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十九章 青春年少
    叶相如数了数人数,加上还在观马台上和美人一起的赵明,人数刚刚好,“那就我带王诗语,叔敖你带成晴晴,成嘉你带赵明那厮,子琰和芈凰,最后,公输年,你和二公主一对,她最体态轻妙了。”

    孙叔敖摇头,“不好,他们两个没有一个会驭马,怎么比?”

    成嘉的一双柳眉微簇,看了看站在一旁高挑的芈凰,又看了看她身后娇小的芈玄,“况且长公主上过战场,马上实战想必不一般,你把她和子琰放在一起,这两人岂不是赢定了?相如,你确定要把他们分到一起?”

    “我怎么没想到!……”叶相如摸着大头说道,“成嘉,你平日主意多,你说一个分配方法。”

    成嘉的目光在芈凰,子琰,芈玄,公输年四人身上来回,轻声道,“依嘉看,就由长公主带着公输年,子琰带着二公主,这样想必就公平了。”

    若敖子琰刚想反对,就被芈凰的话优先截住,“此种分法甚好,本宫和公输年一组,玄儿就拜托驸马照应了。”

    芈玄也想反对,因为她根本拿不出五千两来,可是这种事从来都没有她置嘴的于地,不过幸好是和子琰一组,想来也不会输。

    王语诗瞧着一直喜欢的子琰如此看重芈凰,心里很不是滋味,唇角轻撇地道,“子琰哥哥,你也太小气了吧!就把长公主借给年哥哥一会,他又不能吃了长公主!”

    公输年闻言苦笑,真是城门失火,泱及池鱼。

    “哈哈,就是。大王的赐婚诏书都已下,难道还能反悔?且长公主都称你一声驸马,难道还有作假?”

    “如此爱吃醋,这还是我们认识的那个冰锷含彩,雕琰若雪的若敖子琰?”众人难得有机会取笑到子琰,纷纷不遗余力,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知道再无转圜余地,若敖子琰只能脸色微沉地接受芈凰的这一决定。

    去养马场的一路上,芈凰在子琰的冷气压下,缩了缩脖子,最后实在忍不住轻叹了口气,主动试探地勾了勾他的大手,问道,“难道驸马不信本公主有这个实力赢?”

    闻言忍不住轻笑出声,若敖子琰一手轻捏芈凰的脸蛋,轻撇嘴角,不屑地道,“本驸马教的徒儿难道还能赢过师傅?”

    芈凰这三年军旅生涯所培养的傲气也上来了,挑着一双峨眉斜视道,“驸马,不服来战!”

    “焉有害怕之理!”子琰潇洒一笑,俯下的嘴唇贴在芈凰粉嫩的耳珠旁,低低地咬字出声,“不过,凰儿,赢了可有奖励?”

    那雅致清韵的咬字音,仿佛有股磁力,以极缓的速度滑过芈凰的耳廓,还刮起了一道燥热的旋风,令她身心都为之一抖。

    一身傲气不禁泄了一半。

    “你……”这个表里不一的男人。

    “呵呵,就这么说定了。等本驸马赢后来取奖励,凰儿到时可不要反悔。”

    芈凰丽颜微红,恨恨不成语。

    成功调戏的若敖子琰一脸胜券在握地领着芈凰进了养马场。

    这时,一直大步走在众人前头的叶相如,指着马棚里的一匹极高极黑的野马,大声道,“我在拍卖会上见过这匹马,一定就是那匹被不具名人士拍走的河西野马王,没想到是被你们马场给拍去了。”

    黑色的野马王,四蹄矫健有力,黑色的棕毛如水一般亮滑,就连那喷薄而出的响鼻声,也酣沉无比,令人闻之悦耳。

    实乃一匹绝世良驹。

    芈凰远远见之,就十分心喜,奈何已经有人先开口了,“这匹河西野马王如何卖?”

    养马场的饲马小厮却为难地道,“叶公子,此马并非我们马场之马,只是受人所托,寄养在此。”

    叶相如如今的坐骑就是那匹新买的纯血土佐宝马,最近在各大赛马会上都取得极为优异的成绩,为他赢取了不少赌资,于是道:“那你家主人一定知道对方来历?”

    一个恭敬中尤带几分惊喜的声音从身后陡然传来,“这不是长公主?小侯赵明姗姗来迟,参见长公主!”

    这还是自回宫以来,芈凰接受到的第一个“参见”者,也可以把它理解为识实物者的“俊杰”。

    回身坦然地素手微抬,“本是微服出宫,赵小侯爷不用多礼!”

    “谢公主!”

    弯下的腰缓缓直起,由上而下,芈凰看到的是一张原本玩世不恭可是参见她时却一脸假正经的俊颜,一身绯衣靡靡,尤其他身边的红粉佳人,一看就不是正经出身的女子,就更有几分靡靡之色。

    芈凰暗暗点头,赵明,赵侯爷独子,从小纨绔不听教化,但是如今看来,传闻所言不一定皆为真,这样会识眼色之人怎会只是表面的纨绔。

    若敖子琰与赵明的目光在不经意间微微相接,又各自挂着一丝莫名的笑容相互错开。但是赵明的这一举动,使得其他公子小姐却默默尴尬了,从始至终,他们都有意无意地忽略刚刚凯旋而归,身为楚国芈姓第九代嫡女的芈凰,甚至连个招呼都没有,当然连个封号都没有的芈玄,更是刻意地当作不存在。

    众人不由自主地暗骂赵明趋炎附势,而成嘉则微笑着向芈凰投以一个坦然而谦意的笑容,“公主,刚刚是嘉失礼了。”

    “无碍。”芈凰收到这个淡淡的笑容,眉头几不可见地微簇,然后摇了摇头,表示并不在意,碍于若敖子琰给的面子,面子再大,他们也不会真心尊重自己。

    叶相如最是神经粗大,搭着他的肩膀还在问,“赵明,这野马王不会是你的吧?我知道,咱们几个好同窗中就属你最壕了,就连这家马场听说你也占了干股。好兄弟,开个价吧,这野马王我知道,你留着也不骑。”

    赵明看着马棚里的黑马,十分惋惜地叹道,“我到是希望此等宝马非小侯莫属,这样宝马赠巾帼,也是一段佳话。不过若长公主喜欢,赵明就算资费万金,夺人所爱,也一定会买下此马。”

    芈凰不意外赵明的这番讨好之话,浅笑摇头,“君子不夺人所爱,相信马场里宝马无数,本公主定能选得一匹绝世良驹。”

    王诗语此时看着赵明的眼神都快能喷火了,这个赵明往日不见如此,怎的今日如此巴结芈凰,真是可气!哼,还有周菁华也是。

    若敖子琰见此,嘴角微勾,清声一笑,“这马儿,能得公主喜欢,是它的荣幸。来人,将它牵出来。”

    负责马场的冯信之,端着一个盖着红绸的托盘,亲自向这边走来,吩咐刚才养马的小厮将野马王放出,“按公子说的做。”

    “是,场主。”

    “好你个若敖子琰,上次你赢走了我的土佐王宝马,这次居然又是你偷偷拍下了这匹河西野马王。”叶相如不服,怎么每次都输给他,简直不赢回来,根本不能解他心头之“恨”。

    “呵呵,子琰哥哥,每次出手都是这般不动则已,一动惊人。”周菁华笑嘻嘻地看着子琰将放出的野马王牵到芈凰面前。

    请旨赐婚的事情亦是。

    简直轰动全楚,上上下下,**外外。

    做了八年的同窗,他们这些人可是前后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过。

    直到楚王的玉旨下来的时候,还直呼不可能。

    冰锷含彩,雕琰若雪的子琰和沉默寡言,透明无物的芈凰?

    开什么惊天玩笑。

    而且一点都不好笑。

    那可是郢都所有上至皇亲贵族,名门闺秀,下至小家碧玉心目中最想嫁的男子,没有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