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六十五章 敌人永远
    月色凄迷,光影移动,透过石缝照射在小女孩的秘密山穴里,晃下大片如霜的月光,两个孩子小小的身体抵膝,面对面坐在一处,中间是三菜一馄饨,已经菜尽碟净,不是多么美味的食物,可是却成了小女孩这么多年偶尔的回味。

    远处灯火鼎盛,歌舞齐奏,酒肉醇芳的味道悠扬四溢,不夜的紫烟宫终于迎来了每一个不眠之夜的盛大高潮。

    寒风呼啸,将大楚的黑凤旗卷的猎猎翻飞。

    辉煌的灯火之下,没有人在意那两个吊在白龙池上的小女孩和小男孩,此时身在何处……

    第二日醒来的时候,男孩不知什么时候早已离去,不过地上用石粒写着一排好看的小篆,“有空我会再给你带吃的,到时候,我会在上书房的窗下压三块石头,你看到,就在这里等我。”女孩扒开岩盖也悄悄离去,可是之后二人都再也没有回来过。

    曾经的那一抹短暂的温暖,实在太过单薄。

    想起那无数个翘首以盼,刮着风,淋着雨,蹲在上书房窗下殷殷盼望的日子,她一直坚信着那个男孩会回来,可是却再也没有回来。

    最后轻萍点水一般,在往后日以继夜的等待,和刻骨铭心的折磨铸成的一世仇恨里,选择被淡忘在世事辗转之中。

    女子仰起一张温婉的脸庞,逆着月光望着头顶上的男子,早已长大,不再是那天给了她重生以来第一抹温暖的男孩,月光透过山顶上风化的石缝,稀稀落落洒在他的身上,高大挺拔,比女子还要精致的五官于温柔之中有一种属于男子的硬朗,圈起的手臂,好像那一日一般为她撑起一片天空,可是她却再也没有那一日的感动了。

    “你为什么后来不找我了?”

    芈凰很想再问一句,可是理由已经不重要了,问与不问也不重要了。

    这么多年的不理不睬已经是最好的答案,而且她已经平静的学会独自面对,平静的学会独自担当,与其把希望寄托在他人,不如自己亲手去翻云覆雨,搅动这方天空。

    想到芈昭惯常对成嘉一贯的态度,到了嘴边的话最后变成:“芈昭如此苛待甚至不信任于你,你不生气?”

    芈凰很好奇,被贬的一文不值,你为何还要对她付以忠诚?

    这样的人,哪里值得你贡献半点聪明才智?

    一双修眉细眸深深看着怀中只有一拳之距的女子最后反问道,“公主还不是与我一样,如果公主能不动气,嘉又为何要动气?”

    “既然如此,你又为何还要帮她,不如任她自取灭亡不好?”芈凰峨眉微簇,芈昭总自以为在人前伪装的很好,可是天生的骄宠于一身,哪能有多好的脾气,让她去忍耐他人,还不如说都是他人忍耐于她还差不多。即使重生回来,她也不知被她气过不知多少回,才学会了听之任之,不留耳迹。

    “不好!嘉与人有一赌,赌约未完成之前,不能轻弃承诺。”成嘉轻笑着摇了摇头,语气此时听来虽然散漫,却十分认真,“为了这一胜,嘉已经等了二十一年,不想再等了。”

    “噢,真不知是什么承诺,能让你舍弃尊严,对芈昭俯首贴耳。”芈凰峨眉轻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人能让他堂堂的左尹嫡公子委屈求全,可是脑海中自动自觉地浮现出若敖子琰那张雕颜玉表的天颜。

    “哼,不管如何,我警告你从这里出去后,我们最好桥归桥,路归路,各不相干。”冷漠地划下界线,告诉他,也是告诉自己。

    他是芈昭的第一谋士,而她是芈昭必杀之人。

    现在他们的关系只有一种:敌人。

    永远。

    “你若纠缠于我,或者想拿此事告发我,威胁我,你只要敢做,我一定会叫你后悔。”耳听外面响起一阵骚乱的嘶吼声,芈凰最后丢下这句警告,就欲顺着原路爬上假山,只是身后的成嘉却突然牵住了她的手。

    盯着握着自己的大手,肤色莹白,修长如节,芈凰微微皱眉,问道,“你莫不是又反悔了?”

    “公主,”成嘉缓缓松开掌中握着那只柔软而湿润的玉手,轻笑着示意她不要多疑,然后指着另一个方向说道,“嘉只是想说这边还有一条路,请不要怀疑,我真的对你从来都没有敌意。至少在此刻,嘉和公主又有了一个共同秘密。”说完转身轻巧地推开他身后一块巨大的岩块,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向着另一个方向走了出去。

    原来这座假山内部是一个空腹,天长地久,风化了多处岩壁,不止芈凰发现的顶处那一块,还有成嘉发现的这一块,默默地跟在他的身后,一转就到了白龙池边的月桂林子后面,此时林外吵闹声,呼救声,越来越大,芈凰脚不停步,一眨眼间就奔出去了。

    男人,一身紫竹暗纹月白轻袍,气若轻羽地站在假山洞口前,右手微微抬了抬,却最后停在腰间,缓缓的看向快速擦身而过,奔出林子的女子。

    自始自终他们从不同路,即便命运偶尔戏弄一般安排一场偶遇,却总是萍水相逢后的擦肩而过,正如两条平行线永不会有交汇的一天。

    突然间,成嘉又想起十一岁那个生辰宴,自己无论如何嘶吼都无动于衷的父亲。

    “出去之后就将这把剑送给若敖公子,说这剑更适合他,听到没有?”书房中,中年男人身着一身左尹官服坐在象征着成氏族长的福禄长椅中,剑眉微皱,声音拔高。

    “不!父亲,为什么我要处处忍让于他?为什么就连过个生辰,我都要将得到的宝剑,赠于他?”

    “不为什么!”中年男人黑长着一张国字脸,握着茶杯的手“啪嗒”的一声落在长案上,肃声回道,“只因如今在楚国,若敖氏势大,如日中天,我成氏势弱,所以才要示人以弱,徐徐谋之。儿子,我们生于百年氏族之家,比起个人的荣耀,家族的兴盛才是最紧要的。”

    “公子,”一名黑衣暗卫从假山后显出身形。

    假山边上,紫竹月白衣衫随风而动,成嘉少见地眉心紧锁,久久不答。

    眼见同伴发来信号,黑衣暗卫催道,“公子,他们带着吴越已经出宫,我们可以动手了。”

    明明只是一抬眸,一低首的时候,却仿佛那么长。

    成嘉终于微微颔首,“去吧。”

    “是!”话毕黑影再度消失在假山之间,一闪而过。

    若是芈凰肯回头好好看一眼,也许就能发现此处的不寻常,可是她没有。