,现在你还有一个机会,听说你在13区有一些好用的人……”

    “我们从前的合作还算愉快,所以我们愿意让你平安无事地离开联邦主星。”

    “那些麻烦我们会为你摆平。”

    他还没有输,就来觊觎他的财产,这吃相还真是难看。但兰冥也明白,这些话只是试探,这些人只是在试探他的底线。他们不清楚自己到底拥有多少人,还有多少暗地里的势力,他们在等他急躁,亮出底牌,再选择出卖后狠狠地咬他一口,还是选择明哲保身再次跟在他身后摇尾乞怜。

    兰冥垂着眼,眼眸中的寒芒却越来越胜,他们以为他要是输了,会让他们好好活下去么?真可笑。

    现在他们还有用,等到了争霸赛开始……等到了那个时候……

    “你们的条件我都可以答应。”兰冥没有像他们想象中的那样暴怒反而选择了妥协,这让在场的众人觉得十分地不可思议,这不像是兰冥的决定。

    “但是,我认为我还没到必须退出联邦主星的程度。”兰冥补充了一句,他说出这句话,众人才稍稍放心,他们或是不屑或是饶有兴致地看着兰冥,他们都以为,他是为了留在联邦主星才像他们妥协的。

    太天真了,兰冥脸上带着适时的羞愤:“另外,关于争霸赛,我希望还能按照之前的计划来进行,这对我们都有好处……”

    数分钟后,讨论完毕的众人的满意离去,全息影像消失,兰冥脸上带着的不满,羞愤尽数消失,换上了嗜血的微笑,到了现在他们竟然还敢相信他,真是,不知死活。

    ————

    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