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四章 大军进城
    楚人崇周礼,尊凤凰,自称火神祝融之后。

    每当将士出征,凯旋,皆会于点将台上祭祀天地之后,以美酒相送,相迎。

    楚京郢都巍峨的铜雀门城楼外,有一段伸出平台,即为点将台。台上,黑色为底,火凤描金的楚王旗,旌旗招展,飘荡在城楼的天际之上。

    楚王因身体不适,委任百官之首的令尹子般,率文武百官于点将台上慰劳大军。

    高高的点将台上,侍女捧杯而立,禁军列阵相迎。

    吉时至,钟鼓齐鸣,女乐高奏凯乐,歌者高唱凯歌,巫祝齐跳巫舞,以祭神灵。

    大祭祀登上祭台,净手焚香,奏告天地、宗庙、社稷、岳渎、山川、宫观及在京十里以内神祠,高声宣道,“引献俘。”

    芈凰站在台下,素手微扬,“献!”

    “献!”城楼上,以杨尉为首,五位千骑将军一同打开自己身旁的大木箱,献馘(馘,即作战时杀死的敌人的左耳割下,献俘时作为计功邀赏的凭证。)于祭台之下,交由令尹检阅。

    城楼下,五千凰羽卫闻之,将所带回的一千俘虏捆绑押解在城楼底下,进行献俘之礼。

    然后芈凰三拜天地,跪地向祭台方向奏告,“楚之第九代嫡长女,凰,呈禀吾王,幸不辱命,杀敌十万,俘虏一千,击退庸国二十万大军!”

    身后五千凰羽卫随后同样三拜,跪地向祭台方向奏告,“五千凰羽卫代十万楚国将士呈禀吾王,幸不辱命,杀敌十万,俘虏一千,击退庸国二十万大军!”

    芈凰位列第一,与五位千骑将军,一同解剑再度单膝跪地,领台下五千凰羽卫一同高呼,“吾王万岁!楚国战无不胜!”

    百姓都是淳朴的,只要有一人对他们说,“长公主乃凤凰浴火重生转世而来,得她相佑,楚庸之战大捷,三年大旱丰收。”这些本身就是事实,再加点神异传说,生活在最低层的贫民百姓们就会更加相信,并且口口相传。

    此时的铜雀门城楼之下,早已是人山人海,郢都的百姓几乎全聚于此,翘首以待,只为见一见庸国大战中宛如凤凰转世的长公主。当楚国百姓们闻之如此山倾海啸一般的呼声时,虽还没有见到城头上的女子,却已经激昂澎湃,一同山呼,“吾王万岁!公主千岁!楚国战无不胜!”

    夹杂在万民之中,有两个身披兜帽看不清面貌的女子,相视一笑,说道,“任务已经完成,我们走吧。”

    “嗯,我们快回宫吧,免得被人发现了。”

    二人仿若两条小鱼,逆着人流的方向向着楚王宫方向游去。

    城楼之上,若敖子般领着百官袖手站在点将台上,遥望此五千将士,虽然兵不在多,却军号震天,可比数万军容,亦心生万千豪气。

    他楚国当如此傲视列国群雄,征战天下,一统八百诸侯,登人间至尊之位。

    老而深沉的目光,落在台上赫赫金甲披身,卸剑还朝的女子身上,只见她明眸微沉,容颜肃立,以黑冠利落地束着马尾,不似寻常王室公主,柔弱无萍,反是一脸肃穆英气不输男儿,颇有武王之气。

    不禁心生惜才之心,真是楚之好女;只是想到其子子琰,复又拧眉长叹。

    身后有礼官高声宣道,“令尹代君赐酒。”

    闻声,子般接过酒杯高声宣道,“大王命微臣率百官以琼浆御酒,犒赏嫡长公主及五位千骑将军,五千将士。诸位请饮!”

    百官依言纷纷捧杯长拜高呼,“诸位请饮!”

    侍女齐步婀娜上前,以一双玉手呈上大杯美酒。

    城楼下上万百姓自发高呼,“公主请饮!将士请饮!”

    芈凰双手捧过,也不做那斯文状,大口饮就,须臾倾杯而滴酒未剩。

    五将亦是如此,城楼底下五千将士亦是。

    只见五千军士,上万臣民与她同庆,芈凰心生豪气,飒然大笑,“哈哈!凰,谢父王赐此琼浆御酒以壮我楚军之魂,定为大王粉身碎骨,有如此杯。”话毕,双手掼杯于地,杯碎一地。

    “哈哈,长公主身为女子都能如此,我霍刀一介粗人,怎能不甘脑涂地!”霍刀捋着一脸络腮胡子,捧着酒杯大笑。

    司剑亦是一脸自豪地看着自家主子,“千骑女将司剑誓死效忠公主,效忠大王!粉身碎骨,有如此杯!”

    “惊风誓死效忠公主,效忠楚国,有如此杯!”年轻坚定的目光却是穿过令尹身后,落在一身玄色少师官服的子琰身上。

    “杨尉誓死效忠楚国!”

    “我欧阳奈也是!”

    “凰羽卫誓死效忠楚国!”

    只见五将及五千将士一同发誓效忠,齐齐大力掼杯于地,五千杯盏同碎于地,“哗啦啦”的破碎声响彻云霄,豪气干天。

    百官齐齐见之,皆为之肃容。

    百姓齐齐见之,皆为之自豪。

    此真乃楚国之雄师,若有百万,定能扬我楚国之威名。

    “哈哈!壮哉!公主真乃我楚国宗室表率,巾帼不让须眉!”子般缓缓抚着额下青须,满意地扫视而过嫡子培养出来的凰羽四将,都已位至千骑将军。

    “很好,很好……”

    连道了数声的若敖子般,高兴地抚掌大笑,为自楚国沉寂多年后的一次大捷,为楚国这些新生的济济人才而悦。

    站在高台上的大祭祀,命人一一献上俘获的俘虏,战利品以及车、马、牛、羊,等数以百计的祭品,然后面向宗庙的方向焚香奏告,“庸国之战,每战攻无不克,战无不捷,实乃先祖在天庇佑……愿苍天永佑我大楚,国泰民安。”

    城楼上下,楚国百官,将士,百姓皆齐齐诚心祷告,“愿苍天佑我大楚,国泰民安!……”

    **********

    祭祀完毕,子般领着百官簇拥着芈凰一道走向城楼边。

    若敖子琰夹在百官之中含笑负手而来,有识得他的官员皆纷纷让道,微笑示意让他先行,直到城楼边,他已经站在芈凰的另一边,与其父子般,芈凰三人同登于城楼边上,俯视整个郢都城于脚下。

    城内城外,沿着主城大街,郢都城的府兵沿街把守。

    原本围观喧闹的百姓们在见到那并肩立在城楼上的二人时,城楼上的人雍容含笑向城下的百姓曼步而来,城楼下的百姓见之变纷纷向着城楼涌挤而来。

    希望能近点,再近点,震天的欢呼声,响彻整个郢都内外!

    自穆王病弱以来,数年来少有的极大胜利!

    穆王嫡长女在楚庸大战里。

    一战成名!

    “恭贺嫡长公主大胜还朝!”

    “这一次彻底把庸国群蛮打回老家,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听说长公主在选城打了好多胜战,选城的军民都说公主是我国最尊贵的凤凰,浴火重生,转世归来,是战神公主。”

    还有百姓为台上的另一人欢呼!

    “恭喜驸马!”

    “驸马既是楚国最年轻的少师,又是当朝第一公子!你看就是公主旁边的那个公子!”

    “长的可真俊美!”

    “当然了,那可是我楚国第一贵公子!”

    “有公主和驸马在,我们楚国一定会打赢一场又一场胜战!”

    “楚国中兴有望!”

    身着一身黑云缎玄色少师服的男子长身玉立于金甲霍霍的女子身侧,女子虽不似身旁男子那般清俊无双,却别有英姿无双,仿如天造地设的一对碧人,一起接受着整个郢都城百姓的欢呼和膜拜,然后一同轻轻含笑挥手致礼。

    这一刻,仿佛就是为他们而准备的。

    所有的呼声,仿佛就是他们而呐喊的。

    他们是楚人心中的凤凰。

    眼见,耳听,万民起伏不断的欢呼声,若敖子琰一双剑眉轻挑,转头含笑向芈凰贺道,“琰在此恭喜公主终于得偿所愿,大获全胜,大获民心!”

    “都是托了公子的神机妙算,方能有如今之功!”芈凰不敢居功,其中子琰出了多少力,天知地知她知。

    “琰蒙夸奖,不甚荣幸。”子琰毫不谦虚地当此一赞,含着一丝满意的轻笑伸出一手邀请她同行,“公主,我们进城吧!”

    “是,公子。”一双峨眉微簇的芈凰无奈颔首,这个时时刻刻都记得邀功的男人,微肃的容颜下默默吐槽,其他贤君子遇此夸赞此时不该是谦谦有礼地回上一句“某之才干,当不得公主如此赞喻。”

    可是为何这个男人如此不禁夸?

    双手交叠,子般饶有深意地看着此时二人所立的位置,正是众人簇拥的最前方,于是清声一笑,命道,“长公主及诸位将军抗击庸国大捷而归,开城门,迎大军!”

    有传令官一声声将此话传下去,“庸国大捷!开城门!迎大军!”

    铜雀门,三个高有一丈的大门,闻令同时轰轰然大开,二人比肩而行,若仔细看,子琰还要靠前半步,而芈凰落后半步,二人身后五将紧紧相随,一行人迤逦而步下城楼,汇入进城的大军之中。

    五千凰羽卫浩浩荡荡地齐步上马进城,队如长龙,势如雄剑,在百姓的十里相迎中直入楚京。

    城楼上,百官挤挤,争先恐后,子般却一直静静地负手站在城楼之上,不动声色地观察着二人间的一言一举,还有上下臣民的反应,直至方才真心地抚须一笑。

    芈凰虽为长公主,看来二人之间,还是吾家“雏凤”高胜一筹,掌握全盘主动。

    很好,很好。

    ************

    虽然对于芈凰的凯旋,多年未曾一胜的楚国百姓称赞居多,但也有坐在酒楼里的少数百姓,见离的郢都城的府兵远了,言语上就少了许多顾忌。

    一个商人讲着他得来的可靠消息,“你看大王虽然招了当朝子般之子作驸马,可是对于第一世勋的若敖氏那可相当于送儿入赘皇家,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与商人同桌的朋友却不信,“怎么会呢?你看驸马和公主并驾齐驱走在街上,多么郎才女貌,天造地设,估计再没有这般身份地位才智美貌都这般般配的人。而且你看驸马脸上可没有半点不满之色,还一脸悦色!”

    商人故做高深的摇了摇食指,“这你就不懂了吧,这婚可是驸马自己求来的!”

    “怎么会呢?是个男人都不会求娶公主,而且我是知道驸马可是楚国第一贵公子,又是今年大比的第一人,更是板上钉钉的未来令尹继承人!”这么有才华身份尊贵的男子会自请入宫为驸马,“怎么可能,李兄,你莫不是又在开玩笑?若说大王强行赐婚还有可能!”

    “我当时听到时也不信,可是这事就是千真万确!”

    “不过,你这样一说,驸马的样子的确不像被强迫的。”

    “是啊!谁叫我楚国无公子继承,以后都只能依靠长公主生一个公子来延续王室血脉了。”

    朋友越听越觉得楚国未来堪忧,“也不知以后我们楚国到底是芈姓的还是若敖氏的?”

    “嘘嘘,你想死啊,敢背后议论天家,要杀头的!”商人虽然心里也这样想,可是不敢说。

    “反正总觉得这场联姻,若敖氏这是自己把自己架在火上烤!”

    “嘘!求你快别说了,街上到处都是府兵。”

    ************

    十里长街上,悦翔楼二楼最好的厢房里,一道珠帘半卷,里面坐着楚国最尊贵的公主——吴王妃之女,备受楚王宠爱的三公主,芈昭。

    只见身材娇小的她一身红色的骑马装,脚下蹬着马靴,浑身上下该丰的地方丰,该瘦的地方瘦,显得婀娜动人,只是那敷的雪白娇嫩的面容上此时一片煞白,“芈凰,一定是你这个贱婢逼迫子琰的!”

    身为芈昭从小的陪读,礼部侍郎的嫡女,一袭粉红长裙拽地的王诗语,温婉妩媚的眸子里同样难掩暗暗的失落,一副替她揪心的情状说道,“公主,这婚事难道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吗?”

    “除非芈凰死!”芈昭抬首回道,那狰狞的目光狠狠射在王诗语身上,吓了她一跳。

    “啊!”

    王诗语轻抚着胸口,看来人前优雅高贵的三公主又要在人后动手了,这些年喜欢子琰的女子都因为她没有落到过什么好下场,而她只能把自己那份心思深深藏在心底,绝不能在她面前流露半分。

    “李达!我让你无论给我找什么人,都要给我弄死芈凰。”芈昭高声道。

    一声命令喊出,芈昭身后五步远的角落处,持剑走出一个身材高大英武,身穿禁军铁甲的英武男子,双目沉沉,拱手领命道,“是,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