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六章 后宫之主
    歇息了半日,将近晚饭时分,按照宫里的规矩,芈凰掐着点准备去拜见当今后宫之主,她如今的母妃,吴王妃。

    紫烟宫是后宫里除了朝夕宫以外建筑最奢华的一座宫殿,内部精巧炫丽绝伦,每一处细节都透露着楚王对于妃子的无上宠爱。

    司琴先行一步来到正殿的檐下着守门宫人通传:“请通传,长公主来给吴王妃请安了。”

    芈凰恭敬地等在紫烟宫的大殿内,片刻之后才有一个穿着深灰色棉袍外罩黑色锦缎交领外袍的老嬷嬷,领着四个如花般的侍女出来对她见礼:“奴婢们给公主请安。”

    “刘嬷嬷免礼。”

    刘嬷嬷根本没有弯下腰,芈凰就浅笑有礼地扶住她,同时往她身后的大殿内看了眼温言软语问道,“母妃在殿中吗?我来给她请安,也特地送些选城带回来的特产。”这特产自然是选城满大街都有的,叫司剑随便买的,整个后宫几乎人手一份,就连楚王她也留了一份。

    “在呢。”刘嬷嬷道,也不刻意的多言热络,也没有多少恭敬,阴沉着一张满布皱纹的容颜,起身就引了芈凰进去。

    芈凰早已习以为常,淡定地跟在刘嬷嬷身后,眼中闪过一丝锋芒。

    司琴眼观鼻,鼻观心默默守礼地跟着。

    吴王妃所住的紫烟宫,可谓极尽奢华之能事,想必整个楚国后宫能拿的出手的物件大概都在这座宫里了,就连她身下现在躺的那一张白玉缠金丝王妃榻,据说就是曾经楚王为了弥补他所犯下的种种过错,特意找人从西南运来的一整块白玉雕琢而成,金贵至极,正如她眼下在后宫的地位身份,无人能及。先是孙王后病故,又上无太后压制,楚王还爱她如珠如宝,吴王妃除了没有一个王后的头衔,身分和地位如今都是整个后宫最高,当之无愧的后宫之主。

    芈凰进去的时候,远远地就看到一身着华丽的六尾凤袍的成熟妩媚女子,半倚在金丝王妃玉榻之上,手中拈着一串闪着流光的稀罕紫珠,一脸蜜里藏刀的笑意,和三年前无异,看到她进来了眼皮子才抬了抬,万般慵懒地道,“凰儿,回来了!”

    此人正是吴王妃,女子的样貌保养得宜,从面上看虽算不上绝美,但模样身材都是出挑的,加之又是个见人就笑的主,宫里上上下下都夸赞她娴良淑德,若不是碍于孙侯的权势,又娘家背景着实不丰,恐怕早几年就当上名符其实的王后。

    前世的芈凰就一度好奇,楚王为什么会将这么一个中上之姿的吴王妃看在眼里,要说宫里比她漂亮的年轻妃子多了,可是今世混迹皇家学堂还有将卒之间十余年,她终于明悟,那是吴王妃比自己的母后更会得人心。

    常言道,得人心者得天下,军队中如此,百姓中如此,后宫之中,也是如此,得圣心者得天下。

    “母妃!”

    芈凰一脸含笑地率先迎上前去,比之刚才觐见楚王还多了几分热络,丝毫不在意对方眼中的散漫甚至不在意。

    吴王妃在楚王面前一直声称将芈凰视若己出,但是在她的宫里吗?

    该行的礼一分都不能差。

    芈凰在地上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才听到玉座上的女子状似随意地出声,“凰儿,就别多礼了!嬷嬷给公主看座!在外面可是瘦了,可是吃了好些苦头?”

    “谢王妃!”芈凰又恭敬地再度谢礼,而且没有依言马上就座,反而展开衣袖在原地转了一圈,笑着问道,“母妃,可看凰儿如今是壮了还是瘦了?怎么我感觉如今我的腰身更强壮了!”曾经蠢笨不堪的她,重活一世,也学会了这般如戏子般在杀她的仇人面前演戏,虽然演的不是很好,但是只要她不蠢笨地做绝了,即使是敌人也不会上赶着绝了她的生路。

    司琴也在一旁笑道,“今日,公子也是如此一般让我家公主检查,是胖是瘦呢?呵呵。”

    “一个公主,要那么强壮能有何用?!”吴王妃闻言半嗔半笑地斜支着洁白的额头,躺回她的王妃玉榻上道,“不过如今你父王已为你指婚子般之子,你是胖是瘦都由人家去关心,母妃才不关心。”

    一笑一言,都显得那么随和,好似亲母一般。

    芈凰对着上面半闭着眼正在养神的女子,越发温婉地笑道,“母妃连您也和这没脸没皮的丫头一起打趣人家。”

    刘嬷嬷闻声也笑了一声,不过这笑意多少带着几分阴冷就是了。

    吴王妃随意地摆了摆手,这几日为了芈凰与子琰的婚事,她那嫡亲女儿可是闹了好多回,再听到这事不免多了几分烦心,“好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事大王都作主了,你就安心待嫁吧。”

    “谢母妃开恩!司琴快将我特地为母妃搜罗的选城特产送上。”芈凰热情地张罗着送上选城带回的特产。

    “是,公主。”一包包的不知道是什么的土香菇,灶饼子的土特产被司琴用一个个精美的宫庭玉盒装好盛上。

    刘嬷嬷看都没看上一眼那礼盒就叫人迅速收下,不是特别诚心地开口夸道,“长公主对王妃可真是有‘心’了!”

    吴王妃更是看都没有看一眼,由下面的宫女伺候着尝了一片芙蓉烟云糕,才继续道,“东西叫下头的人送来就是,不用亲自往这里跑一趟。”

    芈凰知道这就是场面上的话,当不得真,笑容可拘的回道,“横竖女儿回了宫也是闲着,礼应过来看看母妃,顺便在母妃身边敬敬教心,以免母妃为儿臣担忧。”

    司琴陪笑道,“依奴婢看公主根本不是来看娘娘,怕是惦记着娘娘这儿厨房里的大厨才是!”

    “就你多嘴。”不过不得不说,吴王妃这里真是什么都好,吃喝用度无一不精良,她的外公再有心,手也伸不进这皇宫大院来,何况这里面还住着一个手眼通天的吴王妃。

    吴王妃眼睛都没有睁开一下,就玉手一挥,“晚膳将至,刘嬷嬷,叫人开席吧!”

    “是!”刘嬷嬷答应着出去准备。

    “母妃,快开席,饿死我了!”

    一袭娇柔的嗓音在殿内幽幽响起,人还在宫院前,声音就已经传到殿内,不待片刻便有一个紫衣华裳玉带飘飘环佩叮当的女子碎步跑了进来。在这紫烟宫甚至后宫里能如此独一份的,自然当属吴王妃的亲女,三公主芈昭。

    一个穿着鹅黄长裙的侍女赶忙上前为她端了一杯新茶递到她手中,只见她刚饮了一口就将整杯茶摔到对方脸上,“贱婢,你想烫死我!”

    “啊!”一声女子的尖叫响彻大殿之上,“我的脸!”

    “你的脸!你还有脸提!如果刚才是本公主喝下这杯茶,岂不也同你一样。”芈昭满脸怒容,趿着马靴的小脚狠狠踢在侍女的胸口,发泄着心中不知名的怒火。

    “公主恕罪!”另一个身穿鹅黄长裙的侍女着急地为她求情,“请饶了秦青这一次吧。”

    “哼,来人!给我把她扔进后花园的玉池里,喂父王的白龙。”芈昭玉手一挥,才懒得多听,两个侍人冲上前来将被踢晕过去的秦青像死鱼一样拖了出去。

    所谓的“白龙”,其实是一条两丈多长,成人男子腿那么粗的大白蛇,相传它是神龙转世,只等蛟龙飞升成龙的一日,就可以载着那一代的大王一道升天,被某位贵族献给前任楚成王,而楚穆王继位后,因为害怕则把它转送给了喜爱珍奇异兽的吴王妃。

    能喜欢蛇这样冷血动物的主人,也必然是个冷血的。

    “公主息怒!公主开恩!……”侍女哭着看着自己的妹妹被拉了出去,“碰碰”地磕头声不绝于耳。

    “救命,姐姐……”

    殿外后花园中,远远传来女子一声尖利的惨叫和绝望的悲呼,啊!——

    “秦青,不要……”

    秦红浑身发抖,一双小手紧紧地抓着身下绒绒的毛毡,牙齿上下打战的声音,几乎所有人都能听到。

    在庸国的千军万马前都没有胆怯过,在无数次生死大战中都没有退缩过的芈凰,此时脸色却惨白如纸,握着茶盏的一双玉手掩在袖中,五指紧握,忍不住微微发抖。

    即使坐在相隔有数十丈远的大殿之中,她还可以清晰地听到那条冰冷的大蛇,用它那长达两丈的巨大身躯,紧紧缠住秦青柔弱的身子,发出那种熟悉的,一截一截勒断人骨的“格-格”之声,令她毛骨悚然,忍不住一次次回忆起前世的悲惨。

    前世的她正是死于这条“白龙”之腹,她被巨蛇如今日的秦青一般死死缠住,无法呼吸,也无法求救,那巨大的蛇躯一点点加力,慢慢从下勒断她的双腿骨,再一点点往上,然后是她一截一截的脊椎骨,身体歪曲无力的她被白蛇拖入冰冷的池水中,只留一个脑袋和双手还在池面之上,求救的视线里出现一双玄黑色锦缎的五尾凤羽官靴一步一步走向池边。

    她本能地伸着双手想向池边之人拼命求救。

    可是她无论如何用力,也只够到那人一片黑色的凤纹袍角,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看也没看她一眼,越过她,越过白龙池,向着不远处身穿一身九尾凤袍的芈昭缓步而去!

    为什么每个人都能如此漠视于她的存在,那生了她却当她不存在的父王,那养了她七年却将她独自抛弃的母后,还有这死前对她毫不在意,仿佛她就是地上一粒尘埃的男人。

    她本应该也是同这殿上的年轻女子一样,锦衣玉食,美婢如云,进出都有大批的参拜追随者,甚至应该比她身份更加尊贵,高高在上为万人所尊敬着。

    为什么命运如此不公,一个在天,一个却在地?

    绝望,痛苦,怨恨,在那一刻将她没顶,铸成这一世长恨。

    那最后的挣扎求救,在无数个夜晚里,已经烙印成了她的一个恶梦,重生一世的她即使如今,依然不敢靠近那条白龙十步之内。

    但是她发誓,重生之年,定将此蛇斩于剑下,碎尸万段,祭奠她前世亡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