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五十九章 谁上错床
    芈昭幽幽醒转,难以置信地看着正在她身上疯狂抽动的男人,发出一阵阵低吼。

    怎么不是若敖子琰,而是他!

    再看全身赤果的肌肤上,青一块,紫一块,都是这个男人留下的痕迹,轻轻抬一抬腿,就是一阵下身撕裂的疼痛,还有苏苏麻麻和粘粘的感觉,芈昭久经深宫怎会不知发生了什么。

    汗湿了的脸庞上都是难以置信,“怎么会这样?若敖子琰呢?”

    “秦红,人呢?死哪里去了!”

    大叫出声,可是木榭内空无一人,才想起来自己喝了那碗“美人引”的药引,身上烈火焚身难忍,就让她带人离开了,然后正要上床就突然被人从后打晕,后面什么记忆都没有了。

    是谁把她打晕了?

    难道是他!

    一双妩媚的眼恶狠狠地盯着身上的李达,发狠地一巴掌甩了过去,“啪”的一声,身上正兴起的男人为之一顿,然后使劲一脚一踢,骂道,“你这个该死的奴才,本公主早知你对我心怀不轨!没想到你竟敢真的欺负到本公主的头上来!找死!”

    “嘣”地一声巨响,李达被踢翻掉在地上,迷乱的神志因为这重重一摔,疼的幽幽醒来,然后发怔地看着抱着被子双手环胸的三公主,再看自己同样赤条条,迷茫地问道,“公主,属下怎么会在这里……这……这是怎么回事?”

    他只记得迷迷糊糊中做了一个很棒的春梦,这次他不是偷偷暗恋她,而是如愿以偿地得到了他的三公主,而且她是一脸心甘情愿的,梦里还都是她满足的叫声。

    难道这个春梦都是真的?

    “我还想问你是怎么回事?”芈昭咬牙切齿地问道,这个该死的李达,她原以为他只是爱慕于她,且为人木讷易控制,于是总借他之手杀人,没想到竟然色胆包天……

    “你给我滚!”想到自己的处女之身给了这样一个卑贱的奴才,就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刮。

    李达闻声快速地抓起床上四处散落的衣裳和铠甲,想要穿上往外走。

    而门外正传来一阵熟悉的女声,正是自己的侍女。

    她叫她这个时辰带着众人来看好戏。

    完了!

    不能让他们看到!

    “你给我滚回来!”铁青着容颜,低吼道,现在不是杀人灭口的时候,芈昭将人又再度叫回。

    李达虽然爱慕芈昭,但是他并不真傻,如果此时不走,性命堪忧。

    毕竟他睡的可是楚国最尊贵最受宠爱的三公主。

    “外面有人要来了,你这样出去,是要败坏本公主的清誉吗?床底下,快点,给我钻进去。”芈昭低吼道,内心泣血,可是她的理智尚存,这件事情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即使她的贴身侍女还有她的母妃也不能知道。

    在楚国,虽然民风开放,少男少女同席而坐,甚至一女九嫁都十分常见,但是那仅是对于贫民甚至歌姬贱奴。

    对于世家闺秀,清誉还是十分重要的,尤其她还是一国公主,代表的是王室的尊严。

    她堂堂三公主,岂能嫁给一个下等侍卫。

    木榭内没有侍女服侍,加上二人的衣裳已经撕烂,外面的脚步声说话声越来越急促,犹如战鼓击在耳边,“梆梆”急响,心脏狂跳,时间刻不容缓。

    越是如此,芈昭越是手忙脚乱,从小就被人伺候惯了,此时这么点时间怎么搞的好?身材高大的李达,蹲在地上,看着可容十人的象牙床才仅到常人小腿肚子那么点高,挤了半天都钻不进去,又急又怕,最终什么都不顾了,凭着大力把床架子一抬,抱着他的衣服躺了进去。

    当下,二人还在收拾,门外已经响起秦红轻扣门扉的声音,恭敬地传了进来,“少师大人,您下午说身体不适,休息好了吗?晚宴就要开始了……”

    木榭内芈昭连忙一惊,恨不得和李达一起钻到床底下去,实在没法子就把床帷一掀,将铺盖重新一铺,还赤溜着身子就钻进被子里假寐以求蒙混过关,才闭上眼就听见门外那纷叠的脚步声接踵而至,还有刘嬷嬷那尖酸刻薄的呵斥和一声响亮的巴掌声,“胡说,这里是三公主休息的地方,若敖少师怎会在此?”

    “你个贱婢又乱嚼什么舌根子,若敖少师乃长公主驸马怎会和三公主同处一室?”

    “刘嬷嬷,奴婢不知,只是若敖公子吩咐奴婢这个时候来叫她的,然后就把奴婢支走了,期间,奴婢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秦红惊疑委屈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门外响起一阵人群议论的声音。

    芈昭越听越是心惊,这些全是她教她们说的。

    可是若是发现室内的不是若敖子琰。

    怎么办?

    “咦,大白天的,哪里来的一股情事的味道?”鼻子很灵的刘嬷嬷,扬声提醒众人。

    “咦,本小侯也好像闻道一股很特别的味道,美人,你有闻道吗?”赵明那戏谑的声音也在外门幽幽响起,不过声音里却带着几分幸灾乐祸。

    “小侯爷,你好坏,这里那么多人看着,叫人家怎么回答我们的私房之事。”美人娇滴滴的声音传来,可是芈昭每听一句都恨不得杀了床下之人。

    只是美人的话音刚落,便听见门外刘嬷嬷怒声截断,“少师大人怎么可能在此白日宣银!”

    她扯着嗓子几乎叫的人尽皆知。

    “住嘴!吾儿的清誉也是你这个老奴随意抵毁的?”只听远远的传来令尹子般的一声断喝,然后响起一叠脚步声和刘嬷嬷的求饶声,“饶命啊!令尹大人,老奴错了……”

    重重的板子声不断响起,还有刘嬷嬷杀猪似的惨叫声。

    门外闹作一团,门内芈昭内心愈发慌张地紧紧了手中的被子,假装睡觉没听见。

    只是这么大的动静,没有听见,也太不可思议了。

    “来人,给本官把门撬开,我到要看看里面是何人?”

    令尹子般的声音在门外沉沉响起,马上就有一队禁军冲到门边不断撞门,“嘭”的一声巨撞,大门洞开,令尹子般一身儒雅的玄色五尾凤朝服站在最前面,双目微沉地环视了一圈木榭之内,一室狼藉,却空无一人,老而深谋的双眼微微发沉。

    “咦,少师大人怎么不见了?”

    秦红站在门边捂着小嘴讶道,然后指着床上隆起的被子,向床边走去,“难道少师大人还未醒?”只是想要掀开被子的时候正看见狠狠瞪着她的芈昭,更加惊讶地道,“公主,您怎么会在这?难产和少师大人在房里的是公主你吗?”

    这些全是她们事先排练过的对话。

    芈昭很想大骂,却说不出口。

    一句话引得所有人浮想联篇,又联系到刚才刘嬷嬷的话,不过眼见没有若敖子琰,令尹子般微沉的脸色才稍霁,丢下最后一话长袖一甩转身离去,“以后谁要敢再如此戏耍老夫,休怪老夫无情!”

    “走吧!令尹,都是些小孩子闹剧!我们就不要管了。”一些来赴宴的大臣相继说道,这种后宅之事,他们才不屑多看一眼,只是没想到楚王后宫里也如此精彩。

    “乱说!本公主来的时候,若敖少师早已不在此处!”被搅了“好梦”的芈昭缓缓抱被坐起,满脸沉怒地瞪着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刘嬷嬷等人,一句话也算是解释了二人先前说的话。

    可是却无人理会与他,有些公子小姐眼见自家大人离开,也跟着离开,“这里没什么好玩的,我们还是先入席吧!”

    “原来如此,怪不得若敖子琰那家伙不在呢!”没走的赵明意味深长的点头一笑。

    “咦,你们怎么还都在此,晚宴就要开始了。父王也过来了。”芈凰那恭敬有加的声音也在门外响起,她和司剑还有王诗语从雾中姗姗走来,她的话音刚落,就响起楚王高兴的声音,“哈哈,众卿都在,本王来迟了!”

    芈凰落后一步含腰站定,唇角边却勾起一抹冷笑。

    父王,您来的一点都不迟,时间刚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