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十三章 飞鸽传书
    本就因为习武,这一世的芈凰比上一世还高了三分,在崇尚娇小柔美的楚国女子中,绝对算是鹤立鸡群的存在,可是面对高了她一个头的若敖子琰,却还是只能仰起尖尖的下颔仰望,既然不想避不想逃,那就单刀直入好了,迂回本就不是她擅长的事情,“芈凰不知何德何能,能得公子如此青睐,且再三相助。”

    明明他们就只是一起读过书的陪读和公主的关系,一起在上书房挑灯夜读书备考的关系,一起受过潘太师夸奖的“好学生”关系,一起躲避过芈昭的关系,最后还一起练过武的关系……当然,后面又有了一起飞鸽传书过的关系,而现在,是定了鸳盟的未婚夫妻的关系。

    说实话,三年前的若敖子琰,她并不了解。

    在她眼中,他就是众陪读公子小姐中的最佼佼者,楚国第一公子,这样的名号可不是谁人都当的起的。而她只是三位年长公主里不起眼还少言寡语的嫡长公主,没有嫡母王后倚靠,外祖父又远在南疆,在这偌大的深宫后院里还不如寻常贵族小姐三分尊贵呢!就连后宫里俏有身份的奴婢都可以轻慢于她。重生的她唯一的一个念头就是无论再苦再累都要努力念书识字,从而改变这多活的一世。

    可以说曾经的若敖子琰,就是她在上书房学堂里奋斗的最高目标。皇天不负有心人,自从得到了潘太师的认可,有了“好学生”这张护身符,她才得以时不时在后宫中活的更好些,还能得到她那病的连关爱子女时间都没有的父王偶尔的眷顾一二。

    而她真正和若敖子琰接触,也就是她离开王宫,远赴选城,这三年间的事情。

    通过那一封封飞鸽传书,她才真正见识到了楚国历代来,最杰出的令尹是如何的颖悟绝伦,足智多谋,他明明身在千里之外的郢都,却能轻易智胜千里之外,比她这个身在选城领着监军挂名的公主,还要了解战场的一局一势,军情战况。若说他的耳目遍布整个选城都毫不夸张,那层出不穷的主意和手段使得她们的大军,一次次击退庸国的大军,甚至后来主动出击庸国军队,将他们赶回庸国,都全赖他背后指导有方。

    如今回想起来,如果这场战事没有他,自己能赢吗?

    在当时,答案显然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就凭就被军中大将所藐视的自己,根本无兵可以驱使,无令可以发号,无策可以对应。

    若敖子琰点点头,可是半天却不说话,只是一遍又一遍地挽着整齐的不能再整齐的云纹滚边大袖,似乎正在斟酌即将出口的一字一句,然后吟吟一笑,“琰虽早知公主有此一问,只是一时间,琰也不知道从何说起,这该如何是好?”

    “啊?!”芈凰错目地看着身边这位一直唯淡定从容而行止不迫的男子,少见地露出一丝尴尬的笑,即使如此也丝毫不损他的谦谦君子之风。

    扣指微弹袖摆,子琰自嘲一笑,“既然理不清,那琰就从最初开始说起吧。”

    被若敖子琰这样一说,芈凰倒也勾起了几分兴致,诚心洗耳躬听,“好。”

    温文尔雅的男声,带着几分回忆,娓娓道来,“琰对公主的第一印象,是公主第一次被潘太师处罚。琰当时看到公主一个人傻傻地顶着一本厚重的《诗经》倚墙罚站,就在想这位长公主真是三位公主里面最笨的一个了,身为陪读的琰是作什么用的?不是就应该这种时候,替公主分忧解答吗?可是这个公主不知也就罢了,这么简单的诗句却只会背而不知其意,死背书有什么用呢?还不是照样被潘太师罚站。”

    把玩着手中的牡丹的芈凰闻言,峨眉微挑,若敖子琰刚刚还说想娶我,原来就是这样?

    “也可能是后来公主找琰第一次借笔记起,那时候长公主明明自尊心很强,却还是低下头来找琰求教。琰当时想了想,这个长公主看来也不算笨的没救。”

    芈凰暗暗捏了一把手中的花枝,有一种想要打断的冲动,却还是不动声色地继续听下去,只是那双越挑越高的峨眉,泄露了几分她此时的心情。

    “公主你借了一次笔记之后,就没有找我借第二次。子琰当时等了好几天,又再三看到你面对潘太师留下的策论,绞尽脑汁。即使如此,公主你也不来找子琰。子琰为此不知为何气闷了多天,最后叫清浦把笔记抄了十数份,给每个同学发了一份。”

    芈凰想想,好像真的有这么件事,原来他那么小小年纪就心胸狭隘。

    哼,枉她一直高看他了。

    “公主,有了这份笔记后,总算通过了潘太师的考核,虽然‘中下’的成绩差强人意,但好歹是过了。自此之后,每每上完课,琰就发笔记,公主可还记得?”

    “嗯,好像你因此有一段时间在背后你被大家称为‘琰笔记’。你每次做的笔记都极好,果然不负此名。”芈凰点了点头夸赞道,如果不是托了他的笔记的福,恐怕这一世还会像上一世一样吊车尾呢!

    子琰总算大慰地展颜一笑,“公主记得就好,不然琰那几年的笔记就白发了。每次给你的那一本都要比其他人的更费心思,考虑到公主总是慢半拍的理解力,琰为此煞费苦心良多。”

    明明很想感激的事情,可是为什么感激不上来?

    碍于这些年居宜形,养宜气的功夫,芈凰浅笑着谢道,“那这些年,真是要多谢公子的‘良苦’用心,不然芈凰岂有今日!”

    “公主莫急,不止这一件呢!”难得不雅地挥了挥衣袖,若敖子琰继续说道,“后来公主熬夜读书备考,是不是每每琰都好巧不巧也在?”

    “明明聪明过人的令尹贵公子,还留下来刻苦读书,存心让我们这些吊车位的学生心生惭愧。”芈凰每每想起那些夜晚,就十分懊丧。

    嫡长公主的身份在这深宫大院活的还不如一个令尹嫡长公子有地位就算了,聪明才智比不过人家也算了,可就连唯一的勤奋刻苦也比不过人家,他的存在,天生就是让她自惭形秽的。要说上书房学堂那些年,芈凰仅有讨厌的几个人中,若敖子琰绝对和芈昭不相伯仲。虽然她一直不想承认,但是私心里老是在想这个男人能不能不要总是这么完美,衬的她就好像一只披着天鹅羽毛的丑小鸭。

    高贵的身份只是表象,愚蠢不堪才是真实。

    所以上一世才会混的那么惨,这一世刚刚重生回来的前几年还是那么惨。

    “是存心还是帮助,公主何不仔细回想一番?”若敖子琰讲了这么久,也适时地卖个关子了,让他的蠢公主自己琢磨一番。

    芈凰闻言又想了想,好像他们每每一起备考,他总能押中潘太师的考题,真是不想佩服都不行,“当时你每每半夜颂读经书,所言皆是潘太师第二日所考范围,我一直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难道你也是重生回来的,不然前世,怎么没有听人说你有这种特异功能。不过这话,芈凰再傻也知道是不能说出来的,否则肯定被人当成妖怪给拖出去关起来。

    若敖子琰摇头叹气一声,果然不能对芈凰抱太高期待,“公主你就不能当作是琰为了帮助公主每次故意押题然后又故意泄题于你!”

    “原来如此!芈凰为此事担心好久,每次都担忧偷了你的考题又被公子发现。”芈凰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轻舒了一口气。

    “那公主为何不找子琰坦白?”

    “那我……我也不是故意偷听的。”芈凰结舌道。

    “我们再来说说你怎么捡到我的那本独门心法《卷云心经》的事?”

    “这个不会也是你故意丢在上书房的藏书阁里的吧?你也太大胆了吧?万一不是我捡到了怎么办?”

    “总算聪明了一回。每日晨起子琰在竹林里练功,又是谁总是藏身在竹林后面的小树林偷偷摸摸地跟着我学武练功?”

    “是我,都是我!行了吧!”随着子琰每一字每一句的提醒,芈凰顿时懊恼不矣,这些年她到底是怎么混过来的?为什么每每回想起来,这重生的日子过的还是如此不堪,母后早逝,外祖远在边疆,头脑不聪明,练功没老师,打战也不会,只能独自隐忍,只能卑微求存,只能暗自偷师,只能日夜刻苦,只能放下尊严求人……

    “说好的真情感动呢?为什么和清浦送来的话本子里的剧情完全不一样。”子琰真心有了一丝抚额的冲动,是号称不世天才的他,表达能力出了问题,还是芈凰真的太迟顿?

    “你说什么,若敖公子?”芈凰曼眸微瞪,一脸不解地侧望着长身玉立,同样愁眉不展的男子,不理解他此时为何语无伦次。

    这件事情真的不能怪芈凰。前世今生没有嫁过人的她,也从来没有喜欢过人,或者有机会被人喜欢。活着,活的更好,将所有仇人手刃刀下,就是她再世重生,支撑她努力至今的最大动力,为了完成这个心愿,她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想那些贵公子小姐们才有闲心的风花雪月。而如果芈凰真的够聪明,就应该像其他重生女一样,紧紧抱住眼前这位未来权倾一国的神级存在,而不是选择隐忍讨好,一次次向她的仇人低下头颅,贱低尊严。

    这样的她,即使重生一世,也没有学会彻底地放弃那点少的可怜的自尊心,来讨好巴结每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