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二十八章 虚位以待
    “是吗?王小姐是这样的想法,那成小姐也是这样认为的?”

    清声反问道,每一句每一字,却仿佛一击重锤敲打在众人心头之上。一双幽深的眸子落在王诗语和成晴晴身上,深沉如万古冰潭,看的她立即噤声,不语不言,脑袋压地低低的,成晴晴脸色僵硬地呐呐不成言,“子琰哥哥,我不是……”

    冷淡地收回目光,回首看着自家小妹,冰凉如玉的素手轻拍了拍她的手背,引起一阵鸡皮疙瘩,若敖子琰慢声细语地问道,“小妹刚才的话,是说大哥这次看走眼了吗?”说完顿了顿,含笑的目光一直看着她,然后一一环视过在场众公子和小姐,缓慢地说道,“如果不是天下第一等的女子,你认为大哥会娶吗?”

    那婉转的尾音,如绕梁三日的余音,久久回荡在大厅之中。

    一连问了两个问题,不仅把雪儿问住了,也把在场所有人都问住了。

    雪儿闻言小手托着香腮认真地皱眉想了一下,突然回道,“大哥怎么会娶?就算父亲强迫,估计只要大哥不想娶都不会娶,也绝对不会让那个女人进了我若敖氏的大门!这三年间,母亲可是安排好多小姐来府里相看,却都被哥哥给拒了。大哥当时明明给雪儿说要娶天下一等的女子,所以虚位以待。”说完,又看了一眼芈凰,却突然恍然大悟一般,大声道,“大哥说要虚位以待的人莫不就是她吧?”

    一言激起千层浪,这一句比刚才若敖子琰的话还要带来震撼的效果,大家双目大瞪,彼此看了看对方的表情,他们听到的是真的吗?若敖子琰真的私下有说过这样的话。无数道目光在私下里交流着,又最后都汇聚在了一身黑色骑装,风仪高华,姿雅卓纶的男子身上。

    就连芈凰也因为雪儿的这番话而“惊”到了。

    是场面话?抑或者是因为楚国王位,这未来天下第一等的女子身份?还是在他眼里,她真有这么好?皱眉深思,就连她也不能否认刚才雪儿所言,自认为还达不到那般举世无双,应该是前面的理由才合情合理。

    一双曼眸微凝,芈凰若有疑的目光悄悄落在男子的身上,却收到他一个回笑,那浅笑雍容无度,倾国倾城,本不应该为她所肖想,可是那目光却淡淡含笑地只望着她一个人,雍容无度。若有男子,心思如海,貌能倾人又倾国,必属他了。

    为她虚位以待?

    真不知其真意。

    若敖子琰对上芈凰的目光,轻声笑问,“雪儿,大哥说过的话何时有假?”

    雪儿打量的目光再度落在芈凰身上,这次多了一些审慎,对面的女子,一身红色的骑装,英气逼人,举手投足之间,自有一番从容飒爽,好像真是个人物,似是认命一般,轻叹一声,“唉,公主才貌虽漏,这“颜色”跟哥哥比差了许多,但这身份却是我大楚第一等,无人能及,配我哥哥,勉强尚可吧。”

    什么叫才貌虽漏,身份勉强尚可?

    这一对,绝对的亲兄妹,虽然二者智商明显不在一个段次上,但是同样的毒舌。

    雪儿摇着若敖子琰的手臂又道,“不过,大哥,雪儿还是更喜欢璟妍姐姐,璟妍姐姐不仅长的极美,还才华横溢,性格也十分温婉,这名字也和哥哥极为相配,更是晋国第一美人。”

    “小妹说的也是。”若敖子琰点了点头,同样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眼芈凰后,一脸认真地劝道,“公主,看来您还需加倍努力才行!否则勉强相配,岂不是夫妻不美?”

    为什么是我要努力!

    芈凰气极,下颔高抬,眼眸肃色,拱手向着楚国王宫的方向行了一礼,沉声道,“相貌皆为父王母后所赐,凰万死不敢有渎。公子若是觉得勉强,可以请父王收回成命,芈凰愿一同前往呈情。”

    若敖子琰做了一个无辜又无奈的轻笑,回道,“那还是本公子稍稍屈就一下好了。”

    暗暗回瞪一眼,什么叫稍稍屈就,这么勉强。

    若敖子琰一脸宠溺地摇头。

    二人在不知情的众人眼里,就好似一对拌嘴的情人,眼中没有旁人。

    成晴晴双眼不可置信,以巾帕再三拭目,反复地看了看笑的肆意的芈凰,这还是那个在深宫中,沉默寡言的芈凰吗?三年不见,变化可真大,若不是相貌一样,她都怀疑是不是换了一个芯子。又看了看面对芈凰的小意刁难没有露出那惯常冷若寒玉之色的子琰,才最终叹道,“这真的还是我那个寒冰玉砌的子琰哥哥吗?怎么能笑的这么温柔,好看。真不知芈凰哪世修来的这天大的福气……”而她身旁的王诗语闻言表情就更不好看了,甚至有几分煞白,死死拽着手中的绣帕不语。

    公输年站在众人中,笑看着他们,那是属于他们二人的默契,再也多不出第三人插足。

    赵明搂着美人站在他身边低声笑道,“哈哈,子琰这厮天生下来就是为了祸害人的,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人收了,真是可喜可贺!”

    更多不知情的则是理所当然地认为,长公主定是十分欢喜若敖公子的,只是女子吗都拉不下面子!若敖公子,无论身份,相貌,才华,样样都是我楚国顶尖,作为女子岂有不喜。那岂不是有眼而无珠。

    若敖子琰含着雍容的浅笑,看了一眼自家小妹挽着的手,“雪儿还不松手,可是要看你的公主嫂嫂吃醋不成?”

    芈凰才不介意,可是面上还是配合地一笑。

    “讨厌,人家想和大哥在一处。”

    拍了拍雪儿的小手,“乖,先坐回位置上,晚上哥哥自有好东西给你。”

    “好吧,大哥说话算话。”雪儿一脸不舍地松手,在蝶儿的拉扯下终于回到她的座位。

    笑望着一直旁观的芈凰,若敖子琰作了一个上请的姿势,邀请道,“公主,我们入席吧!”

    芈凰笑着颔首,“公子,请。”

    两手交叠于一处,二人仿如贤伉俪一般,双双携手,登上三步台阶高的主位之上,主位上座只设有一张二人长桌,可容纳二人同时并坐。清浦和司琴无声而有序地分左右而立,然后各自轻轻拉开他们身前座椅,躬请二人入座。二人并肩高坐在主位之上,顿时一黑一红的二人高坐在上,显得那么和谐。若敖子琰一手牵着芈凰的手,笑着环视了一眼起身躬迎还未入座的众人,素手微微示意,说道,“大家也都入座吧。”

    挥手之间,谈笑若王侯,仿佛他就是这此间的第一人。

    众人闻声有序分尊卑由近及远缓缓落座。

    因雪儿刚刚带来的一番小小骚动,片刻间荡然无存,好似轻风般随着他的轻语转逝而去。

    素手微抬间,一个中年管事从后堂里穿出,恭敬地行礼道,“公子,请吩咐!”

    “上菜开席!”

    “是!传菜,开席!”管事两手一阖,从左右侧门,分别有侍女端着精致的佳肴恭候已久,掀开水晶珠帘而出。

    所有公子,小姐们,都秉持着“食不言,寝不语”的准则,安静而优雅地用餐。

    除了坐在左下首上位女眷席位上的王诗语,从开席起就一直低头不语地坐着,筷子也只是偶尔动两下,尤其只要一回想起若敖子琰刚刚那句“如果不是天下第一等的女子,你认为大哥会娶吗?”就不禁暗暗抓紧手中的银筷。

    “她”在他眼里,就那么好吗?其他的女子怎么也比不上吗?那这些年她们这些楚京小姐的爱慕在他眼中到底算什么。

    越想越是心痛,王诗语垂首以帕轻拭揉眼角的瞬间,朦胧的泪眼中闪过一丝不甘!

    成晴晴看着似乎有所异样的王诗语,低头轻声问道,“诗语,你没事吗?”

    王诗语轻轻摇头道,“没事,晴晴,可能是风吹进来沙子,迷了眼。”

    “嗯,没事就好,你多吃点,今天这些菜色十分可口怡人。”成晴晴看着笑的好好的王诗语,摇了摇头,她又怎么会不知闺蜜的心事,只是有些事当事人想不开,任谁劝也没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