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六十一章 楚王偏心
    “大王,这大病才初愈,郑院首也说了,怎么都得多歇息一阵子,养养身子。今日虽是过节,可是您也不能再沾半滴酒,不然你看我往后还理不理你!”赴宴前,吴王妃殷殷叮嘱道。

    楚王感动不矣,那双昏花的老眼就近看着这么多年养尊处优的吴王妃,洁白的额头上浸出一层薄汗,拉着她的玉手叹道,“唯爱妃是寡人的真心人。”

    吴王妃那妩媚的眉眼横了他一眼,然后接过赵常侍递来的冠冕戴好,又亲手替他整理好王袍,方才起身慢声说道,“大王,你我夫妻二十年,岂是‘她人’可以比的。您这一晕倒,怎么也叫不醒,着实吓死我了。”说着眼中的泪珠就滚了出来,看起来好不令人心疼。

    楚王想到那些夫人,美人,姬妾,每次过来都只是站在门上问个安,然后命宫人送上补汤转身就走,心底一阵心寒,一把搂过她安抚道,“好了,好了……我们都老夫老妻了,再说寡人这不是醒过来了吗?”

    “您可再不能如此了!”吴王妃说罢,粉拳捶着他的胸口。

    “寡人保证,绝不再让爱妃担忧!”楚王搂着怀中的女人,保证道,“昭儿也不小了,今日中元小宴,你这做母妃的也该打算一下,若是看见有适谊的青年才俊,届时寡人一定要风风光光地把嫁出去。”

    “大王,这朝中重臣无数,我又认识哪个?这事还得您上心。”吴王妃没好气地横了他一眼。

    “是是,寡人届时一定为我们的宝贝女儿选个一等一的好驸马。”楚王笑道。

    “我只望咱们的女儿能找个与她情投意合之人即好,就如我与大王一般,这才是女子最幸福之事。”吴王妃幽幽说道。

    楚王闻言心底一阵绵软,就想起当年他与吴王妃情意难分的日子,只可惜后来为了王位,他不得不娶了孙王后,不禁一阵遗憾,“可惜寡人不能给你一个王后之位。”

    “大王只要给昭儿一个好婚事,我这做母妃的就什么都不求了。”吴王妃嘤嘤小泣地说道。

    “这有何难?!你就放心好了。”楚王心底暗自发誓给不了吴王妃的,一定要通通补偿在她们的女儿身上。

    “嗯,我等着大王的好消息!”

    随着吴王妃的提醒,盛怒的楚王不禁想起来前对她的许诺,还有这么多年三人的点点温馨回忆,心底一阵后悔,按理说他的女儿被这样一个禁军统领给染指了,他怎么也应该为她作主,可是如今却被这么多人看着。

    大袖一甩,胸脯起伏地大骂道,“看什么看,还不把门关上!”

    “是是,快关上!快关上!”赵常侍赶紧命小寺人将诸如赵明这样看热闹的家伙都赶了出去,再带上门扉。

    吴王妃暗自庆幸,这些日子她依成嘉所言,一直在更加努力地笼络住楚王的圣心,又是煎药喂药,又是近身服侍,日夜不离他左右,把一个贤妃演绎的淋漓尽致,让楚王对她疼爱看重更甚往昔,不仅没有将下毒之事半分怀疑到她们的头上,如今很显然更是站在她一边的,挽着他的手臂柔声央道,“大王,你一定要为我们最疼爱的女儿作主!”

    “爱妃放心,寡人一定不会放过这个狂徒!”楚王搂着妻子,苍老的容颜满是心疼。

    “呜呜……父王……”芈昭抱着被子吟吟哭泣。

    一时间,木榭里,就剩下楚王最心爱的两个女人的哭声和楚王的安慰声。

    此起彼伏地响起。

    芈凰曼眸微沉,沉默地站在一边,看着这感人的父慈妻贤女孝的一幕。

    就像是一个陌生人。

    看来他这位父王是要袒护到底了,芈凰眼底划过一抹计较,腰肢半弯,柔柔开口说道,“是啊,怎么说皇妹都是我楚国最尊贵的金枝玉叶,嫁给这样一个小小统领岂不是有辱我王室尊严!”

    “嗯!”楚王微微沉吟,再看李达更是恨不得杀之而后快,“来人啊!给我把这个禽兽拉下去砍了!”

    “不要啊!大王,就算给小人天大的胆子,小人也不敢亵渎一分!”李达连连求饶。

    芈昭心底暗恨,芈凰这个时候还在假好心,今日之事还不是拜她所赐?嘤嘤哭道,“父王,你还是当没生过孩儿罢了,孩儿令王室蒙羞,不如赐我一杯毒酒了却此生。”

    芈昭以死相逼,恨不得楚王立刻杀了李达!

    “昭儿,为父如何舍得?……”楚王心痛的道,命人赶紧把李达拖出去。

    “父王且慢!只是今日之事,众臣子弟皆看在眼底,定会心中多有猜疑,现在我们把人杀了岂不是坐实传言。”芈凰上前一步,拦住若敖越椒的动作。

    “这如何是好……”楚王闻言迟疑,气恼地发火骂道,“真是杀也杀不得,留着可气!”

    楚王左右为难,他是男人哪能不懂男人的心思。

    若是没有今日一事,楚国之内,芈昭嫁何人不可?

    可是如今芈昭失洁于人前,嫁了哪一位大臣公子,必然表面顺从背地冷落;如果远嫁和亲番国属臣,他又不舍她远嫁他国受苦。

    芈凰看出楚王疑虑,心道今日她本就不寄望楚王能意气之下杀了芈昭,于是退一步对李达说道,“李达,你若是真心爱慕三皇妹,不如拿出诚意真心向父王求娶,并发誓此生此世爱她如宝!父王,如此也免去皇妹出宫受了委屈,左右不过还在宫中!”

    芈凰句句为芈昭打算,可是芈昭不愿领情。

    让她嫁一个侍卫还不如让她去死。

    “父王,还是让孩儿去死吧!”说罢一头就要撞上床柱,站的最近的芈凰眼疾手快的抱住她,“皇妹,何必要想不开?这李达虽然不济,只要父王想要抬举他,又岂会比那些王孙公子差上分毫!”

    “皇姐,你是见不得我好!”芈昭羞愤地骂道。

    “皇妹,我是见不得你死!”的这么轻易!芈凰皱着眉头,一双曼目含泪,温婉而担忧地回道,“你怎么能这样想我?”

    楚王眼见芈凰如此维护芈昭,对她所说之话不禁深思,“凰儿所说有理!”再看这李达也并不是不堪入目之人,相貌倒是堂堂,委实就是出身低了点。

    李达也还不笨,眼见楚王松口,连连保证:“大王,李达自十五岁入宫,一直是公主的侍卫,痴慕公主多年,惟望大王成全,来日必将公主视为眼!”

    楚王心有意动,可是面上沉吟不语,反而看着久不说话的吴王妃问道:“爱妃如何看?”

    吴王妃闻言暗忖,出了今日之事,再想指婚怕真是自讨没趣,左右这个驸马只是暂时的,再把婚事压上一年半载,等芈昭当上大王,还不是想要谁就要谁!

    “一切大王做主吧!我只望昭儿在你我庇护下,一切安好!不过昭儿还小,这婚事不急,可以等李达有了名望后再办。”吴王妃幽幽回道。

    “那即日起,寡人就封他为虎愤副都尉吧!跟着若敖爱卿学学怎么护卫京都吧!”楚王一摆手说道,算是对此事有了结论,众人听命。

    芈凰含着腰,压着头,嘴角上扬。

    这可是她送给她们的第一份厚礼!

    前半生的羞辱,芈昭就用后半生的羞辱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