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二十三章 嫡长公主
    随着芈玄这一声欢呼,想起刚才那一幕惊险的横立跨过马杆,观马台上仿佛清醒了一般,爆发出一阵阵惊叹,“居然连叶相如那个武痴都赢了!”“看来长公主还行,并非徒有虚名!”

    叶相如狠狠瞪了一眼碍事的王诗语,脸色不忿地拱手道,“相如甘败下风!”可是那铿锵的语气,根本还是心有不甘。

    输了比赛又被责怪的王诗语则恨恨地踩着地上的绿草,发着她的小姐脾气,然后推开一个过来扶她的侍女,“给我滚开,我自己会走!”

    “小姐……”摔在地上的婢女跪在地上不敢起身,而成晴晴则在一旁劝道,“好了,诗语,不过一场比赛,输了就输了。”

    “我才不要输给……”话还没有说话,芈凰一个犀利的眼神看来,寒声道,“王小姐,是不想输给我么?”

    王诗语被芈凰这冷酷的眼神盯着,不知怎么就忆起三年多前那一晚发生的事情,突然一个激灵,收了后半句未出口的话,改口说道,“好了,我没事了,晴儿,你不用担心。小桃,过来扶我过去一边休息。”然后在婢女的颤扶下快速离场,只是看背影却有几分像被人追赶逃命的样子。

    芈凰见此收回目光,转而看向另一边的叶相如,丽颜微肃,带着三分上位者的矜傲之气,低头俯视于他。

    她知道,与叶相如的这一赛关乎着她如今的声望,这是三年后,她首次在楚国贵族面前的重新露脸,若是败了,众人眼中的她就还只是那个低眉顺眼,沉默寡言,不堪大用的蠢才公主。对大胜归来刚刚积攒的声望将会大打折扣,所以她要赢,拼尽一切也要赢。

    从今日起,她要将往日放下的尊严,一点点重新拾起来,让这些往日高高在上俯视于她的人,也尝尝被人俯视的滋味!!

    前世今生,这是芈凰第一次高高端坐在楚国所有贵族公子小姐身前,以真正的嫡长公主的身份,坦然俯视于他们,清声说道,“叶相如,你可知你今日为何会输?”

    这个问题从摔下马开始,叶相如就在想了,他虽然是个武痴,可不代表他完全不动脑筋,论武力马技,他绝不输给芈凰,除了王诗语这一个原因,他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输给一个女子,有些气急败坏地道,“我要是知道,刚才就不会输给你了!”

    芈凰见此,毫不意外,三年从军,她见过太多一开始在她面前趾高气扬的将军士兵,每个人眼里,她都只是一道摆设,象征着楚国王室在此监督他们好好打战,而她只是一个弱质女流,若不是有个监军名头挂着,与军营里的军妓无益,点头扬声说道,“你不知道也是正常,你要是知道肯定就不会输的这么轻易了!”

    “你一个女子什么意思?!”叶相如闻言怒道。

    “如果你在我的军中,就凭你这样的身手,顶多只能算是一个弓马娴熟的士兵,根本算不上一个智勇双全的将军。”

    “怎么可能?我叶家三代为将,更是为楚国国柱之所在,怎么可能连个士兵都不如?”叶相如气道,简真就是奇耻大辱。

    “那你可知为将者,当上识天文下知地利中通人和,当披肩执锐,勇于身先士卒,临难不顾,赏必行,罚必信,当剿其敌军,抚敌民心,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当还功与众,退赏为兵,当不以败为耻,不以胜为骄,当执法无情,守法当先,治兵有道,领军有方,鼓舞士气,振奋人心,当识人才,用贤才,交良友,行正道,收民心,整军心,明大义,掌天地?!”

    “这……这跟我输了有什么关系?”叶相如皱眉,闻言思索。

    “连这都不想不通,你还说自己是将军,怪不得叶老至今都不敢放你去前线。就只知道冲在最前面,想必死的也最快。”芈凰坐在马上不屑地道。

    “你!——”叶相如扬起手中马鞭一鞭挥去,这个女人!

    若敖子琰一把握住鞭稍,拨眉看着他,沉声说道,“公主在教你,怎么这么浅显的道理,你还不明白?兵贵精而不贵多,将在谋而不在勇。正如你刚才之所以输给长公主,是因为你不懂把握军心,而你的士兵只有王诗语一人,你都管不好,更可况要将千军万马交予你。”

    “驸马,所言甚是。”芈凰点了点头,清声道,“叶公子,我们为将者当身系一国安危,可不是比赛场上成勇斗狠就可以了。回去还是多读点兵书,否则只能误己误人误国。”

    一番话说的叶相如犹如醍醐灌顶,怪不得这么多年,爷爷总叫他多读兵书,可是他总是读不进去几句,甚至半知半解,而三年前,芈凰从军,他也想求爷爷给他谋个一官半职,可是爷爷却把他锁在家里半年,不让出门,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相如,今日受教了!回去之后,定要熟读兵书!那今日的比赛……”想到回去研习兵书,一向嗜武成命的叶相如突然没了半点兴趣。

    “还比,不比了!”王诗语眼见芈凰逞了威风,哪还有心思比赛,才不要再给她提供机会。

    “今天就到这吧,子琰哥哥你说呢?”成晴晴看着一直脸色不佳的若敖子琰小心翼翼地问道。

    “比赛到此为止,待会大家直接到我的尘缨坊,小宴。”若敖子琰松了手中叶相如的马鞭,冷冷宣布道。

    众人无所谓地点点头,有芈凰和芈玄在,他们也玩不开,“好啊,那我们再各自玩一会再过去。”

    隔空抓住凰雪缰绳的一端,若敖子琰眉眼微沉地看着还坐在马上不知要下去的公输年道,冷声道,“下马,换人!”

    万分欠意的公输年,连连告罪拱手,“子琰,情势所迫,包涵!”然后松开了一直忘记松开的双手,双手双脚并用地爬下凰雪。芈玄闻言也乖觉地翻身下马,成嘉本想说一句,却被若敖子琰一个眼风给制住,看似淡淡地反问道,“怎么嘉这次还有意见?楚王室的名声难道诸位就不要了吗?”

    赵明拉了拉他的袖子,“我说这种时候你就少说两句吧!”

    成嘉轻叹一声,“好吧!”

    “芈凰过来!”

    “你不过来,我就过去!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眼见坐在凰雪身上纹丝不动的芈凰,反而举目回瞪,若敖子琰双手一松马缰,脚踩马蹬提气纵身一跃到她的身后,紧紧搂着,然后一踢凰雪的马肚。

    “驾!”

    一声清喝,把众人抛在马场中,二人一骑驭马离开。

    “这厮,简直太无法无天,就连凰公主的名字都敢这样连名带姓的叫,我算是服了他了!”叶相如是个想到什么就会说什么的主,但是他根本没有注意到,现在的他对芈凰的称呼已经从某个无名无姓阿猫阿狗的公主,上升到了有名有衔的“凰公主”,“十足一个夫管严,看他以后怎么受的了长公主的三宫六院七十二妃!”

    “难道要把我们全天下的男人杀绝了不成,哈哈!”

    “哈哈,你还敢说!”赵明一副你也死定了的表情,指着叶相如,居然敢说这么狠的诅咒,万一应验了怎么办。

    这个很有可能应验的!

    不过想到那一幕,到时候整个楚国王宫一定会很好玩,非常“好玩”。

    马场边被留下来的芈玄眼看着离去的二人,担忧地低声道,“姐夫莫不会对皇姐如何吧!”

    没了芈凰,子琰二人,先前惊了马坐在一旁小歇的王诗语言语间也没了太多顾忌,不屑地看着芈玄,喝着一杯香茶,“这姐夫叫的也真亲热,这还没有正式成婚呢!二公主未免叫的早了点。如果真的着急,何不自己追上去看看。”

    芈玄唯唯诺诺,不敢接话,却暗暗紧了紧手中的帕子。

    并不知以往宫中旧事的孙叔敖见此出言维护道,“都是闺阁小姐的,诗语妹妹又何必口出如此伤人之言!”

    “叔敖哥哥,你是不知这二公主的身份。”成晴晴有心想要解释,却反而弄巧成拙。

    孙叔敖扬眉,“二公主芈姓之女的身份,难道还有第二重身份不成?本世孙怎么未曾听过。”

    碍于孙侯世孙的身份,王诗语和成晴晴纷纷噤了声,总不能给他说,这二公主只是个宫女所生,身份还不如一般大臣家的次女呢。

    赵明笑着轻拍上他宽厚的肩膀,想要一言带过,“几个女孩间的拌嘴,叔敖兄,我们就不要多管了。”

    “只是不知如今楚京里的小姐间竟是这样调笑斗嘴,叔敖虽进京三年,可还是第一次见到。今日真是领教了。”不依不挠地回道,黝黑的面容上已经略见不悦。

    成嘉是知道这国公孙的脾性的,和老孙侯简直一模一样,梗直忠厚,惯不会那些拐弯抹脚,所以楚王才对他们这么放心,虽然其中被指责还有他的亲妹,可是并不打算出言相帮。

    没了若敖子琰的庇佑,芈玄再也受不了这尴尬的处境,拉着他的袖子道,“叔敖表哥,玄儿出宫已有多时,我看我还是先行回宫吧!”

    孙叔敖想了想点头,这个地方,她一个女孩子不多待是对的,“玄儿表妹且等着,我叫我的马车先送你回宫,稍后再回来接我。”

    “多谢表哥想的周到。”芈玄小心地望着眼前高大挺拔的男子,难得多了一丝浮想,叔敖表哥若是她的亲表哥该有多好!同样母亲早逝,大皇姐真是幸运,守的云开见了日明,既有这样爱护的表哥,又得了那天人般的若敖子琰,而她却什么都没有,只能独自在这深宫中继续求存……

    一黑一白的两匹稀世骏马,如流星飞逝,眨眼间就奔出一段距离,然后沿着东湖边的小径飞奔进了旁边的白桦林,望着离去的二人,站在茵茵原野之上,笑的云淡风轻的男子,却嘴角微微牵起一丝莫名的浅笑,手中羽扇轻摇,仿若古之名士,摇了摇头,轻声自语,“少时共读西窗月,最重青梅竹马时。呵呵,年少相交,年长定亲,就连身份,背景,二人都是如此般配,真是好事!”

    “只是这好事是否能经的起权利,欲望,野心的重重诱惑?……”

    “呵呵,就不可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