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二章 久别重逢
    世上所有的相遇,也许都是久别重逢。

    五日之后,在郢都城外,阔别三年,她和他,第一次于大江之上久别重逢。可于她而言,已是千山万水,相隔一世,再世轮回。

    芈凰一路从楚庸交界之地选城,凯旋高歌东归,帅领的十万大军沿途分批解散,抵达郢都城外三十里,剩下最后五千凰羽精卫,由惊风,霍刀,欧阳奈,杨尉以及司剑五位千骑统领,各领千人骑兵押解一千庸国俘虏,一同随她准备入京。

    不算绝美的小脸一脸肃然,峨眉英目,一头乌黑如瀑的长发以金环高束在发顶,一身金甲红色披风的芈凰,傲然地端坐于庸国的乌血宝马之上,然后高抬右手作了一个原地待命的手势,身后五位统领见此同样做了一个原地待命的手势,身后五千精卫队见此令行禁止,由前及后勒马列队原地等待。

    楚国的黑凤旗下,芈凰勒马远眺对岸,只见青砖巨石砌成的楚京郢都城廓,矗立在波涛滚滚的大江边上,宛如一艘风雨中飘摇的巨船,令人心忧。

    而此时她不知是因为近乡情切,心底却翻涌着一股波涛暗流。

    “郢都,阔别三年,我,芈凰,终于活着回来了!”

    大江之上,一介白衣公子,腰悬白玉流苏,锦服宽袍御风,谪仙一般驾舟西渡而来。

    在他身后更是千乘之舟,竞相驶来,蔚为壮观。

    五千骑兵中,除了芈凰一个女子还有一个高高壮壮的女子,正是芈凰的女卫司剑,通过三年的军旅生涯,她凭着非同常人的神力在庸国战场上斩敌无数,成为凰羽卫千骑将军中唯一的一个女将军。

    骑在枣红大马上的她,隔江远眺来人,率先大喜地喊道,“公主,是公子到了!”

    惊风,霍刀,欧阳奈,杨尉四位千骑将军闻声也将目光投在江面上驾舟而来的白衣公子身上,暗地里相互交换着眼神。

    杨尉身为资历最老的八大隐卫之一,武功高强,由若敖令尹节选,从小保护子琰,跟在他身边时间最长,所以见到主子十分沉的住气,摸了摸他的八子胡,一招手,骑马准备迎上,“公子到了,我们准备迎接!”

    “是!”

    惊风乃是若敖家族家奴之子,武功最好也最崇拜公子,挥着长戟一脸兴奋地往河岸边迎去。

    一手握着长剑,一手驭着战马的欧阳奈有一丝迟疑地看着前面背对众人的凰羽大将军芈凰,“我们就要回去了吗?”

    而霍刀则是若敖氏中一个偏远的旁支子弟,为了家族利益,凭着高超的刀法成为了子琰的八大隐卫之一,抱着他的斩马刀坐在马上重重地呸了一声,“奶奶的,这军中生活简直是太自在了,太适合我霍刀了,回去岂不又要回去做那见不得人的护卫,不如现在杀敌快哉!”

    司剑闻言,一脸惊讶,大声吆喝道,“喂喂,你们要回去了吗?不跟我们一起回京领赏吗!公主可给我说了,已经给你们各保了千骑将军的军职,还有千枚银币和郢都宅邸的封赏。”

    “奶奶的,剑娘们,我霍刀要啊!谁说不要的啊!好不容易拼死拼活杀人头攒军功,就是为了堂堂正正地活在郢都王城脚下,然后娶一房俏媳妇暖被窝!”霍刀闻言第一个叛变。

    “操,再喊我‘剑’娘们!小心姐姐一剑劈了你!”

    司剑挥舞着大剑劈向霍刀,最恨霍刀这没脸没皮的大粗男人,每次都喊她“剑娘们”,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贱娘们”!

    “哈哈,不喊你剑娘们,难道喊你小娘们,可是你刀哥我看着也不像啊!”霍刀挤媚弄眼地看着块头比一成年男子还壮实的司剑,一边持刀抵挡,一边大笑道。

    “找死!”

    噼里啪啦,交织成一片迅捷的刀光剑影!

    这样的打斗几乎每一日都会在他们的身边发生,只要有这两只在的时候。欧阳奈早就见怪不怪,只是叹息一声,看公子怎么安排吧!

    杨尉最是沉着,公子怎么说他就怎么做,在他看来,保护长公主就等于保护公子,这也是最紧要的任务。没看到公子把他的一等八大隐卫去了四个送给长公主了吗,可见重要的紧。

    三年从军经历,将曾经那个温柔淑丽的女子留在了时光里,选城的风霜雕刻了她的容颜更显立体,裁剪了她的眉眼更显英气。

    如今的芈凰宛如一把封在剑鞘里的锋刃,清雅的声音里多了几分见惯生死的杀伐之气,淡了几分相见欢的喜悦之色。

    眼见接应的战船即将靠岸,芈凰高举手中的御赐龙泉宝剑,运含内力沉声命道,声传全军,一字一句清晰无比。

    “全军就地整顿马匹,准备御马上船!”

    “是!——”

    五千凰羽卫同时领命翻身下马。

    动作整齐划一,声震万里河山,江涛为之澎湃。

    有战船上来迎接的军士见到这样声势赫赫的军容不禁肃然骄傲,“我们楚国已经好多年没有见到这么雄壮威武的军容!”

    “真是壮哉!”

    一袭武服轻袍身披棕色熊皮披风的青年男子站在一艘船头,撑着桅杆满脸扼惋,“我叶相如怎么就没有机会也去会会那庸国蛮子,一定也打的他们呜呼哀哉,直喊道要回去!哈哈,岂不快哉!”

    站在偏舟上的若敖子琰,近乎贪恋地望着岸边金甲赫赫的女子,想起她的美丽,她的刻板,还有她的坚韧,又想起了那句先秦佳句,“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于是横笛吹奏一曲《蒹葭》。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ji)。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chi)。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si)。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zhi)。”

    一曲奏毕,舟将至岸边。

    若敖子琰将玉笛收入宽大的云纹袖袍中,不待舟夫把船靠岸,便提气纵身一跃,跨度之大,离岸还有十丈之远,矫健的身姿宛若飞凤般轻跃浮萍,眨眼间飘然而至大军近前。

    这最后的五千凰羽卫军卒个个都是军功卓越,身经百战的儿郎,见此站在马下纷纷叫好,“好俊的轻功!”

    “那当然,他可是楚国第一公子,若敖氏的嫡长子!”

    “是啊!能选中我们长公主,真有眼光!”

    周遭议论之声,此起彼伏,子琰不闻不见,一步一顿地走近那个记挂了三年的女子。

    已入初秋,绿柳丛荫的大江边,有人白衣轻袍玉带缠腰,若古之名士,风雅卓纶,芝兰玉树,雕颜玉表,微微含笑分花拂叶而来,仰起他清俊雅致的容颜,清声问道,“公主,你平安归来了?”

    平安,才是他对她这三年最大的挂念,可有受伤,受伤了,可有伤好?

    待来人走到近前,一直端坐在俊马上的芈凰才看清眼前负手而立的白衣男子,先是一个乌黑冠玉的发顶,再是一管挺直的鼻梁,一双据说很厚很深情的唇瓣,和那双令人如沐清风的眉眼。

    芈凰微微簇起好看的峨眉,她不知道是什么机缘,让她重回七岁失足落水那天,她不再是前世那个懦弱无能的她。她活了两世,第一世很艰苦,身不由己只能任人宰割;第二世很幸运,幸运有前世的记忆,一切都能重来。

    当一个人的重生改变了历史的轨道,划破了九幽地狱之门,将两个原本没有触碰的前世灵魂,今世放在了一起,一切都变了,失之毫厘,世情就已谬之千里。楚国,曾经的战败国成为如今的战胜国。彼时高高在上的若敖子琰,绝不会出现在此,仰起颈项,亲切地问候那个前世低如尘埃的她一声,是否平安归来。而上一世正准备步入官途大展抱负的他,如今却被她拉进楚国抵抗周边列国之战的泥沼里。

    现在更是成了她这一世的“夫”。

    一切都太不可思议,说出去想必都没有人相信,但是当一切就这样变了,她至今都还分不清是真是梦?冥冥之中,似乎有一股力量,穿越了时空,生死,宿命,将二人紧紧地联系到了一起,促成了这场“天作之媒”。

    “公主?”

    司剑大咧咧地提醒失神的芈凰,众人都看着呢,公子也在看着呢!

    芈凰被叫声惊醒,深深吸了一口气,嘴角终于凝聚汇出一抹浅浅的笑,不管她的重生改变了什么,可是眼前的这个男子眼中无法忽视的那一缕焦急还有担忧都是为了现在的她,征战杀伐了三年的心底最深处不禁唯之一暖。

    缓缓地颔首展颜,“嗯,我平安归来了,多谢公子担忧!”

    虽然受了很多伤,可是还是平安归来了,亦和这三年来每一次的传书问候相同,“这三年,公子可安好?”

    “一切安好!”若敖子琰浅笑着点头,带着一丝自我调侃道,“不过公主可以亲自检查一下,琰是不是终日在家读书,所以胖了?”

    司剑闻言捂嘴大笑,“扑哧!”然后看了一眼满目笑意的子琰和微微着恼的公主,敢笑不敢言,忍的好辛苦。

    但后面跟着的霍刀就毫不客气地放声大笑,“哈哈,公子你也恁心急了!公主媳妇可跑不掉!”

    “要检查也要等我等大军开拔,越过大江回京之后!”军卒们都是粗人闻言纷纷起哄。

    “就是!驸马还是回去和公主慢慢触膝长谈。”

    “哈哈……”

    芈凰一时无语,这男人如此表里不一?为何前世的她就从来没有听说过他有如此不言不恭的一面。难道只是因为重生的她,走进了他今生的生命轨迹里,将两条原本并不相交的平行线渐渐合二为一。

    一切只能这么解释了。

    不然怎么能解释这光怪陆离的一世。

    若敖氏在大楚拥有极大的势力和地位,子琰更是若敖氏的唯一继承人,凰羽卫虽然是芈凰从军三年中训练的一只亲卫队,可是她的五位千骑将军中有四个都是子琰送来的暗卫。嬉笑过后,所有千骑将军很是恭敬的行礼,包括她的女卫司剑,而以杨尉为首的四人行的更是家臣礼,恭敬地道,“属下杨尉,惊风,霍刀,欧阳奈见过公子!”

    子琰素手轻抬,“都起吧!以后你们就是楚国的千骑将军,再不是本公子的暗卫了,保护公主安危,守护楚国安危就是你们的责任。”

    杨尉早就有所预感,所以沉稳不动如山,倒是霍刀和欧阳奈二人一脸喜色,再三叩谢,“属下谨尊公子之命,定会誓死保护公主,守护楚国的每一片疆土!”

    轻轻一颔首,淡淡的眸子扫向一脸不情愿又不吱声的惊风,子琰拨眉问道,“你呢,惊风?”

    惊风紧紧握着他的长戟,在这淡淡的注视下,小声地央求道,“公子,惊风能不能回暗卫营?……”

    站在芈凰身后的欧阳奈劝道,“惊风,难道你忘记了公子马上就要入宫为驸马,到时我们四人虽然不再是暗卫,依然能够时时见到公子,保护公子,岂不是更好?”

    “那惊风不要当千骑将军,惊风要当公主的亲卫!这样就可以天天跟在公子身边。”惊风闻言一脸希冀地望向芈凰请求,“请公主成全。”

    芈凰真是对子琰的魅力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于是点头应允道,“惊风将军对故主一片赤诚,富贵不相移,本公主回宫后定会向父王请命,调你入宫。”

    “谢公主!”惊风高兴地领命站回到了芈凰身后,从此成为凰羽卫的首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