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五十七章 倾覆之心
    在这藏(春)阁里逛了大半个时辰,芈玄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因为雾气中一直隐隐带着一种异香,不同于寻常花香。

    “咦,小四,小五,小六,你们几个闻到什么香味了么?……”芈玄带着几分试探的口气,对四公主开口问道。

    三个小公主然闻言,停下脚步,指着假山阴暗处角落里的花丛回道,“是有些香味,一直若有若无。”

    “不过这园子里种着各种奇花异草,应该就是那些花的香味吧,二姐。”

    “兴许吧!”芈玄看着那些花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心想这三个小妹肯定也不知道什么,走了几步,彩衣突然拉了拉她的袖子,朝某个方向努了努嘴,她顺着彩衣指的方向一看,然后捂着胃不舒服地说道,“不知道是不是今日这宴席喝多了茶水,你们三个站在原地等我,不要到处乱跑,我去去就来。这里雾大,人一走远就再难找到人。”

    “嗯,二姐,那你快点!”三个小公主点点头,然后芈玄问了一个侍女的路就跟着她离开了。

    趁着出恭的间隙,芈玄向树后藏着的女子偷偷走去,低声喊道,“阿枝,是你吗?”

    “是我。”树背后显出一个瘦瘦小小的宫女,见了她亲热地回道。

    二人借着假山大树掩藏住身形,快速地聊了几句,芈玄最后将她亲手绣的一块玉锦绣帕送于她,算作答谢,“今日要不是阿树你通风报信,我和皇姐今日就要受罪了。”

    阿枝笑着接了二公主绣的锦帕,一看料子不错就知道值不少银珠,立即眉开眼笑地赞道,“二公主真是一个慈善之人,对长公主真是亲如姐妹。而阿枝也是多亏了二公主指点,才能入得三公主的法眼,以后还要二公主帮我多多谋划呢。”

    “你既然不嫌弃我的出身,我自然会帮你谋个好的前程。”芈玄柳眉微簇,略为迟疑地说道,“只是三妹这里虽是高枝,可是她对待下面的宫人不算好,又是出了名的暴烈性子。有机会阿枝还是应该再另寻出路才好。”

    “二公主所言甚事,这往后的事情还要公主为奴婢多多费心。”阿枝心想这才入紫烟宫几日,这死的人快赶上她在宫里过往待上的十数年,这几日,白龙更是像发了狂一样总是突然而然地冲出池面,见到人就生吞活吃了,一个和她同床的小姐妹进了玉花园就没有再回来。所以她今日得了消息,这才下定决心,壮着胆子又偷跑出来寻二公主。

    银钱再多,可是她也得有命享受才行。

    “这是自然,我不帮你帮谁?”芈玄轻拍了拍她的手背温婉地道。

    “那阿枝先去做事了,公主到时候可要多注意点。”阿枝张望了一下四周,见没人发现,转身提着裙摆悄悄跑回到水阁。

    “公主,这三公主看来不仅想害了大公主,还想顺手栽赃于我们。看来光避着,这麻烦还是会找上来。”彩衣担忧地道。

    “如今只能见机行事了。”芈玄捂着帕子,一脸苍白病弱之色,连连咳嗽,只是一双本是温婉的眸子流露出几分刻骨的恨意,这十多年来的各种折磨加之在她身上,已经彻底坏了她的身子骨,如今她又岂能坐以待毙。

    “想必大姐不会束手就戮的,我写个纸条给你。你找个机会传给司琴她们,不要叫人看见。”

    “是,公主。”彩衣闻言点头,二人状若无事地跟着宫女往回走。

    三个小公主等了半天唧唧咋咋的抱怨,“二姐,你怎么去了那么久,有人都猜了好几个灯谜了。”

    “小鬼灵精,待会二姐再帮你们三个多赢几个彩头。”

    “好啊!好啊!”芈玄牵着三个小公主柔柔地笑道,然后领着她们继续逛着园子。

    淡淡的迷雾中,时不时会有一两个婀娜多姿的宫女挑着巧夺天工的花灯站在那假山坳处,而每个花灯上会写着一个灯谜,其中一个宫女的宫灯上写着一个灯谜:解落三秋叶,能开二月花。过江千尺浪,入竹万干斜。打一物。

    “这个谜底是竹筏吧!”芈玄猜道。

    一个宫女笑着点头,将高几上的一个锦盒递上,“恭喜二公主猜中,谜底正是‘竹筏’,这是奖励。”

    “太好了,二姐猜中了。”三个小公主们高兴地接过宫女递上来的小锦盒,打开来里面是一根黄铜打造的发簪,一看就价值上百银铢,就连芈玄也一脸喜色。

    另一个宫女手上挑着一个宫灯也伸到众人眼前,笑吟吟地道,“奴婢手中还有一个灯谜,诸位请猜!”

    灯谜为:南北一逢两倾心,打一名人。

    这个可把芈玄难住了,她的《列国志》学的不好,这谜语说的会是什么朝代的名人呢?最后实在为难,认输道,“这个太难,二姐猜不出来。”

    “不吗,不吗……二姐,你再想想,三皇姐的说不定还有好彩头。”三个小公主不放弃地央道。

    宫女闻言点点头,“二公主可再试试,奴婢手中的这个彩头可不小。”

    芈玄左思右想都想不出,就在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是比干!”

    几个公主回头一看,高兴地道,“是大皇姐!”

    因着时辰尚早,芈凰与若敖子琰出来的时候,水阁中还没有什么人回来,二人便继续逛着园子,只是若敖子琰还是有些虚弱,需要她一直半扶着,从水阁一路走来就正好遇见她们,远远见到灯皮上写的灯谜。

    “长公主,猜对了!”宫女一脸笑意地将高几上的另一个长条锦盒递上。

    芈凰打开一看,竟是一根梨花形制的玉簪,白璧微瑕,如琢如磨,甚为精致。

    芈玄上前说道,“皇姐手中这簪子真好看,若是可以,给玄儿看看可好。”说完,那巧笑的目光与芈凰的目光相对一笑。

    芈凰笑着颔首,“好啊,皇妹帮皇姐看看,这些玉啊什么的我都不懂。”说着,她伸出手将锦盒递出,而芈玄接过递来的锦盒,借着锦盒的遮挡,手指快速地夹起袖中的一团纸条塞进对方的袖中。

    “长公主,运气真好,一赢就赢了一根玉簪。”彩衣挡在二人身前,一脸羡慕地连连称道。

    这一动作三女似乎做过无数遍,熟悉无比,熟练无比,除了若敖子琰竟无人发现。

    “这簪子倒是不错,不过你若是喜欢,来日我送你。”若敖子琰半是搂着芈凰,半是依在她的手臂上微喘地说道,剑眉微挑地看着二人手下的动作淡淡一笑,“这枝就送给皇妹作嫁妆用吧。”

    “那玄儿多谢皇姐和姐夫了。”芈玄闻歌而知弦意,笑着收下这份彩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