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七章 可不可怕?
    “公主,小白估计还饿着呢?这个月它才吃了今天一顿饱的。”平日专职喂养白龙的刘嬷嬷那阴森的女声唤着那突兀地在殿上响起,带起一阵毛骨耸然。

    “秦红,你们如此姐妹情深。”芈昭闻言轻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女子,艳红的唇角微牵起一抹冰冷的笑意,幽幽说道,“不若你也随你妹妹一起去吧!”

    秦红断断续续地答道,“公主……奴婢……只是想您身边能多一个人侍侯……”求救的目光望向殿中唯一的外人——芈凰。

    收到秦红投来那一丝凄凉的求救目光,芈凰手中茶盏紧了又握,握了又紧,没有决定。

    “怎么凰儿又想起七岁那年的旧事了?”

    斜倚在玉榻之上的女人,妩媚的双眼半眯,看着殿下的芈凰,脸色一寸寸发白,那听说用处子之血保养出来的如雪容颜上,一双艳丽的红唇轻掀,宛若一条盘居在榻上修行千年的白蛇,吐着猩红的信子,笑语道,“本宫还记得,小白当年可都还没有碰到凰儿一丝汗毛,当时你就吓的不断呼救……”

    “呵呵……真有那么可怕吗?”吴王妃艳丽的红唇微勾,不以为然地问道。

    真有那么可怕吗?

    如果有一日,她也将玉榻之上的女人扔进白龙池,喂了那条白蛇,然后一点一点生吃活吞入腹,她就知道那有多可怕。

    可怕到她这十一年来,还时常从白蛇吃人的恶梦里惊醒过来。

    而她面对梦里庞然巨物的白蛇,毫无还手之力。

    “呵呵,母妃又不是不知道。芈凰天生胆子小,加之白龙气势威严,又有哪个女子不敬不怕呢!”深吸一口气,又重重吐出,芈凰终于笑着回道,然后优雅地起身走到殿中的茶几边,亲手倒了一杯温度适宜的贡茶向芈昭走去,那笔直的脊背在走到芈昭身边后,特意半驼下来,柔声细语地在她耳边说道,“皇妹,才回来,一口茶都没有喝过。来,快喝一口,也消消气,何必为一个卑微的奴婢费神呢!”说完,如一个最下等的宫女,稳稳轻托着杯底呈到芈昭手边。

    仿佛这个动作已经做过无数回,熟练无比,也稳当无比,绝不会出半点差错。

    芈昭就着芈凰呈上来的贡茶,轻啜一口,润了润嗓子,恩赏一般地看了她一眼,说道,“这杯茶喝了,我这心底才舒服多了。还是大姐伺候的好,这些粗鄙的侍女怎么能同大姐相提并论!”

    “皇妹谬赞了,我就是一个惯会做粗活的命。”芈凰笑地更加卑微恭敬地回道,然后一双在沙场上长年拿剑的手,轻揉地落在芈昭的肩头上,举重若轻,把握好分寸拿捏着,自贱身份轻笑地说道,“皇妹可累了,要不大姐为你捏捏。也检验一下这三年在外,我的手艺可有退步?”

    “嗯,好啊,那你就捏捏。”芈昭闻言轻点了一下臻首,在芈凰的按捏下舒服地轻哼一声,闭着眼睛随意地道,“芈凰,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身为姐妹,嫡庶有别,既不见礼,也不问好,而是直呼其名,还把她当最下等的粗使侍女一样,理所当然。

    “就是今日上午。”芈凰含着腰肢,毫不在意地站在一旁笑着回道。

    “我还以为你后日才回来呢,不然今日我就不和诗雨出宫小聚了,定去迎你了!”不得不说芈凰这手劲拿捏真的是刚刚好,芈昭指了指玉臂,芈凰会意地又把手往下移了移。

    “大军进城有什么好看的。皇妹正好也回来了,我这里还有一份选城特产送你,也不用再多跑一趟你宫里了。”芈凰笑笑,大度地表示理解,这个三妹,从前世到今生都是这样,人人巴结着,且她既然出了宫,宫外十里长街,人山人海,都是迎她的,怎会不知?“秦红,还不快给三公主收起来。”

    “那你就将我这一份收着吧。”芈昭挥挥手,丢给秦红去处理。

    “是,公主。”

    听到这话,如蒙大赦的秦红赶忙起身接过司琴递过来的玉盒,感激地看了她们一眼,然后捧着玉盒,逃命一般碎步奔出这座姹紫嫣红的宫殿,仿佛里面藏着吃人的猛兽。

    姐妹二人打着机锋,闲聊片刻,又有一个宫女进来通传,“禀娘娘,二公主前来问晚安!”

    芈昭舒服地倚在紫貂毛铺就的美人榻上由芈凰半跪在地上,捶着酸软的小腿,闻言柳眉微挑,咦了一声,“今日是什么日子,难得大姐二姐都到齐了,四妹五妹六妹不知道她们过来不?!”说完,挑眉看着脚边的芈凰,趁机发狠地踢了她一下。

    芈凰笑笑没有回应,也没有避开她那双踢来的玉脚,重重挨了一下。

    这种事情前世今生,经历太多,她早已学会了泰然处之。

    “这有什么稀奇的?你在宫外玩耍的时候,只有你二姐晨昏定醒不错的前来问安,本宫念着其他公主还年幼,就暂时免了她们的规矩。”坐在玉座上的吴王妃轻哼一声,一语交带。

    她是后宫之主,所有公主如果还想在宫里安稳待到出嫁之日就得好好恪守,没看到就连芈凰这个嫡长公主都得看她脸色过活。

    母女说话间,一个异常温婉安宁的女子徐徐走了进来,正是同样一身佩绶公主常服的二公主,芈玄,面对高倚在玉榻上的吴王妃恭恭敬敬地如芈凰一样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做足了全套问安礼,“玄儿见过母妃,母妃今日一切可还安好。”

    “哼,一切尚可!”相对于芈凰的不冷不热,吴王妃对她极为轻蔑呤哼一声,连表面功夫都没有,足足跪了大一刻钟才让她起身,而这在她看来已经是天大的恩赐。

    芈凰默不出声地看着,这样的戏码在她未离京前,几乎每天都要上演一遍。

    不是她就是二妹芈玄,当然还有时是这殿上的其他人。

    总之没有什么好多说的,在这紫烟宫中无非就是一处后宫戏,大家都得陪这两位“主”,演的高兴,方才能得其“恩赐”苟活于这深宫广院之中。而吴王妃之所以对二妹特别“关照”,则是因为楚王未登基前就与她山盟海誓,若不是她母后仗着祖父的权势横插一脚,她已然就是王后,可是后来吴王妃没当上王后不说,还让一个小小的宫女先爬了楚王的床,此宫女就是芈玄的娘亲,一生下芈玄就被吴王妃给杖毙了。

    一场宫中小宴就这样以芈昭,吴王妃二的欢声笑语,然后在芈凰的时而附和,和二公主的安静中度过。

    饭后,从殿中走出,隔着高高的宫墙,回望这座楚宫中最奢华的紫殿,芈凰站在朱红色的大门前,长长舒了一口气,方才对着久未见面的二妹问了声好,“二妹,这三年来一切可好?”

    银白的月光照在芈玄只是清秀的面庞上,比在紫烟宫中多了几分笑意和灵动,“多谢大姐关心,玄儿还是老样子。”

    芈凰心领神会地颔首,“老样子就好。”在这楚国后宫里就怕吴王妃想出什么妖蛾子来整你。

    二人仿佛姐妹一般,十分有默契地你一言我一语地边走边聊。

    “近来可还喜欢看什么书?”

    “嗯,正在看伤寒症的书。”

    “可是为了父王的病?”

    “还是大姐最了解我。”

    “所有人中,只有你最关心父王。”

    芈凰立在一片树影下,回首看着身边的二妹,与自己相似的境遇,母妃早逝,在宫中孤苦无依,可是自己若不是重生岂能有“幸”养在王妃膝下,而二妹就不知道是怎么活到现在的,从前世的记忆里,可知二妹以后不仅过的很好,而且还在楚国与庸国之战战败之后,被吴王妃和亲远嫁给庸国皇子为妃,可是谁知后来,这位皇子在庸国却夺位成功,而二妹也水涨船高,成为庸国第一宠妃,果真这皇宫之中都绝非等闲之辈。

    芈玄立在树影之外,淡笑着回应,“我只是想多向大姐学习,虽然不能济世安邦,但至少也能为父王分忧。”

    芈凰同样淡笑着回应,“二妹,真是有心了。”也许正是这样,后来她才会被父王以丰厚的嫁妆远嫁和亲给战胜国的庸国皇子成为宠妃。

    唉,今生对不起了,大姐只能为你另寻一条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