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三十九章 晋国公子
    伸手挑开车帘,只见原本应该十分热闹的夜市都早早收了摊,所有人家都闭门锁户,夜不出行,街道上因此显得空荡荡的,还有府兵来回巡逻,但凡见到有陌生的男子走在街上都会有府兵上前全身搜查,遇到有带兵器的可疑人士全部统统被锁回府衙关押拷问。

    可以说现在整条街上除了他们这辆马车,前面和后面连个人影都没有,若是有的,大多是连主子带护卫一长队,如他们一样保护的前后密不透风,声怕再有刺客行刺,且皆向着楚宫急驰而去。

    芈凰一半身子被逼坐在若敖子琰这个人肉垫上,一半无聊地趴在车窗上,忍不住叹道,“拜这伙刺客所赐,好好的一天就这么没了。你看这街上可真冷清,想必此次戒严至少得半个月才会解除。”

    “你就安分些吧!接下来一个月都要好好养伤。”子琰顺着芈凰撩起的车窗向外瞥了一眼。

    “你说这些刺客到底是什么来路?”芈凰看着窗外那防护的密不透风的侍卫又问。

    “凰儿以为呢?”子琰玩着她的长发反问。

    “今日之事的确蹊跷,先是父王病重不醒,再就是我接连受到追杀,如果说父王与我都死了,最大的得利者想必就是芈玄和芈昭。”

    “凰儿看来对二公主格外高看。”若敖子琰轻蔑一笑,在他看来,芈玄根本不足为虑,不过他享受被芈凰当作信赖之人询问的这一刻。

    “不,也许她有这份心计但她没有这个实力,所以是芈昭。”芈凰摇了摇头,然后说,“可惜芈昭刚愎自用,所出之计常常破漏百出。此次派出的第一批刺客想必就是她的人,而第二批刺客逼的我们四处逃窜的却不一定。”或者说第二批刺客其实是几拨人马。

    “噢,那依公主看第二批刺客会是谁派出的人?”若敖子琰反问道。

    芈凰沉默,想到那个被她救起的男人,抬头问道,“有一个与我们一道,重伤的男人,可被你救回?”

    “都这个时候了,公主还知道关心人……”若敖子琰气极反笑,俊脸微沉,声音一下子降了几度。

    “本公主才不会关心一个陌生人。我只是觉得这第二批刺客的武功实在太高,根本不像是和第一批刺客一路的。”芈凰诚实地道,“这批刺客倒像是冲着这个男人而来,且几次欲取他性命。”

    “这样的祸害,你还救?”子琰脸色稍霁,仍有不悦。

    “可是不救也救了,千金难买早知道。”芈凰摊了摊手,表示救的时候也不知道会引来这样的追杀,而且这个男人说实话一语点醒了她,算是有些不同吧,“若是放弃也无用,这批刺客肯定会杀了我们所有知情人,所以还不如一救到底。能被这样的高手追杀的男人想必也是个人物。”

    “等他醒了,且看看就知道了。”芈凰说完顿时觉得心中思路更加清晰了。

    “他倒的确是身份非同。”若敖子琰瞟了芈凰一眼,缓缓开口,“你可知你这以性命相救之人是谁?”

    “是谁?”

    “晋国公子。”

    噗!正在喝水的芈凰顿时美眸圆睁,一口水差点又喷在某人身上,砸砸嘴道,“不会吧!本公主的运气也太好了,随手都可以救下一个大国皇子。”

    “今日倒是什么都叫你碰上了!”子琰点点头,轻抿了一口茶,漫不经心地道:“不过你也别高兴的太早。你可知这晋国公子在晋国地位堪忧,大王不喜,臣民不爱,国中百姓皆道他性情残暴不忍,多年前就被送到周朝为质。幸好如今晋国是他的侄子晋灵公当政,否则若是他一定会被人骂成暴君。你以后还是少与这人接触,不然肯定是非不断,正如今日。”

    芈凰深以为然地点点头,这男人的确是天生的冷血,从他们甫一照面,她对他的印象就极为不好,虽然后来三人生死患难相共过,稍稍有所改观,但是还是无法彻底改变芈凰对男人敌国皇子身份的戒备,“你说得对,以后还是少与他接触为好。”

    闻言,若敖子琰微微勾起嘴角,悠闲地喝着茶再不言语。

    直到外面,行进的马车突然停止了颠簸,车厢传来清浦的声音,“公子,楚宫到了!”

    司琴随之推开车门,将一叠整齐的少师官服和笏板递了进来,“公子,这是令尹府派人送来的官服。”

    “嗯!”若敖子琰应了一声,坐着并未动,“放下,你先出去吧!”

    “是,公子。”司琴看了一眼自家主子。

    楚宫终于到了!

    坐了大半夜马车的芈凰挑开帘子立即向外看去,挣扎着要下车,却被若敖子琰素手一拍,“老实点,你现在可是一个重伤在身的病人,府尹大人还要为此严厉追查刺客,将幕后之人绳之于法。”

    坐了大半夜的马车的芈凰闻歌而知弦意,然后一脸痛苦地又歪倒在了某人公怀里,“那烦请公子送本公主回宫吧!”

    “嗯!”若敖子琰嘴角微弯,横抱起某个还闭着眼睛的女人,轻笑间拔高身形,举步而出,“走啦,抱紧,不然掉摔地上,本公子可不负责!”

    芈凰暗暗低哼,但是两只玉手还是听话地搂好,以免被某人给扔地上。

    司琴一脸古怪地帮二人拉开车门,清浦神色如常地架好登车凳,若敖子琰抱着已然又变得一脸病态娇弱的芈凰缓步而下。

    楚宫门有禁卫军打开紧闭的宫门,高声宣道,“嫡长公主回宫!若敖少师到!放行!”

    若敖二部一部分原地待命,一部分则跟随若敖子琰缴了兵器入宫,而一直昏迷不醒的晋国公子则被当作货物一般地拉进楚王宫,司剑自然又是巴巴地求了芈凰的口谕为他单独宣了御医,才救回一条小命,可是御医却说他没有个三五年休养,这么重的内伤根本好不了,而且此间且记不能再受伤了,否则性命堪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