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五十一章 连你也配
    三日后,便到了中元节。

    九月桂子香外飘,礼尹府中的晴雨园,桂花开地极香极浓,一大清早,有侍女匆匆跑进来禀道,“小姐,托齐国商人买的雪兰含芳脂到货了。”

    “真的?”

    两日前,三公主就命秦红传话,命王诗语早点进宫帮忙,天未亮就起身的她闻言双眼一亮,命道,“快快,给我。”接过墨玉色的胭脂盒,迫不及待地便命侍女用银勺挖了一小勺,然后倾倒在手背上,为她细细地铺开,顿时肌肤白如莹玉。

    看着镜中的美人,王诗语叹道,“真是清幽消魂,不作铅华!怪不得子琰哥哥会喜欢女子擦这样的胭脂。”

    “小姐,今日这妆容,真是淡如兰芳,美极了!”为她梳头上妆的一个侍女赞道,“哪个男子见了想必都会心动。”

    “佻儿这张小嘴越来越甜了。”王诗语闻言摸着手中的玉盒,对着菱花镜低头痴痴一笑,“只要他一人能因此看我一眼,我就知足了……”

    佻儿将一件层层叠叠的雪玉兰花的清雅华裳对她展开笑道,“小姐,要不今日就穿这套兰花玉裳裙吧,既典雅清新,又美丽脱俗。”

    “会不会太出彩了,万一盖过三公主的风头可不好。”王诗语眉头轻皱地看着佻儿手中的华裳迟疑道。

    “佻儿前儿就跟秦红姐姐打听过了,三公主已经连日命人赶制了一套羽衣霓裳,想必华丽万分,小姐就不用担忧。”佻儿身为心腹丫环,哪能不知自家小姐每次去赴三公主的约都要谨慎谨慎再谨慎,生怕有一丝一毫过了,惹她不开心。

    “嗯,就这件吧!”王诗语赞许地点头。

    待进宫后,王诗语才发现此次中元宴不同往年,遍邀楚京上下高官氏族子弟。

    小宴不是设在往年宴客的渚宫,而是设在紫烟宫中最神秘的藏春阁,一处临近白龙潭的水园,终年水雾弥漫,深藏在玉花园中,内部多水榭巧阁,还有奇珍异兽。这园子建成至今,大抵只有楚王吴王妃芈昭进过,许多楚王的夫人美人曾经都想要一窥究竟,却从来没有机会。

    也不知三公主如何央求的,吴王妃竟舍得把最心爱的园子给她糟蹋,到让她们这些公子小姐对这中元宴十分期待。

    “诗语,今日颇有些不同。这是什么妆容,晶莹水润,真是好看。”

    成晴晴等一众小姐围着王诗语,左右观摩着她今日的妆容,总觉得从面上看她像是擦了层胭脂,却又像没有,但是肌肤莹白光泽更胜往昔。

    有一位特懂香的李小姐道,“诗语今日这香味,如兰似麝,我以我闻过无数兰香的鼻子,此香绝对独一无二。”

    “是吗?”王诗语暗自窃喜,不过即使是好闺蜜们,也不想让她们知道了雪兰含芳脂的秘密,于是面上推托地说道,“都是佻儿这丫头给我妆扮的,也不知她是如何做到的。”

    “佻儿这丫头可真是一双巧手,改日你把她也借我用用。”成晴晴拉着佻儿的小双巧手笑道,身为女子没有哪个不爱这些妆容服饰,众女又围着她说了好一回。

    很是得了回脸的佻儿半含着腰肢,笑着低头将此事应下。

    ************

    “各家小姐到。”

    玉霞殿中,有宫人进殿通传。

    芈昭端坐在金丝楠木雕刻而成的五展凤铜镜台前,随意地向走进的众女点了点头,然后催促着梳妆的侍女赶紧上妆,“快点,时间都快到了!”

    “是,公主。”一个侍女将一盒墨玉色胭脂轻轻揭开,一股似曾相识的幽香溢满大殿之中。

    “这兰香味道真是独特!”懂香的李小姐走近讨好地夸道,只是马上轻咦了一声,皱眉低声自语道,“只是这味道怎么和诗语今儿身上的味道有些相似。”

    “你们闻闻,是不是?”她较真地拉过成晴晴她们,让她们也闻闻。

    “兰香都是这个味道,你莫不是闻错了,味有相似,你话可不要乱说……”成晴晴闻了一下,却马上暗暗给她使眼色说道。

    “胡说!”耳尖的芈昭“啪嗒”一声把手中的金簪扔到了说话的小姐脸上,顿时拉出一道血痕。

    “我的脸……我的脸……”才要说“不可能”,顿时鬼哭狼叫地捂着脸尖叫道。,

    “还有脸提!”秦红上前,一巴掌当头扇下来,驳斥道,“此雪兰含芳脂乃若敖公子送给我家公主的,整个楚国,只有我家公主这里才有。她一介小小礼尹之女,怎么可能有此贵重之物。”

    可是闻言的王诗语和成晴晴双双色变,王诗语是害怕,而成晴晴是不敢相信。

    二女遥遥对视一眼,成晴晴在问:她说的是真的吗?你用是这个香?

    而王诗语只是一直摇头,吓傻在当地:不是,不是真的……

    “把她给我押过来!”

    芈昭那刚刚涂了艳红口脂的唇瓣就像染了血一样吐出尖利的女声,响彻大殿,套着金甲的玉手轻挑着王诗语的下颌,上下打量着她这张温婉秀丽的脸,“就凭芈凰都没有资格用,连你也配!?”

    “来人,把她给我拉出去喂白龙!”

    “是,公主!”

    刘嬷嬷走上前来,阴森的目光看着地上求饶的女子,仿佛在看一块新鲜的血肉,苍老的手一挥,就有几个禁军就冲了进来。

    “不要!不要!公主,诗语今日不是还有任务在身,不能死,到时万一公主的大事出了纰漏怎么好……而且此事明显是有心人栽赃,不然别说是这样弥中珍贵的膏脂,诗语一介礼尹之女哪有机会得之……”王诗语叠叠摇头,早没了世家小姐的尊严,求饶地爬到她的脚边抱住她的腿。

    她不要做了蛇中餐,她不要……

    突然,她转身指着站在大殿之中的佻儿说道,“是她!是她给我说这盒膏脂能让我的肌肤莹白如玉,还特意今日给我擦了!”

    “把她给我拉下去!”芈昭看了一眼站在门边的佻儿,一队禁军冲进来像是拖死物一样将她拖了出去。

    “救我……小姐……我不要喂白龙!”佻儿回望着自家小姐,王诗语却浑身颤抖地跪在地上,任佻儿哭着求着被人拖了出去,却低着头根本不敢看她。

    良久,殿外传来一声惨叫。

    “啊——小姐!不是我!——”

    芈昭对着铜镜抚了抚高耸的飞仙髻,妩媚的眉眼带煞,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王诗语,眼底划过一抹凶狠的利光,“今日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给我掌嘴!让她知道自己什么斤两。”

    两个寺人捉着她的左右,一个寺人拿着玉板上前行刑。

    “公主,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啪—啪—啪!

    ……

    “好了,去换个妆吧,不要耽误了本公主的大事。”待到第三十下,芈昭终于开恩地说道,心底却盘算着等今日事成之后再来彻底地收拾她。

    王诗语屈辱地捂着高肿的脸颊,含着泪,叩首谢恩,“诗语谢公主不杀之恩!”

    众女见之齐齐变色,尤其成晴晴与王诗语关系最好,捂着嘴不敢相信,没有想到三公主竟然为了一盒胭脂当场发作了两位小姐,她们好歹都是名门贵女,却被她当做奴婢打杀,真是可气!

    听说最近神龙发狂,吃了好多人。

    今日若没有姚儿做了替死鬼,诗语怕是性命难保。

    由此,众女再看向芈昭的神色就都变了,敬畏中带着警惕和疏远,万不想再触了她的霉头。

    “快放手,不要再牵着了!”眼见快要到玉霞殿,芈凰拧眉挣扎着要从若敖子琰手中抽出被紧握着的手,与他拉拉扯扯地站在殿外,就见王语诗突然掩着袖子,捂着一张被扇的青紫的容颜,眼眶带泪地奔了出来。

    芈凰惊讶地道,“她这是怎么了?”

    “我……”王诗语的目光留连在若敖子琰身上,脸上又青又紫又红,此时什么异样眼光都不顾了,只拿袖子遮着整张脸,不希望若敖子琰看到她这个样子,粉饰太平地说道,“我刚刚不小心摔了一跤,有点不舒服,现在去换个妆。”

    “既然她不舒服,就随她去吧。”若敖子琰浑不在意地握紧了芈凰的手说道,目光从始至终都没有落在那望着他的女子身上。

    “嗯,时辰不早,我们快进去吧!”不想误了今日的事,芈凰颔首催道。

    “急什么,今日主角又不是我们,那么急干吗?”若敖子琰不乐意地看着身旁奴性到了骨子里的芈凰,偏偏就是不顺她的意。

    “上次你也说不急,却每次都叫人干等。驸马,迟到可不是什么贵族公子的美好品德。”芈凰曼眸微瞪。

    “本驸马的美德天下传颂,岂在乎你区区一人异见。”若敖子琰一脸不以为然。

    芈凰无语问天……

    王诗语捂着脸站在原地,望着若敖子琰冷漠的背影渐渐离去,连一个眼光都欠奉,还有二人打情骂俏的样子,抬头瞬间对上众人对她嘲讽不自量力的冷笑,可她却没有机会辩解,这事太巧了,前日先有齐国商人在街上巧遇于她,不小心把此事说漏嘴与她,又恰好今日到货。

    她忽然明白今日这一切都是有人给她设套,自己过往最爱仗着三公主欺辱于芈凰,一定是她知道自己喜欢若敖子琰所以假借芈昭之手羞辱与她。

    既然这样,也休怪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