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三十八章 糖品铺子
    “药放下,你先出去吧!”若敖子琰看着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的司琴。

    “是,公子。”小心地将药汤放在固定的矮几上,以防颠簸倾洒,然后退出里间,阖上内间的车门。

    “喝药。”若敖子琰舀了一勺汤药,送到芈凰嘴边。

    芈凰闭气,撇着小脸避开,“这些刀伤,随便来点外伤药敷敷就行了,何须如此麻烦。”

    “如果你不怕刺客刀剑上的慢性毒药能把你毒死的话,可以选择不喝。”没想到死都不怕的芈凰会怕喝药,难得的若敖子琰不郁的心结高兴了一点,但是又想到她不会每每受伤后都如此躲避喝药,脸色又沉了三分,说出的话就更毒了。

    “又骗我?”芈凰一脸不信。

    “本公子什么时候骗过你。况且你没发现你身上的血都已经止住,否则我现在抱的岂不是一具女尸。”若敖子琰不闲不淡地回道。

    “没想到你口味这么重,喜欢女尸。”一想到自己流血而死,又被抱在这个男人怀里,芈凰想到这个情景就觉得恶心。

    “嗯。能看上你这种性格又臭又硬的女人,本公子的口味的确挺重的。”若敖子琰想了想点头。

    “你才自恋又自大呢!”芈凰气极,有这样直接评价?不该委婉点说,比如固执己见,性格耿直?

    “不要扯开话题。喝药,不然本公子不介意还像刚才那样喂你。”若敖子琰看了看那双不停说话的嘴,真想再次堵住,叫她安静下来。

    “怎么样?”芈凰一脸疑惑地问道。

    “你说呢?”挑了挑眉。

    “你……”不自觉地摸着微肿的嘴唇的芈凰,想到刚才那个荒诞的春梦,她与子琰居然一日之内三度亲密,竟然是真的,“你这个不知羞耻为何物的男人,君子礼仪都还给潘太师了吗?”

    “抱谦,本公子是自学成才,进上书房只是为了陪某个不能成才的公主学习的。”若敖子琰轻松回以一笑。

    能有这么打击人的吗?

    “你这个混蛋!”

    本公主怎就错信了你温文尔雅玉树临风的一面,以为你是光风浩月一般的人物。

    “喝药!再不说我真的要喂了。”若敖子琰作势端起碗要喝一口,可是芈凰比他速度更快,“我自己来。”两眼一闭,好像赴死一般,大口大口将一碗药给干了。

    “啊!苦死我了!”连连叫苦的芈凰以手代扇,似乎这样就能减轻嘴中的苦味,“我再也不要吃药了!”

    “公主真是豪气!若是每次喝药都能犹如今日,本公子就不用替你操心了。”将药碗放回桌上,抽出一根银签,在旁边的果盘里插上一颗蜜枣,喂到她嘴边,“吃颗这个,会好点。”

    “噢。”痛苦的芈凰望了眼送到嘴边闻着就酸甜可口的蜜饯,不知怎么突然没了声音。

    好像有点想起小时候,母后给她喂药的情景了。

    也是这样把她抱在怀里,哄啊,骗啊,想方设法让她吃药。

    而每次司琴她们煎药,自己就是再苦也只能忍着,因为母后已经不在了。

    “乖,张开嘴!”

    “噢,好的。啊。”

    “嗯,真乖。”

    突然发现若敖子琰有点像母后怎么办,她不会是有恋母情结吧。

    芈凰脑袋里东想西想,而若敖子琰则专心致至地负责喂,一个每挑一颗,一个就吃一颗。一来一往,不一会一盘二三十颗蜜饯眼见就要全部祭了芈凰的五脏庙。

    最后一颗,若敖子琰挑了起来,放在眼前细看,自语道,“为什么女人都爱吃这种甜不腻之物?”他的娘亲王夫人爱,他的小妹雪儿爱,就连刚强不输男儿的芈凰也爱。

    看来这真是古今所有女人的必杀器。

    若敖公子暗自总结了一条千古不变的至理,思索后道,“看来以后本公子若是开一家覆盖各大诸侯国的糖品铺子,这生意想必极好。”

    “那也算我一份。”芈凰眼前一亮,仿佛她看见了一条生财之路,“这门生意肯定很赚钱。”

    “好。”公子点头又问,“不过你准备出多少分子钱,本公子可不和没钱的人合伙。”

    想着干瘪的荷包,芈凰不禁犯难,开一家连锁的“糖品铺子”得多少钱?

    “一千银珠够吗?”这是她所有家当了,还是变卖后所得的。

    “金珠还是银珠?”斤斤计较的公子又问道。

    “银珠行吗?”人家是穷人。

    “行吧,算你两成干股,等有了收益到时给你。”若敖子琰点了点头。

    闻言的芈凰曼目微眯笑的像个财迷,还不停追问,“那什么时候我让人把钱给你。”

    “回宫后吧!”

    为了她的财路,反复强调,“一定要开起来!开起来噢!”

    子若敖琰看着某个贪财的女人,摇头,“好,开起来了自然会通知凰儿。”

    直至深夜,楚王还没有半分苏醒的迹象,所有御医守了一日,而早已通知众大臣的若敖子般,子良兄弟还有各卿也一同等在楚王寝宫外间的议事厅中。

    议事厅内,此时明烛高烧,只见影影幢幢的烛光下,有一身着黑色五尾凤官袍的中年男人手执奏折,颔下青须随风轻摆,踏着光滑如镜的青砖地面踱步至窗前,望着绵绵秋雨,由小到大淅沥沥地落下,皱眉深思,长叹一声,“真是一个多事之秋!”

    一想到,芈凰太女身份未定,若是楚王此时一死,变数将会极大。

    一夜间,令尹子般连下数道命令,首先是宫中禁军首领全部加强警戒,同时加派若敖氏子弟和亲近官员轮番职守,全城内外宵禁搜查刺客。

    一时间,郢都城内,楚王宫内,皆是风声紧俏,人人紧闭门户,不敢出门,生怕和刺客有了关联。

    楚宫内外更是禁军内外把守森严,连个蚊子都不许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