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三十四章 风云突变
    本来万里无云的晴空,突然大风骤起,风云色变,沿着郢都东郊的地平线,黑云压城而来,似乎正酝酿着一场狂风大雨。

    “驭——”

    清浦驾着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停了?”正闭目沉思的若敖子琰扬声问道。

    “公子,江流已经去问了。前面各家的马车好像都堵在了路边。”

    “嗯。”若敖子琰支着额头继续闭目沉思。

    江流驱马上前,只见各家都驾着马车停在官道旁,而各家的侍卫则在搬运清理道路上的大批尸体,准备抛尸在一处,方便车马通过。诸如叶相如和孙叔敖这些武将世家的公子,早已带着护卫骑马先行进城通报郢都府尹和自家大人,其余多半是些小姐和文弱的小公子,因满地尸首而不敢前行,害怕地躲在马车之中避而不出。

    “公子,据各家的说,这里前不久应该刚刚发生了一起刺杀。”江流沉声禀道,“不过并未见到公主她们,但是先前的传令官和几名禁军的尸首留在了此处。”

    “什么时候的事?!”若敖子琰闻言立即掀开车帘,从来从容不迫的俊颜,少见的变了沉色。

    “体温已经冰凉,至少发生了一个时辰以上。”江流皱眉说道。

    若敖子琰眉头紧锁,极目远眺路边那一堆尸体,确定里面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才又问道,“暗卫现在到哪了?”

    “他们应该在我们的前方!”

    “派一队人马保护好现场,这群刺客就算了死了也要给我掘地三尺,挖出他们的祖宗三代以及幕后之人,任何一个可以证明他们身份的线索都不得放过。”若敖子琰面色铁青地命道,“给我牵琰冰来!”说完弃车上马,扬鞭一击,快马飞奔而出,“清浦,发信号,命其余暗卫全部赶来。留下一批侍卫保护现场还有众人,其余人等随我全速前进!”一人一马率先狂奔而出,江流紧随其后。

    “是!公子。”快速地掏出腰间一枚火箭点燃,然后弯弓仰天一射,只见火箭势如火龙,在浩瀚的冷夜中开出一朵灿烂至极的火花,留下一部分侍卫勘查现场,顺便护卫那些受了惊的楚京公子小姐们还有自家的三小姐,清浦则带着其余所有侍卫打马快速跟上。

    原本坐在马车中的王诗语眼见若敖子琰快马飞奔离去,探出车窗急呼,“子琰哥哥,莫去,前方危险!”

    成晴晴连连摇头,“子琰哥哥这可真是入了魔障!怎能枉顾自己的性命,这群人肯定是冲着芈凰去的。”闻言的王诗语揪着手中的锦帕更是一脸铁青,而被留在马车里的雪儿第一次见到如此血腥的场面,当场就吓昏了过去。

    坐在马车中,成嘉放下手中的一卷兵册,望着窗外打马离去的若敖子琰,轻轻说道,“看来这郢都马上就要起风了!”

    “是啊,公子,看这天气,不仅要起风,马上还要下雨呢。”坐在成嘉对面,一个温着清酒的年轻随丛闻言点头说道。

    “嗯!恐怕将是一场狂风暴雨,也不知道她能否在大雨来前赶回王宫……”成嘉幽幽叹道,低声自语。

    “公子,你说谁?”静安不解地问道,总感觉自己跟不上主子的思路。

    “酒温好了吗?”成嘉没有回答,却轻笑着说道。

    “好了,公子。”静安斟了一杯清酒递到他的手边,“不过公子,喝酒伤身,您还是少喝点吧。没见过像您这样嗜酒如命的。”

    “嗯,今日就喝这一杯,后面还有事呢,可不能醉了。”成嘉说完就一杯饮尽,然后目光继续回到手中的兵册之上,他正看到这一页:兵者,诡道也。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

    **************

    入秋的郊外,天黑的极早,又身在荒野丛林之中,夜黑如墨,大地阴暗无边。原本才不到二十里的路,本应该轻易回城的三人,可是因为前后几拨黑衣刺客的紧追不舍,还有昏暗的天色,渐渐在竹林中迷失方向。

    绵绵如丝的秋雨突然降下,且有越下越大的趋势,密林之中显得更加阴森,烟云笼罩,寒意逼人。在此等环境下,芈凰三人游目四顾,运足目力,也只能隐隐约约看清周遭事物。

    行至一处竹林边,芈凰心头没来由忽动,左侧黑影闪动,一道黑影自朦朦胧胧的黑暗中鬼魅般飞扑出来,手中一柄短刀迅疾攻向芈凰。

    芈凰右手执剑,向左侧转身应敌不便,按常理说左面与背后同样是偷袭的上好方位,要是碰上一般的剑术高手在此,多半会旋身防守,连消带打,先化解敌人来袭一刀再图反击。

    却不料,芈凰压根儿就没有墨守成规的概念,每一招一式都是搏命的打法,一见左边有动静,右手长剑立时交到左手,“来得好!”她也不转身,手中剑芒暴长,哧哧作响,仗剑一挥,霎时宛如银电横空,寒光席卷过去,摧枯拉朽般将刺客一扫而断,剑气所及,更硬生生将刺客拦腰斩成两段……

    这一剑使得淋漓尽致,如有神助,实是她平生前所未有的巅峰之作,她一剑克敌制胜,眼前却骤然一花。

    猛见自己斩断的却是一截竹杆,哪有什么刺客……

    “真是多疑!”男人刚要嘲笑芈凰一句,却突然脸色大变,“他在你右后方!”

    芈凰闻言心头狂叫,说时迟,那时快,还不等转念,想也不想便反剑撩向右上方……只听得“当”的一声脆响,长剑与对方的长刀在背后架个正着,避过惊险的致命一击。

    芈凰无暇去多想刺客究竟是怎么这么快速地追上并出现在她身后的,手腕发力微微一转,“喀吱”声中,顺势运力已将长刀挑飞,然后疾速转过身形,却见刺客已经倒飞着逃离,而司剑扛着大剑紧追而上,奈何对方去速太快,眨眼的工夫又没入了黑暗之中,身法轻灵似魅,飘乎如风,根本捕捉不到。

    “没想到对方仅一名刺客就如此难缠!”本就受伤的男人见此,脸色有些铁青,这次对方真是下了血本了,一路上他的随从侍卫死的死,伤的伤,难道他今夜再劫难逃了?

    司剑则没有多想,只砸砸嘴地呸道,“跑那快作啥!和姐姐大战三百回合!看我不一剑砍了你的脑袋!”

    可是幽暗如地狱的竹林,却没有半点回音。

    未几,又听得一阵穿林拂叶之声,急促响起,有人在树林里飞速逼近,响起了急促的呼吸声。

    透过重重黑暗,芈凰感觉到了一道阴冷残酷的视线,远远的射了过来,如冰冷的蛇,亲吻上她的脖颈,带起一种似曾相似的毛骨耸然。

    “嘶——”

    一声奇怪的丝鸣声,划破竹林,就像有蛇吐出信子,准备向人发动攻击。黑暗里,一长条黑色的影子突然从地上跃起,顿时如弹丸一般,激射向他们,紧跟在后的还有十数条同样黑色的长影尾随滑行而来。

    蓦地,一道绚烂至极的花火划破长空,瞬间将竹林照得通亮。

    芈凰趁此间隙,定睛间瞧清这十数条黑影根本不是什么暗器,而是银蛇,有毒!与此同时,四道黑衣人影出现在前、后、左、右四方,对他们呈包围之势扑来,在四人之后,还有八人暗中不动,手持利器成警戒之色。

    “大家小心,此蛇有毒!”话毕就大惊失色地急急后退,司剑挥剑迎上,砍死迎面射来的银蛇,大喊道,“公主,别担心,我带了驱蛇粉!”话毕就将腰间挂着的一个银葫芦拔开,围着三人洒了一圈驱蛇的雄黄粉,其余银蛇因为害怕雄黄的味道而不敢上前,围着他们打转,而闻言的刺客却往后退了十步直到退出银蛇的攻击圈才站定。

    “你这么个杀人如麻的女子,居然也会怕蛇,真是稀奇!”男人手中的软剑不停,一剑一挑,精准地刺中蛇的七寸,同时啧啧说道,可是他看不到的背后,女子的脸色此时微微发白,手心盗汗,一瞬间失去所有的反应。

    “你问题那么多,当心毒死。”闻言的司剑大声骂道,“公主,你还好吧?”见芈凰半天没有声音,司剑担忧地问道。还记得当年三公主总是以白龙威吓公主,七岁的小女孩被掉在白龙池上,下面就是张开的血盆大口,久而久之,就有了这个“惧蛇”的毛病。即使如今还时常在梦中大叫着“不要吃我!”为此,他们每日都随身带着一瓶雄黄,以备不时之需。

    本来杀人如麻的女子此时全身淋湿,双眼失神,呆立当场,看着就在在她脚边爬来爬去的蛇,僵硬地答道。

    “我还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