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六十章 捉奸成双
    “凰儿,”孙叔敖迎向芈凰。

    芈凰与他点头相视一笑,“表哥。”

    “你怎么一个人过来了,子琰呢?你们是未婚夫妻,莫要这种时候让他人钻了空子。”孙叔敖有点不高兴刚才刘嬷嬷和秦红在门外所言,责备地说道。

    “他太‘累’了,我让他在凉亭中休息。”芈凰假装一脸茫然地问道,“可是发生何事了?”

    孙叔敖抿了抿嘴角,最后摇头,“没事,就是你一个人过来,我有点担心。”

    “我怎么会一个人过来呢?”曼眸含笑,只是那浅笑的目光落在王诗语的身上有些冷,芈凰对着王诗语笑道,“是吧?王小姐,这一路多亏你相伴了。”

    明知任务失败,哪还有心思在这宫中多待的王诗语闻言,脸庞不自然地撇开几分,低头不语。

    她才不是自愿的,她是被不知从哪个山洞里又蹦出来的芈凰给硬逼着过来的。

    “走吧,王小姐,我们进去给三皇妹请个‘安’!”芈凰一张丽颜温婉动人地笑着,可是笼在袖中的玉手却握着一柄匕首抵着她的腰间,两个人就像很亲热的闺蜜一般,手挽着手随着楚王走进木榭之中,才走进来,就听她轻咦一声,指着楚王刚刚落坐的圆桌下,“咦,父王,你脚下怎么有双男人的鞋袜!”

    “难道是若敖子琰刚刚留下的,那他光着脚跑出去的不成?哈哈!”赵明弯下腰捡起圆桌下一只没有来的及收拾的军靴,唯恐天下不乱地说道。

    芈凰挽着王诗语皱眉说道,“赵小侯爷休得胡说!驸马刚刚与我还有王小姐一起在凉亭中坐着休息,人现在还在那边呢!怎么可能会在此!你说是吧,王小姐?”手中的匕首也随着这话更加亲近地抵着她,割破衣袍。

    王诗语不敢回答,又不敢不答,“是……刚刚我们三人一起逛的太累,就在凉亭中小憩……而少师大人说晚宴还没有开席想再坐坐,我和长公就先过来了……”

    “那这是哪个男人的鞋子?看样子,好像是个士兵的军靴,恶……臭死了!”赵明拎着军靴闻了一下,然后一脸嫌恶地又扔回到楚王的脚边。

    二人一唱一喝,明里暗里地都在说芈昭,楚王只眼花不耳聋,眉头紧皱地大喝道,“放肆!昭儿宫中怎会私藏男人!”

    一时间,木榭中空气和声音皆是一滞,赵常侍弯着腰捡起地上那只军靴,恭敬地呈给楚王察看。

    楚王双眼微眯,昏浊的双眼中划过一丝精光,然后转头看了看还坐在床上不起身的芈昭,以他阅女无数的老眼,即使看不清,也已经猜到八九不离十,可是他没有作声甚至打断二人,明显就是袒护了。

    芈凰眼见这一幕,含着腰肢对楚王颔首应道,“父王说的是,小侯爷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

    “长公主教训的是,小侯受教了!”赵明笑着与她目光相接。

    “嗯!好了,此事到此为止。”楚王闻言眉头稍松,准备赶紧结束离开,可是芈凰却更快地话锋一转,以长姐的姿态关切地说道,“皇妹,你是不是舒服?父王都到了,你怎么还坐在床上不下来见礼,需要皇姐帮忙吗?”

    楚王闻言眉头不悦地一皱,不明白今日这长女怎么这么多话。

    “多谢皇姐关心了,昭只是有些困顿乏力。要不还是请父王先去赴宴,容昭休息一会,稍后就到!”芈昭隔着床帷摇头回道。

    “好,父王先走了,你先休息吧。”楚王依言点头,疼爱地说道,准备离去。

    “谢父王。”芈昭闻言嘴角勾起一抹得意。

    “可是,皇妹若是身体不适,还是传御医看看吧。”说着芈凰就走到床边一把掀开床帷,然后发出一声惊呼,猛地说道,“三皇妹,你怎么白日里衣不覆体,这是怎么了!脖子上还有青青紫紫的痕迹,是蚊虫叮咬了吗?这么一大片,好生吓人……”一边大声说道,一边还把床帷有意地拉的更开,让木榭中的所有人都能清清楚楚看到裹着被子却发髻凌乱不堪的芈昭。

    “你你!……”怎敢如此?本来蒙混过关的芈昭恶狠狠地瞪着对方。

    “我怎么了?皇妹……”芈凰含着腰肢愈加笑地温婉动人,清声反问道。

    找十个男人跟踪她,还给她下那种狠毒之药,不就是想让她万劫不复吗?

    如今这滋味可好受?

    木榭内外,响起此起彼伏的议论声,所有人都不是傻子,从最开始刘嬷嬷她们的对话,到后来若敖子琰的不在场,再到如今又搜到的男人的鞋子,还有芈昭浑身青紫地躺在床上,就连楚王都到了,也不下床接驾。

    这要是没有发生什么,鬼才信呢?

    孙叔敖浓眉微皱,非礼勿视,急忙侧开身子,可是王诗语她们则不敢相信了,怎么三公主会这样……四周探究的视线如密不透风的小箭从四八方,各个角落不断射在芈昭的身上,她的脸上青红交加。

    赵明搂着美人笑的最为暧昧,“看来三公主也是如你一般迫不及待,美人!”

    “小侯爷,你能不能不要这样老是揭人家的底!”美人配合地笑道,二人旁若无人地调侃,本欲离开的楚王终于忍无可忍,那探究的目光不止针对芈昭,还针对他,苍老的大手在红木的圆桌上重重一落,“来人,给寡人搜!”

    他身后一直跟着旁观了全过程的若敖越椒嘴角一勾,一双虎目中含着一股阴霾,仿佛盯着猎物一木立,饶有兴趣地锁着站在床边的女子,大手一扬,“给本都尉搜!”一群虎贲禁军冲了进来,到处翻箱倒柜。

    芈昭无声摇头哀求,“父王,不要!”而王诗语和秦红都纷纷掩着小嘴,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整个木榭中已经乱做一团。

    芈昭心中一片慌乱,目光触及被床下抓出来的李达时,当先发难,“大胆狂徒,你怎么在我房里?”然后捂着身上的被子嘤嘤哭道,“怪不得本公主觉得身上有异……呜呜,父王您要为昭儿作主啊!……”

    “你们!……你们……”楚王看着衣衫不整的一男一女,抬着手说了半天“你们”,不知道如何说下去,入宴之前,吴王妃还说要给芈昭指婚,现在就出了这等败坏王室尊严之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若敖越椒一把揪起李达的衣服领子,“啪”地一声重响,扇在他的脸上。

    如熊掌似的厚掌岂是寻常人受的住,顿时李达的脸颊高耸一片,“本都尉的座下居然出了你这等吃了熊心豹子胆的狂徒,该杀!”说完,一把将他重重掼在脸上,作势要抽出宝剑。

    “都尉饶命!大王饶命!”捂着高耸的脸孔的李达眼见越椒的宝剑抽出,哭着跪在地上不断救饶。

    所有人都低着头不敢看,可是所有人都见证了这一幕。

    楚王深觉颜面失尽,痛心疾首地一声大吼,“来人啊,给我把她们!”

    “不行!”可是却被中途被绊住了脚步迟来一刻的吴王妃优先一声截住,“大王,这是我们的爱女!您难道忘记了承诺贫妾要善待我们的女儿……”说完就举着丝帕不断哭泣说道,“只是我们的女儿太命苦了,今日如此良辰美景,没有寻到良人就遇到如此不公的命运……这一切肯定是被奸人陷害。”

    “大王,你一定要替我们母女作主……呜呜……”

    “父王,你要为孩儿作主……”芈昭也是个聪明的,在吴王妃开口后就马上明白了,哀兵之策。

    吴王妃哭的好不伤心,可是一席话推理地有理有据,制止了愤怒的楚王的下一步动作,他不禁想起出门前与吴王妃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