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八章 夜探龙池
    彼时,紫烟宫的大殿中就剩下吴王妃,三公主。

    送芈凰出门,刘嬷嬷回到殿中就语重心长的叹道,“王妃,您今日何必对长公主如此热络。”

    “就是,大姐抢走了我的姻缘,母妃,你快帮我想办法夺回来!”三公主骄纵跋扈的脾气,在无人之时,显露无疑,她对若敖子琰痴恋多年,直等他步入仕途就准备向父王请旨赐婚,可是他现在却要另娶他人。

    三公主的这个脾气着实是叫人头疼,站在窗边的吴王妃忍不住皱眉说道,“昭儿,从小到大,母妃已经教过你无数次了,在这后宫中不仅要讨得你父王的欢心,还要动得运用你的计谋,与人张声叫骂又有何用?”

    芈昭摇着吴王妃的玉臂依然不依,“可是芈凰,那个贱婢,从小到大,旦凡本公主喜欢的,都要抢了去,潘太师的欣赏,父王的期许,现在就连子琰也……母妃,这次无论如何,你都不能让她再抢了我的子琰,不然女儿就不活了!”说完,她就一脸梨花带雨的模样趴在榻几上涕哭,任谁劝说都不听。

    “谁叫你不如她一样本事,能叫人家若敖子琰请旨赐婚,大王念她打赢了庸国,能不答应吗!”吴王妃真是气极,就连她现在都不得不忌惮三分。

    想到七年之前的芈凰,没了孙王后依靠,又外祖远在南疆,孤孤零零,渺小无依,还时常与奴婢同食同住。这样的她,在这后宫之中,若要她死,有不下一千种方法可以让她死的无声无息。于是她特意向楚王请旨将芈凰收在身边,存着好好琢磨一番,顺便找个机会除了的心思。只是入了紫烟宫的芈凰,不仅逆来顺受,还胆小如鼠,畏白龙如蛇妖,屡次试探折磨之后,便渐渐对她毫不在意,只是任芈昭把她当作奴婢一样随意使唤作贱。

    可是四年前,当她突然听说楚王和潘太师都对芈凰学业称赞有嘉时,她不禁又心生危胁,一个整日被她们当作奴婢使唤之人,居然还能有时间学好学问,只是见芈凰自那以后在她面前比往日更加胆小懦弱,才轻易放过了她。不过最后还是命刘嬷嬷寻了一个由头,以违犯宫规的名意狠狠地杖责了她六十大板,差不多要了她半条性命,在破晓殿里足足养了三个月才下地。

    只是没想到此事过后大半年,她居然一个人偷偷跑去楚王那边请命前往选城抗敌。

    一个女子上了战场焉能回来?

    又是公主的身份,说不定还会被敌国掳去做了慰安妇。

    于是日夜在郢都城里等着她身死的消息传来,几次听到她重伤要死,她还高兴地命舞伎乐者载歌起舞相庆,只可惜芈凰实在命硬,居然每次最后都奇迹般地活了下来,真是想想就咬牙切齿。

    如今三年已过,她不仅带领楚军打败了庸军,还全须全尾地活着回来。

    “哼,她还真是命硬!”一身华丽的六尾凤袍的吴王妃,站在花架前,长长的玉甲掐着玉瓶中一枝的倾国牡丹,重重撕下一片红色的千重花瓣,冷哼一声,“堂堂二十万庸军居然连一个弱女子都杀不掉,真是没用。”

    “王妃,芈凰这小蹄子,老奴早就说过了,这丫头不是命硬,是天生骨硬。有这样硬骨之人,必是一大祸害。”身穿灰袍的刘嬷嬷一双苍老的手拢在袖中,那阅尽后宫所有阴暗的灰白眼瞳,瞳孔微缩,缓缓说道。

    “是啊,回来之后居然还如从前一般对我们婢恭屈膝。”

    “如此隐忍,所图必大。”幽幽长叹,吴王妃暗悔过往这十一年,她实在太过自信,致使错过了无数次可以斩草除根的机会,才任这样一棵毒草渐渐壮大至今,“不能让她再攀上若敖氏这棵参天大树,否则若敖和陈家一旦联姻成功,我的昭儿可是一点活路都没有。”

    “母妃,那你就快想想办法杀了芈凰!”芈昭眼中挂着泪痕,再三求道。

    “好了,别哭了。再哭,可要哭坏了母妃最爱的昭儿了。”吴王妃无奈地摇了摇头,心疼地举着帕子为爱女擦拭着眼角滴落的泪水,满眼之中都是慈母的怜爱,只是那艳丽的红唇却勾出一抹冰冷的弧度,冷冷问道,“嬷嬷,大王今晚来吗?”

    “王妃,宫人禀报,大王此时已经去了贤夫人的住处。”

    贤夫人入宫三年,虽然年轻,可是楚王老矣,所以至今无子无女,但是仗着背后有身为左尹的成氏撑腰,近两年时常与她不对付,更是与她最厌恶的芈玄形影不离,好似亲生母女,就连楚王那个老病鬼也常夸赞二人情同母女,又面似姐妹。

    大殿中有一扇窗口正好朝向庭院之中,熟知前堂境况的吴王妃站在窗前,瞥了一眼裙裾翩飞拐了出去的芈凰和芈玄二人,直至紫烟宫宫门落锁,本来和颜悦色的凤眸里才突然闪过一抹锐利的光芒。

    转瞬即逝。

    ***********

    “公主,今晚我们没有带驱蛇的雄黄粉,还是不要靠太近了,以免有危险。”

    深夜里,以白玉岩圈了小半个紫烟宫玉花园的白龙池靠假山一边的山阴处,站了一个高高大大的黑影全身都包裹在黑衣黑面之中,粗矿的女声特意压低声音说道。

    她的身后,另一个清冷的女声随后响起,带着轻微不可察的颤抖还是激动说道,“没事,还有十步远,这孽畜今日已经吃了人,想必还在消化中,暂时不会再出来伤人。”黑色的靴底重重踩了踩脚下雕刻了潜龙在渊图腾的玉石砖身,砖身上有一大团没有完全洗刷干净的干红血迹,没了白日的害怕,此时距离白龙池仅十步之遥的芈凰还算冷静,鼻间轻嗅。

    冷冽的秋风中,她似乎能闻到池中冒出的那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之气,而黑色如墨的龙潭里,盘踞的不是造福苍生的真龙,而是为祸世人的巨兽,潜伏在水底的某个深处,随时准备着给人致命的一击,就像这座看似光鲜亮丽的王宫里,没有人知道这里面究竟隐藏着怎样可怕的刀锋,阴谋,暗害,仇恨,甚至杀戮?

    “让司画准备的东西,你带上了吗?”同样黑衣黑面的芈凰,透过蒙面的黑布露出一双明亮的曼眸,深深看着湖底低声问道。

    “带了。”司剑从腰间挂着的一个布袋里掏出一个玉瓶,还没有递到芈凰手中,这时,就有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向这边而来,不知是巡逻的禁卫无意经过还是谁,二人闻声立即闪身到了假山后,借着一丛芄兰幽草隐藏住身形。

    一个披着黑色披风,帽沿压地极低,看身形较为矮小,似个女子,不过腰间鼓胀着,不知藏了什么东西,只见她走到白龙池边还有三十步远就停住了,然后转到假山另一边,从披风里端出一个铜制的小火盆,还有一叠黄纸,用随身携带的火石缓缓点燃。

    一簇微弱的火苗在铜盆里缓缓烧起,照亮了那个女子特意压低脑袋的面容。

    是她!

    暗处的二人彼此交换着眼神,静静看着女子一面往铜盆中烧着黄纸,一面无声地口中念念有词,不过那被火光照红的容颜如血,仿佛含着一股极大的仇恨。

    “愿你们母女二人不得好死,以慰我妹妹在天之灵。”

    寂静无人的深夜,不妨碍耳聪目明的芈凰听到她这最后一句诅咒,嘴角微勾。

    深深望了幽深如黑潭的湖面最后一眼,女子把地上飘洒的黄纸灰全部用铜盆收拾好,直到白玉的龙池边了无痕迹才重新藏到披风下面,见左右无人,才猫着腰往回走。

    寂静幽深的回廊里,女子悄悄回到后院的宫人院落中,正要推开门,突然背后响起一个阴侧侧的声音。

    “这么晚,你在这里干吗!”

    “啊!刘嬷嬷,我只是睡不着,想出来散一下心……”

    “哼,宫里半夜不许出门。既然犯了宫规,自己去到李妈妈那边领十大板子吧。还有最好别让我发现你有什么异心,否则我的手段你知道的。”一抹红光照着刘嬷嬷满着褶皱的苍老面容上,说完这句就提着一个红色的灯笼,带着两个侍人提着两个超大食盒从她身旁飘过,向着玉花园的白龙池而去。

    “是……刘嬷嬷,奴婢会记住的。”女子低着头,全身颤抖地答道,藏在袖中的双手却紧紧揪着衣袖。

    白龙池边,一个跟在刘嬷嬷身后的中年侍人放下大食盒,突然问道,“嬷嬷,怎么今日就这么轻易放过那个侍女了,今晚的肉骨头可不多。”

    “既然知道不够,怎么不多找点过来,才这么点,怎么够我的小白吃。”一个阴侧侧的眼风飘了过去,刘嬷嬷握着一只长长的铁钳在巨大的食盒里挑挑捡捡,数来数去,都只有四五根带肉的骨头。

    “今天宫里实在是没有多余违犯宫规的宫人了。”中年侍人瑟缩地退后一步回道。

    “哼。”刘嬷嬷夹着食盒里一块最大的骨头丢进黑潭之中,仿佛要见到了心爱的宝贝一般勾出一抹愉悦的阴森笑容,柔声说道,“出来吃吧,我的宝贝。”

    一大根不知是猪骨还是人骨的骨头滴着血带着碎肉被扔进了池中,在湖面上溅起了大片红色的水花。

    原本平静的湖面,因为这一丝血腥味,突然不断冒出气泡,就像烧开了的热水一般,发出“鼓鼓”之声,浓烈的血腥气随之浮出水面,飘散在本就血腥的空气之中,显得更加腥臭,闻之欲呕。一道银白色的水柱冲天而起,向着岸边刚刚说话的侍人张开了血盆大口,刚刚说话的中年侍人还来不及转身逃跑就被它一口咬住大腿。

    “啊——”的一声剧烈惨叫,刺破了原本寂静安详的楚王宫。

    猩红的信子发出“丝丝”的碜人声,长长的尾巴一卷,就把人拖进了水里。

    “吃人啦!白龙吃人啦!”另一个年轻的侍人第一次见到这么恐怖的情景,后知后觉地发出一声大叫,然后不顾脸上飞溅的血沫,转身拼命地飞奔。

    “哼,没用的东西。”刘嬷嬷看着逃跑的小侍人冷哼一声,然后心情愉悦地对着湖面说道,“这次总算吃饱了吧,我的小宝贝。”

    与紫烟宫只有一墙之隔的楚王寝宫内,楚穆王被这声刺破夜空的惨叫从梦中给吓醒。

    “什么声音,这么可怕?”楚穆王坐在牙床上,一头冷汗的问道。

    “现在是午时了,大王,又到了白龙用膳的时间啦……”赵常侍委婉地回道。

    “噢……”楚穆王在赵常侍的服伺下擦拭着头上的冷汗,渐渐平息,可是还是心有余悸地抚着胸口,长长叹道,“真不知道这条白龙什么时候才能飞升,离开寡人的楚宫……”

    赵常侍不敢随意回答,龙乃天上神灵,而自古都是请神容易,送神难!

    紧守本分地站在床边默默替楚王拉上被子,见他再度睡着,才安静地退出寝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